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同人本《亡族》终宣

开售时间是4月4日,晚上8点,一共20本,谢谢各位GN的喜欢,请预定的妹纸们不要忘了哟~(づ ̄3 ̄)づ╭❤~

淘宝链接: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kkoNpq&id=44368787285&qq-pf-to=pcqq.discussion


夏沈同人本《亡族》宣传&印量调查

我犯蠢了好像嘤嘤嘤,QAQ留昵称其实就是让我知道有你这么个人,然后突然发现你们只要跟我说要就会有昵称(ID)显示,嘛,让我们一起忘记这种细节QAQ


亡族番外二 一梦是南柯

答应大家放出来的甜甜番外二号君,不插刀,祝大家三八妇女节快乐【据说十五岁以上就能过节日了,嗯】


“这里就是夏武帝的陵墓,我们的考古工作人员正在进行发掘工作。众所周知,夏武帝的陵墓在历代战火中……”

媒体记者在一旁喋喋不休的对着镜头讲解着夏陵的历史。时值盛夏,天气十分炎热,沈夜擦了擦额上的汗水,继续清理着陵墓周边的泥土。

夏朝距今已有三千年,夏史亡轶,只剩下短篇残章流传于世,当年的史实多不可考,今年偶然找到的夏陵是考古界的重大发现,极有可能成为揭开夏朝文明的一个契机。

“沈教授。”

一位工作人员领着一个青年走到了沈夜身边,沈夜扔下手里的工具,起身点头致意。

“你好。”

“这是清...

亡族填词招唱

《负》

曲:犬夜叉《超越时空的思念》

意气凌霄汉 锦囊惹心乱

不知难 情仇期两全


故国尺素远 棋子落玉盘

一招错 养虎终为患


步履维艰策计夺江山

励精图治天下安

海晏河清犹担流月患

旌旗展 轻骑出玉关


纵许知己相对犹按剑

独倚高处不胜寒

碧落黄泉追忆成惘然

秋风起 杯酒祭苍天

故人去 魂梦不复还


听着这首BGM我根本抑制不住想要填词的冲动~

填完了才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五音不全不会唱QAQ

所以放出来占个tag,看看有没有会唱的GN愿意唱...

关于亡族出本以及相关闲言

十分抱歉占个tag!十分抱歉占个tag!十分抱歉占个tag!

首先是出本事情,先前有GN问出不出本,lo主决定出,为什么呢,因为lo主有病,任性!【过了今晚我一定会后悔,所以我现在就发出来好了】

我仔细分析了现状,1、夏沈是冷CP。2、古二已经糊了。3、lo主写的是虐文BE并且质量并非上乘。那么为什么lo主还要出呢,【捂脸】还是因为lo主有病!任性!

只有几个人要也出!看成本大不了多印几本糊墙纸!所以,想看一下到底有几位GN想要,请各位想要的GN戳一下下面的链接,这样lo主可以心里有个数,lo主今天更完了文心情很好没吃药!

http://vote.weibo.com/vid=2892412...

亡族(二十四 完)

廷尉府的牢狱一如往昔的阴暗潮湿,天窗外一片明月疏挂,漏下几缕澄澈月光,火把照亮了牢门,却驱不散空中的血腥与腐臭,这是李焱第二次踏足此地。

廷尉弯腰低头,恭敬的打开了牢门,李焱跨入牢门,一旁的侍从便立即将带来的棋盘与棋子放到地上,又在两旁铺上了厚实的垫子。

遣退了众人,李焱望着靠坐在角落里头发灰白,容貌枯槁,已不见昔年风采的沈夜,心下慨然,不由叹道:“多年不见,想不到你竟老成这般模样。”

“呵~”

一别十二载,今夕重逢,谁又能料得竟是如此情景?沈夜没有说什么,只凝视着眼前正值壮年,不语自威的李焱,轻笑了一声。

这一声轻笑犹如一记重锤敲在李焱心上,瞬间让李焱哑然无言,心中纵有千言万语,此...

