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生存与道德

利用拱券结构建造而成的剧场仿照了古罗马斗兽场的建筑风格,围墙同样分为四层,前三层的柱式装饰同样依次为多立克柱式、爱奥尼柱式、科林斯柱式。柱子之间的墙面上镶嵌着最先进的全息交互屏幕,在夜空中跳动着不同的广告。

三层筒形拱围成了三圈不同高度的环形券廊,看台还是仿古的逐层向后,阶梯式排列,全新自动有机座椅整齐排列,根据使用者做出不同形状的改变。

剧场的中间是一片空旷的场地,泛着金属光泽的地面像是由古代的不锈钢铺成的,四周纳米级材料做成的囚笼哪怕是在核灯下也依旧看不到它的存在。

观众们沿着拱门依次入座,脸上都带着微笑。随着拱门的关闭,券廊上的核灯全部熄灭,所有的灯光都汇聚到了中央的场地上。

两...

夏沈夫夫(完)

SHIT!

当夏夷则和沈夜在砺罂的派对上看见对方的时候,虽然表面上不露声色,但却有志一同的在心中骂了句脏话。显然他们合法伴侣的身份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HE人民医院脑外科?呵,没想到夏医生原来还是长安集团的三公子,失敬失敬。”

沈夜穿着一身完美契合身形的黑色镶金边西装,配上沈夜的眉眼,更显霸道建议,气势凌人。沈夜端着从派对上拿的几乎不含酒精的丽丽果酒,露出虚以为蛇,啊不,绅士的微笑后,咬牙切齿的走到夏夷则边上,刻意压低了声音。

夏夷则今天穿了一身十分修身的白色西装,银色的祥云纹饰装点在袖口领口,使得夏夷则整个人看起来意气风发,贵气逼人。夏夷则也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回应,还不忘点点头...

夏沈夫夫03

“我的婚姻或许出现了问题。”

沈夜坐在舒适的沙发中说道。

华月坐在沈夜对面的,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哈欠,毫不意外的接受到沈夜飞来一个眼刀后,作为流月特工组织心理疏导顾问的华月觉得压力有些大。

作为半吊子的心理医生,华月表示她只会治疗PTSD,对婚姻问题是真的不擅长!

努力调整了下自己心态,华月耐心道:“可以说下具体的情况吗?这样我才能帮你分析问题。”

“嗯。”

沈夜努力的回想结婚以来的日子。

“我觉得我们的感情出现了问题,我感到有些厌倦。”

“厌倦和他相处吗?”

“不,我几乎没有多少时间和他相处,我很忙。”

“我知道。”

“他也很忙,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几乎都是做爱。”...

夏沈夫夫02

露天的阳台,迷离的烛光,餐厅的气氛恰到好处,六点整,两人相视一笑,同时坐到了椅子上。

先前点好的餐点已经摆放在桌上,服务员推开了白色的玻璃门。

“先生们好,打扰了,请问马天尼要怎样调制?”

“深口香槟杯,三份哥顿杜松子酒,一份伏特加,半份利莱开胃酒,充分摇匀直到冰冷,然后放入一大片薄薄的柠檬,明白了吗?”

“好的,先生。”

沈夜嘴角轻扬,耐心的凝视着夏夷则说完全部的要求。非常的有品位,不是吗?

“好的先生,那么先生您呢?”

直到服务员开口询问,沈夜才将投到夏夷则身上的视线转到服务员身上。

“用杜松子酒做基酒,别用伏特加,在你倒出一瓶未开封的苦艾酒的同时,轻摇它十秒钟。”

“好...

夏沈夫夫 01

#史密斯夫妇AU#所有版权都属于电影!

比较短但是管不住脑洞♪(^∇^*)


“什么?!”

乐无异从代码中猛地抬起头,顾不上快掉下来的眼镜,直直的看向坐在一旁沙发上悠闲的喝着咖啡的夏夷则,表情像是日了狗或者被狗日了一样的诧异。

“我需要一个合法的身份,可以登记结婚的那种。”

夏夷则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就像是一颗炸弹,平静的重复了一遍。

“结结结结结……婚?!”

拔高的音调让夏夷则皱了皱眉,放下咖啡杯,继续平静道:“是的。”

“可……可是……”

夏夷则毫不留情的打断,站起身。

“这对你来说轻而易举,不是吗?我希望下午能看到关于我新身份的全部资料。”

“等…...

