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3)

“你同意了?”

“是。”

沈夜笑着回视有些惊喜的夏夷则,也不顾两人刚跑完步大汗淋漓,直接贴上了夏夷则的唇,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就在沈夜想要离开的时候,夏夷则伸手按住沈夜的头,加深了刚才的那一吻。

分开后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借住黑夜的掩饰着面色的绯红,或许是因为天气过于炎热,或许刚刚运动过,两人都觉得浑身滚烫了起来。

“回家吧。”

“好。”

“嘤嘤嘤……”

在两人不远处的绿化带里砺罂捂着沈夜给他的毛巾哭的更厉害了,砺罂自小患有性别认同障碍,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娇柔的女子,此刻表白被拒,只觉心如刀绞,羞愧难当,对沈夜不免生出几分恨意,可是一看到手中的毛巾,又觉得沈夜细致体贴,绝不是薄情...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2)

等他们回去的时候,沈曦不知在什么时候也加入了牌局,四个人不顾形象的玩的正酣畅,沧溟出了一张牌后,瞄了沈夜一眼。

“我们吃完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还不忘捻起身边的一颗葡萄塞到嘴里。

“……”

面对地毯上被吃的狼藉的食物,夏夷则和沈夜面面相觑,认命的整理了吃空的便当盒,将垃圾收到塑料袋里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由于刚才攀爬了岩石,两手灰的两人又去卫生间洗了个手,收拾妥当后,沈夜无奈的发现真的没什么吃的剩下了,早上他做的焗油鸡翅,寿司,纯蛋吐司,萝卜丝饼,春卷,水果沙拉全都不见了,只剩下刚扔掉的鸡骨头和留有些许汤渍的便当盒,华月带的水果也都被吃的只剩下核和皮,同样也被扔到了垃圾桶。...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1)

“你说什么?”

沈夜难以置信的愣在当场,夏夷则再次郑重道:“阿夜,我喜欢你,不是小曦,是你,所以不要再做那些事情了。”

“……”

愣了半响,沈夜才红着脸别开了视线,挣脱开夏夷则握紧的右手,只觉太阳晒得人更加灼热了起来,连心跳都跟着变快了不少。

“你……你发现了?”

夏夷则无奈的撑头,沈夜撮合的那么明显,他想不发现也难。

“所以,现在你的答案是?”

“什么答案?”

“……”

夏夷则神情诧异的看向不明所以的沈夜,揣摩了一路的表白场景,似乎所有的浪漫元素都被烈日烘烤殆尽,同样有些脸红的移开视线,夏夷则鼓起勇气。

“我……我都跟你表白了,所以……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在一起...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0)

夏夷则在书包里找着考试时提神用的清凉油,对于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哭笑不得,他是怎么也没想明白沈夜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要把他和沈曦凑一对的,还做了这么一系列让他实在不知该如何评价的事情。

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有莫名其妙的电话,然后沈夜拿着手机一直站在阳台等他和沈曦吃完了才会回来,每通电话的长短视他和沈曦的吃饭速度而定。

夏夷则非常纳闷,难道他就表现的智商那么拙计,以至于发现不了完全是沈夜在快要开饭前五分钟定下的闹钟吗?

三天前本来说好一起去看电影的,到了电影院在排队买票的时候,沈夜又突然接到公司的电话让他去处理一些事情。

夏夷则敢以自己双眼都是5.0的视力表示他在电影播放大厅最后的一...

【夏沈/夏紫微】礼仪之邦

沈夜看着自己抽中的公司年终联谊会节目,头疼的皱起了眉,这是要他和夷则一起跳舞?

“哥哥抽到了什么?”

被沧溟请来做年终联谊会导演的沈曦笑着凑过来,抽走了沈夜手里的纸条,大声的读了起来。

“哥哥抽到了和爱人一起跳礼仪之邦!”

察觉到自己妹妹哔啵哔啵闪亮的看向自己的目光,沈夜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胡闹二字咽了回去,看了一圈友人,全部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我和夷则都不会跳舞。”

“我会,我可以教你们,反正快过年了,夷则应该也放假了。”

沧溟一改往日的颓靡,立马从瘫痪状态秒切健步如飞,嗖的凑到沈夜面前把沈夜从椅子上拉起来,让沈夜原地转了一圈。

“沧溟,你干什么?”