亡族(二十三)

归降一事看似简单,谈判起来却不亚于一场战役,唇枪舌战间,一言不慎便影响着数万族民的生活,两国使臣接洽良久,始终不能达成共识,待到决定由族长谢衣觐见夏朝皇帝后再行商榷细节的时候,草原已经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为示流月诚意,谢衣决定轻装简行,只带部分祭司与右贤王前往长安朝觐,沈夜被押入囚车随行。

这是在草原上的最后一个夜晚,空中一轮圆月澄净明亮,沈夜屈坐在露天的牢笼内,看守他的低阶祭司们在不远处的篝火旁喝着烈酒驱寒。

厚实的裘衣挡不住流月秋夜的冰冷刺骨,沈夜被冻得手脚僵劲,双手更是大片肿烂,不受掌控,狭小的空间无法伸直双腿,沈夜又只能不停的努力变动姿势以求缓解双膝难耐的酸痛。连续几日的低烧...

亡族(二十一)

姜伯劳满身是血的冲进了沈夜的旃帐,跪下泣道:“大祭司,夏军突袭无厌伽蓝,除属下几人突围外,其余守军悉数被杀。”

沈夜正要起身,闻言瞬间只觉胸口窒闷,疼痛难当,当即踉跄了一步,抓住案沿堪堪稳住身形,盯着姜伯劳厉声问道:“你说什么?!”

“今日晌午,前哨在三百里外发现了一支军队,但由于对方未打旗号,巨门祭司以为是大祭司所辖部队,就未加注意,谁料竟然是夏军……”

姜伯劳还在说着什么,沈夜却什么都听不见了,眼前阵阵发黑,绝望的濒死感铺天盖地而来,让人透不过气!

“大祭司!”

“咳咳!咳!咳咳咳!”

气血翻涌,沈夜忍不住呛咳了起来,意识涣散之际,只听耳边似乎有人在焦急的喊叫。

“血!来人啊...

亡族(二十)

未央宫迎来了建贞五年的第一场雷雨,雨水瓢泼而下,一连下了三天,冲洗净了未央宫里每一块石砖,也冲洗淡了看不见的腐朽血腥。同时,李焱完成了登基后的第一次政权洗礼,开始全面推行新政。

建贞七年,新政初见成效,夏朝国富民强,对流月发动战役一事,被提上了日程。

新柳初萌,燕子回时,正是乍暖还寒的节气,宣室殿中早早的撤下了火盆,李焱一身藏青色的直裾深衣,注视着跪坐在下首,身着甲胄的各位将军商讨战略。

老将李不识进言道:“流月屡犯边境,夺我朔方,现今我朝兵强马壮,士气正旺,末将以为此役当一举攻打河套地区,夺回朔方,以雪前耻。”

李焱看了李不识一眼,既没点头也没摇头,反而指着跪坐在一边没有出声的武灼衣...

亡族(十九)

“陛……陛下!”

乐无异慌慌张张的冲进了宣室殿,完全顾不上仪态,跑了几步才发现莫毅也在,正要慌忙行礼,却被走上前的李焱伸手拦了下来。

“你看你,跑的衣衫不整的,还不快向丞相行礼。”

李焱一边用前所未有的宠溺语气嗔怪着乐无异,一边亲自帮他整理衣服,吓得乐无异直接愣在当场,难以置信的看着李焱完全说不出话。

“我……你……”

“嗯?愣着做什么?”

见李焱原本宠溺的神色转为不悦,乐无异一个激灵,也顾不上惊讶了,急忙行礼道:“参见陛下,丞相。”

莫毅几不可察的的皱了皱眉,对着乐无异点了点头,李焱见状立马将乐无异拉了起来,转头向莫毅求情道:“无异素来无礼惯了,还请舅舅多多见谅。”

这下莫毅...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