今朝山河

窗外传来清脆的鸟鸣,沈夜躺在床上,有些恍惚。

沈夜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了荒芜辽阔的黄泉,恼人的雨终于停了,他牵着沈曦的手,和昔日的故友一同走在奈何路上,内心是从未有过得安宁。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奈何桥头,他目送着至亲挚友的身影没入无边的黑暗,随后平静的闭上了眼,放任自己意识逐渐模糊直至消失。

沈夜从未想过还会有醒来的一刻,然而,胸口真实的疼痛让他不得不直面现实。他还活着,即便苟延残喘,所谓的安宁不过只是一个梦,一个五光十色的梦。

沈夜睁开眼打量着自己所处的房间,窗棂雕花,楠木梁栋,陈设简洁,不过一床一柜一桌一几数椅一书架,但细微之处可见奢华,青瓷做饰,盆栽为景,书桌上所用的笔墨纸...

法洛氏四联症

窗外的雨下的很大,敲击在玻璃窗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十二月的天气十分寒冷,饶是医院里打足了暖气,也无法让等在介入手术室外的家属感到多少温暖。

沈夜推门走进了监控室,看着谢衣正在做的冠状动脉造影的情况。这是一个下壁心梗的病人,被送入医院急诊的时候已经休克。从造影的情况来看,病人情况非常不理想。

“老师,导丝下不去,你看会不会是动脉夹层?”

谢衣的声音隔着玻璃从扬声器中传出,沈夜沉吟了片刻后,按下联系的按钮。

“你做个心超看看。”

想了想,沈夜脱下了白大褂。

“算了,我来吧。”

准备完毕后沈夜接手了谢衣的工作,心超排除了危险的动脉夹层,情况却依旧不容乐观,广泛的血栓,完全没办法放置支架...

孔乙己

这个梗并不属于我,是纸灯墨冷GN的,冒昧借来,虽说有拾人牙慧,东施效颦之嫌,但真的是被原文触动了,所以实在忍不住也仿写一篇夏沈的。


萌了夏沈将近一年,真的非常感谢坚持产出的各位大大,或文,或视频,或图片,让我虽萌的是冷CP却恍然有热CP的错觉。因为自己也写文,所以既感谢支持的各位GN,也更感谢还在产出或曾经产出过得GN,每当萌夏沈萌的脑肝挠肺,总还是能找到共鸣的,能找到点吃的。


作为一个小透明渣,别无所长,只能借来一个梗,献上我对各位GN的感激之情~


古二的CP分布,和别圈其实没什么不同,都是当热几个...

海的王子

感谢阿碧GN和依而山寺大大,写了篇文送你们希望不要嫌弃,捂脸。


在很久很久以前,天之涯,海之角,湛蓝的海水深处,住着一群美人鱼,他们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大海深处的宫殿。珊瑚砌成的红墙,贝壳覆盖的屋脊,琥珀雕镂的窗牖,还有圆润光泽的珍珠点缀其间,熠熠生辉。海水清澈透明,水草微微摇曳,各种各样的美丽的鱼群穿梭其间。

有一天,海神波塞冬来到美人鱼的宫殿做客,离开的时候送给女王红珊一个蚌。蚌身绘画着一条美丽的人鱼,蔚蓝的尾巴是海水的颜色,修长匀称的身材以及俊美无俦的面容让所有美人鱼羞红了脸。

女王红珊将蚌放在宫殿的最高处,让亘古的月光透过清澈的海水抚摸它,让炙热的阳光穿透冰冷的海水温暖它,就这样...

【国庆贺文/夏紫微】山中(下完)

“巍巍矩木,山中永驻。

皎皎流月,光耀千古。

寂寂草芥,一岁荣枯。

赳赳其欲,永不餍足。

沉沉雾霭,罄竹难书。

昭昭天道,命魂相赎。”

流月珠再次落入山峰巨木的中心,闪耀出绿色的光芒,一如往昔的供给着天地精华,山中的蔼蔼沉雾,隔绝着惨淡天光。

又是一旬满月,沈夜温柔的凝视着熟睡的妹妹,如释重负的一笑,走出了沈府。

任何事都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天罚将至,重罪之身,焉何敢辞?

山中的道路晦暗难辨,皎洁的月色尽数被掩在雾霭之下,翳天蔽日,所有的雾气如有灵识一般萦绕在沈夜四周,越聚越浓,直到沈夜的身影已经无法看清,山中的迷雾渐消。

冰寒的法术割破了如茧的白雾,本该出山的夏夷则出现在...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