“她在看你四肢健不健全。...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7)

夏夷则用小刀削着黄桃皮,沈夜接过夏夷则削完皮的黄桃切成小块放到碗里,用牙签插着塞到小曦嘴里,小曦正聚精会神的玩着兔八哥拼图。坐在一边啃黄桃皮啃得很辛苦华月觉得眼睛有点疼,看来明天必须去瞳那拿瓶眼药水了。

“我要回去了。”

“华月姐姐要走了吗?”

华月起身拿包,狠狠的咬了一口被啃得表面凹凸不平的黄桃,随后异常温柔的对小曦点了点头。

“明天华月姐姐还要到沧溟姐姐那里去上班,小曦记得早点睡哦。”

“嗯,华月姐姐再见。”

沈夜也站了起来,把切到一半的黄桃递给了夏夷则,抽张纸巾擦了擦手。

“现在就要走吗?至少吃完再走吧。”

“呵呵。”

华月一个没忍住呵呵了一声,要等她吃完眼睛就瞎了好吗...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6)

台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夏夷则忙着帮沈夜洗晒,坦白的计划被搁置在脑后忘记了,据说等台风过后沈曦和一直照顾她的华月就会一起乘飞机回国,估计也就明后两天的事。

沈夜的准备事无巨细,从床垫舒不舒适到牙膏合不合口味,从地板滑不滑到灯光亮不亮,每一项都检查的异常仔细。夏夷则一脸无语的看着沈夜这边查查那边看看,简直比国家领导人来视察还紧张,神情严肃地如临大敌。

夏夷则淡定的看着书,在焦虑障碍那一章节打了个五角星,而且已经没得救了。

等沈夜第二遍擦完玻璃,拖完地,除完尘,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夏夷则做好饭菜看着客厅茶几上放满的金丝果酱,终于流下了一滴冷汗。

“阿夜……”

“嗯?”

“你会不会反应过...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5)

一个星期悄然而逝,不知不觉间夏夷则和沈夜熟稔了起来,早上沈夜教夏夷则格斗,然后一起去买菜做饭,下午夏夷则研究罗杰斯的那些著作,沈夜在一旁看报纸或者打扫卫生,吃过晚饭看会电视一起出去跑步,回家后洗个澡睡觉。

平淡却十分温馨,夏夷则沉湎其中,差点忘了自己是为了什么才搬住过来,两人相处之间摩擦出的暖意,让这所房屋像极了他曾渴望过的家,夏夷则看着手里打印好的量表,生出了不舍之感,但以沈夜现在的表现的确不像是要自杀,他实在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

沈夜不但吃的多了些,睡眠质量也得到了改善,夏夷则和乐无异通了几通电话,远隔重洋的谢衣和乐无异对此表示十分高兴,也更加安心的去参加会议了。

导师发来的最后一封...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4)

折腾了一天,洗了个冷水澡的夏夷则舒适的擦着浴巾,时间还不到十点,意外的有了困意。

从卫生间走回卧室的路上,夏夷则想起沈夜还坐在楼下,放轻脚步走到楼梯口打算看看情况,果不其然客厅里还亮着灯,恰巧沈夜走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二楼楼梯口,披着浴巾擦着头发,只穿了一条短裤的夏夷则。

“我……”

“你……”

两人尴尬的对视了一眼,沈夜先转过了身,背对着夏夷则,二楼走廊的灯有些昏黄,但夏夷则的身材,真是意外地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沈夜努力维持声音的镇定,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

支吾了半天,夏夷则还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机械的擦着头发,虽说都是男人没什么好害羞的,但是沈夜这么一转身,反...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3)

房间十分宽敞,靠走廊墙面是衣柜,衣柜右边墙面靠着墙,再过去是窗户和床头柜,床对面是一排书架,对着门口的角落放着桌椅,放着一盏台灯。

整理好带来的资料和书籍,夏夷则拉开了窗帘,坐到了书桌前,翻开了《人本主义心理学》,看着以人为中心疗法治疗条件第一条:真诚一致,夏夷则觉得脸有点疼,看到第二天,无条件的积极关注,夏夷则刷的合上了书,以他们现在这种相处方式,根本不可能进入病人角色和医生角色。

夏夷则头痛的扶额,让他来治疗完全不现实,不对,治疗是第二步,第一步应该是诊断,拿出先前原本要给谢衣的文件夹,夏夷则觉得头更痛了,这种草脚无执照非法行医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不过总不能放着不管吧,沈夜真出了什...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