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生存与道德

利用拱券结构建造而成的剧场仿照了古罗马斗兽场的建筑风格,围墙同样分为四层,前三层的柱式装饰同样依次为多立克柱式、爱奥尼柱式、科林斯柱式。柱子之间的墙面上镶嵌着最先进的全息交互屏幕,在夜空中跳动着不同的广告。

三层筒形拱围成了三圈不同高度的环形券廊,看台还是仿古的逐层向后,阶梯式排列,全新自动有机座椅整齐排列,根据使用者做出不同形状的改变。

剧场的中间是一片空旷的场地,泛着金属光泽的地面像是由古代的不锈钢铺成的,四周纳米级材料做成的囚笼哪怕是在核灯下也依旧看不到它的存在。

观众们沿着拱门依次入座,脸上都带着微笑。随着拱门的关闭,券廊上的核灯全部熄灭,所有的灯光都汇聚到了中央的场地上。

两个变种人在场上瞬间爆发出的口哨声中从地下传送到剧场中央,其中一个变种人像是古书中描写的鲛人。今天角斗比赛的第一场是变种人沈夜和夏夷则。

夏夷则盯着沈夜,沈夜也盯着夏夷则,冰冷的目光交汇,只有无尽的杀意。在这个时代,作为基因变异的变种人,只要暴露了身份就会被抓到这个变种人角斗场进行决斗。在变种人为自己争取权益的百年间,人类和变种人爆发了多次战争,而最近一次,以变种人的全面溃败而告终,自此,变种人被国际社会剥夺了属于人类的所有权益。

没有片刻的犹豫,两人同时出了手,夏夷则凭空凝聚出的水柱在靠近沈夜的刹那化作无数把冰剑,沈夜腰间的链剑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夏夷则颈间。

然而下一瞬间,链剑化作相同数量的铁剑,将全部的冰剑击碎。翻转腾挪,两人灵巧的躲避着对方的攻击,一边注意着不要被看不见的纳米丝在疏忽间取了性命,一边伺机寻找攻击的机会。

链剑击打在冰剑上,被击碎的冰凌落了一地,四周寒意森然,天空中皎洁的明月在群星的映衬下清晰可见,然而核灯刺眼的光芒遮盖了一切。

生存,只有杀死对方,在一次次决斗中取胜,才能生存下去,野兽般的本能驱使着两人越斗越狠。地上的冰凌已经积了厚厚一层,伤口处的血液低落到冰冷上瞬间凝固。两人喘息出的白气清晰可见,喘息声越来越重,步伐越来越缓慢。

就在胜负将分的刹那,四周的核灯突然爆裂,剧场瞬间漆黑一片,随之而来的是绝望的尖叫声,这是从未出现过的意外情况。

尖叫声戛然而止,核辐射瞬间夺走了在场所有人的性命。在月光下,夏夷则和沈夜相视一笑,同时用锋利的剑刃割开了自己的胸膛,跳动的心脏上植入的芯片被剑刃挑下,瞬间化作气体。厚厚的一层冰凌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两人仰天躺下,瞬间消失在依旧泛着金属光泽的地面上,一如他们突然出现。

角斗场的地下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各种先进的机器都停止了运作,被关押的变种人又重新获得了自由。

人类与变种人的战争,再一次开始了。

 

进化,人类进化出了变种人,然而人类本身却对变种人极度恐惧。温和派的变种人都消失了,或死于人类之手,或死于同伴之手,战争的阴霾从古代延续至今。

无论是人类还是变种人,都能够轻易的相信别人的恶意,却始终对别人的善意留有疑虑,在百年人类科技的不断进步中,变种人的优势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在人类层出不穷的基因武器,激光武器,声波武器,纳米武器下,变种人溃不成军。

变种人基因检测技术已经成熟,所有的变种人婴儿被扼杀在胚胎状态,在变种人即将消失前夕,进化,再次发挥了神祇般的能力。

“我进化了。”

这是夏夷则对沈夜说的第一句话。

“敬畏头顶的天空,抛弃人类的道德。”

这是沈夜对夏夷则说的第一句话。

两只手在星空下击掌,身后却空无一人。战争已经开始,但是他们并没有同伴,除了彼此。

仅存的变种人都隐匿到了人群中,战争教会了所有的孩子控制自己的能力,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学校是一种多余的存在。

沈夜剃掉了分叉的眉尾,夏夷则也变成了人类的模样,一场屠杀在寂静的夜色下开始,在黎明到来之前结束。

沈夜和夏夷则像是两颗光速运动的粒子,不知疲惫的击毁每一个人类,角斗场中被救出的其他的变种人,则在他们身后,接纳安慰每一个失去了一切又拥有了一切的变种人。

精细到原子层面的控制,在力量面前,所有的反抗都是那么无力,老弱病残,鳏寡孤独,只要非我族类。

杀。

在持续数个月的屠杀中,变种人再次成为了人类,当最后一个人类的孩子死于两人剑下,沈夜和夏夷则收到了两份传单。

屠杀罪,反人类罪。

他们很快被逮捕了,快速建立起来的新的社会同样拥有了人类的道德。

 

“后悔吗?”

这是沈夜对夏夷则说的最后一句话,笑着说的。

“我有点后悔没上了你。”

这是夏夷则对沈夜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笑着说的。

 


评论(3)
热度(7)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