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丽奴番外)

丽奴番外,╰(`□′)╯ 夹带夏沈私货

嘤嘤嘤再也不要写这一对了,写的我肝肠寸断,愁肠百结,不要不要的,谁说没脸没人权,脸丑没人权,看我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童话般的结局。

《自杀》正好一个月写完了,躺平。


夏夷则开学后忙碌了起来,沈夜因为请了半年假,所以较为空闲,一边带着妹妹玩,一边没事就去古剑大学串门。

天气渐渐变冷了,夏夷则才知道沈夜原来还有女红满级技能,围着沈夜亲手织的围巾,夏夷则整个人都洋溢着幸福的小泡泡,心里暖的不要不要的,换了白大褂都死活不愿意解下来,淡定的接受来自老师同学的各种不忍直视。

“夷则~~~~~”

一声娇吟从走廊传来,尾音绕梁三生犹不断绝,夏夷则第...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8)

沈夜换好衣服到客厅的时候,夏夷则和沧溟、华月、谢衣三人都坐在沙发上,沧溟和华月对着夏夷则笑得意味深长,不知道正说着什么,看到他走过来就停了下来。

“阿夜来啦。”

沧溟笑得仪态端庄,看的沈夜心里一突,僵硬的点了点头,上次沧溟这样笑的时候,是董事会三个董事闹事被坑走股份的时候,仔细想了想,沈夜确定他近期没有得罪沧溟。

“沧溟,华月。”

“听说你生病了,我和华月特意请假过来看看,顺便给你买了点补品。”

沧溟笑得依旧温婉大方,内心却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沈夜简直太让他们失望了,这种辛苦养大的猪,还没拱到一棵白菜,就被别的猪拱了的感觉,让沧溟无比心塞。

“不用这么客气,只是发烧而已。”...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7)

“腋测38.7摄氏度。”

瞳看着手里的温度计,将刻度甩到35摄氏度以下,重新放到装有75%酒精浓度的玻璃器皿中,面无表情的盯着沈夜和夏夷则看了一会,了然的转身洗手。

“扶他去里面。”

“好,要输液吗?”

夏夷则小心的扶起因为发热而有些晕眩的沈夜,被瞳刚才的几眼看的有些心虚,腋测38.7摄氏度,按照一般标准需要再加0.5摄氏度,属于高热范围。

“输液?”

站到烘干机下烘干手上的水渍,瞳用平板无波的语调扔下一个大雷。

“等我肛检完再说。”

“杠……检?”

夏夷则僵立在一边,沈夜本来因为头脑胀痛半眯着的眼睛瞬间睁开,不悦的看向正在戴乳胶手套瞳。

“我拒绝!”

“拒绝?”

瞳将...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6)

第二天夏夷则起床的时候,沈夜已经不在卧室了,四周乱扔的衣裤也都被收拾干净,床头柜上的清凉油也不知道放到了哪里,放着折叠整齐的干净衣服,想必是沈夜起来后帮他去楼上拿的。

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捂了十分钟,夏夷则才鼓起勇气穿衣洗漱,梳洗妥当后,夏夷则站在门前,想起昨天夜里自己干的荒唐事,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深吸一口气才打开房门。

沈夜背对着卧室,正靠在沙发上看报纸,夏夷则没敢去看沈夜,环顾四周没看到其他人,尴尬的低头问道:“无异和谢教授呢?”

“他们去买家具了,徒孙异特意为你做了红豆粥,就在电饭锅里,你趁热吃吧。”

沈夜的声音还有些沙哑,冷冷淡淡的听不出情绪,夏夷则心里更加发虚,缓步走到沙发边...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5)

沈夜背对着夏夷则,内心转过无数句话,或是对夏夷则的质疑,或是对夏夷则的嘲讽,或是对夏夷则的冷淡,但是所有的话都在出口前被咽了下去,沈夜打开了门,指着门外,没有看向夏夷则。

“你先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夏夷则站起了身,没有出去,直觉告诉他如果他出去留下沈夜独自在卧室,他和沈夜的关系就会像是两条交错的平行线,相交之后,渐行渐远。

“我不是同性恋,高中的时候我曾经和一位女生谈过恋爱,她天然纯净,必能长留光明之中,她对生活充满了热爱,真诚而热情的对待每一个人,我是为她吸引,受她感染,但是最后我们分手了。”

“是我提起的分手。”

夏夷则说到这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沈夜关上了门,手依旧搭放在把...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4)

“阿夜……”

察觉到沈夜声音中的冷意,夏夷则缓慢的转过头看向沈夜,气氛在不知不觉间一点点的降下去,乐无异也发现了不对劲,懊恼的挠着脑袋,呆毛都焉了下去。

“师尊,这是我和……”

“你闭嘴。”

被沈夜冰冷的目光扫射,谢衣立刻闭上了嘴,盯着碗里的鸡骨头,在桌底下再次狠狠踩了乐无异一脚,乐无异自知理亏,戳着碗里的白米饭没敢出声。

“阿夜,我……”

“解释。”

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沈夜平静的对上夏夷则坦然的眼神。

“一个多月前,无异和谢教授在出国前期来找过我,给了我一份你的资料,说了一些你的近况,出现了多项自杀指征,让我们产生了你要自杀的担忧。”

“继续。”

“自杀干预最有效的办法就...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3)

“你同意了?”

“是。”

沈夜笑着回视有些惊喜的夏夷则,也不顾两人刚跑完步大汗淋漓,直接贴上了夏夷则的唇,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就在沈夜想要离开的时候,夏夷则伸手按住沈夜的头,加深了刚才的那一吻。

分开后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借住黑夜的掩饰着面色的绯红,或许是因为天气过于炎热,或许刚刚运动过,两人都觉得浑身滚烫了起来。

“回家吧。”

“好。”

“嘤嘤嘤……”

在两人不远处的绿化带里砺罂捂着沈夜给他的毛巾哭的更厉害了,砺罂自小患有性别认同障碍,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娇柔的女子,此刻表白被拒,只觉心如刀绞,羞愧难当,对沈夜不免生出几分恨意,可是一看到手中的毛巾,又觉得沈夜细致体贴,绝不是薄情...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2)

等他们回去的时候,沈曦不知在什么时候也加入了牌局,四个人不顾形象的玩的正酣畅,沧溟出了一张牌后,瞄了沈夜一眼。

“我们吃完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还不忘捻起身边的一颗葡萄塞到嘴里。

“……”

面对地毯上被吃的狼藉的食物,夏夷则和沈夜面面相觑,认命的整理了吃空的便当盒,将垃圾收到塑料袋里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由于刚才攀爬了岩石,两手灰的两人又去卫生间洗了个手,收拾妥当后,沈夜无奈的发现真的没什么吃的剩下了,早上他做的焗油鸡翅,寿司,纯蛋吐司,萝卜丝饼,春卷,水果沙拉全都不见了,只剩下刚扔掉的鸡骨头和留有些许汤渍的便当盒,华月带的水果也都被吃的只剩下核和皮,同样也被扔到了垃圾桶。...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1)

“你说什么?”

沈夜难以置信的愣在当场,夏夷则再次郑重道:“阿夜,我喜欢你,不是小曦,是你,所以不要再做那些事情了。”

“……”

愣了半响,沈夜才红着脸别开了视线,挣脱开夏夷则握紧的右手,只觉太阳晒得人更加灼热了起来,连心跳都跟着变快了不少。

“你……你发现了?”

夏夷则无奈的撑头,沈夜撮合的那么明显,他想不发现也难。

“所以,现在你的答案是?”

“什么答案?”

“……”

夏夷则神情诧异的看向不明所以的沈夜,揣摩了一路的表白场景,似乎所有的浪漫元素都被烈日烘烤殆尽,同样有些脸红的移开视线,夏夷则鼓起勇气。

“我……我都跟你表白了,所以……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在一起...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0)

夏夷则在书包里找着考试时提神用的清凉油,对于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哭笑不得,他是怎么也没想明白沈夜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要把他和沈曦凑一对的,还做了这么一系列让他实在不知该如何评价的事情。

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有莫名其妙的电话,然后沈夜拿着手机一直站在阳台等他和沈曦吃完了才会回来,每通电话的长短视他和沈曦的吃饭速度而定。

夏夷则非常纳闷,难道他就表现的智商那么拙计,以至于发现不了完全是沈夜在快要开饭前五分钟定下的闹钟吗?

三天前本来说好一起去看电影的,到了电影院在排队买票的时候,沈夜又突然接到公司的电话让他去处理一些事情。

夏夷则敢以自己双眼都是5.0的视力表示他在电影播放大厅最后的一...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