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接龙】青灯(五)

【夏沈接龙】青灯(一)

【夏沈接龙】青灯(二)

【夏沈接龙】青灯(三)

【夏沈接龙】青灯(四)


玩耍接龙文的群:152689008

-------------------------------------

甜到牙疼的第五章


夏夷则面上一惊,忙上前一步,问道:“那你可有意修成实体?”

“天意从来高难问,魂魄若要修成实体,除却机缘之外,还需不少灵物相助。如今我被困于此,虽心有不甘,怕也无能为力。”

沈夜苦涩一笑,瞋黑的眸中一片寂然,让夏夷则莫名其妙的心中一痛,忍不住开口道:“若有用的到在下的地方,在下愿尽绵薄之力。”

“你……你愿意助我?”

“是。”

惊讶的眼神对上对方坚定的目光,沈夜低头掩去微微勾起的嘴角,故作怅然道:“夏公子有心了,然此事深如泥潭,还是莫要……”

沈夜的话没有说完,周身突然亮起了熟悉的大华山法阵,前一刻还温柔的许诺愿助自己的青年此刻一手执三尺秋水,一手捏诀,周身灵力大盛,寒意森然。

“你!”

“大祭司好手段,梦魇扰梦,情乱心智。可惜你终是错算了一招,那便是在下绝非易与之辈。”

在光华流转的法阵中,沈夜反倒镇定了下来,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是何时布下的阵法?”

“刚才假意迎合大祭司,并中大祭司迷魂咒之时。”

“呵,看来倒是我小瞧了你。”

“大祭司是小瞧了李焱。”

“!”

李焱的名字甫一出口,沈夜面上一沉,冰蓝色的法阵在晗光灼烈的剑气下四分五裂,破阵后,凌厉的剑气直逼夏夷则,剑意初到眉心,夏夷则的身影瞬移到三丈开外,躲开了沈夜的攻击,显然夏夷则也是早有防备。

“看来大祭司早就看破了在下的小把戏。”

“呵,彼此彼此。”

沈夜冷然一笑,足尖轻点,手中的晗光再次迎面刺去,夏夷则手中长剑避开晗光剑锋一挡,翻身闪避。

“噹~”

半截长剑跌落在墓室的砖面上发出一声清响,夏夷则乜了一眼颈间的晗光,放下了手中的剑柄,双目直视沈夜,毫不畏惧的吟道:

“四海九州,六合八荒,

日月更迭,天行有常。

凡主非圣,星孛北疆,

紫微祭剑,血缚黄粱。

山河长在,家国永昌,

求之不得,使我沦亡。”

颈间的晗光被重新收入剑鞘,沈夜深如寒潭的双眸凝视了夏夷则良久,才开口道:“你今天到底所谓何来?”

夏夷则扬了扬肩上的包袱,轻笑道:“自然是为了助大祭司一臂之力而来。”

“呵,烈山部早已不复存在,夏公子这一声大祭司当真讽刺的很。明人不说暗话,夏公子不妨直言。”

夏夷则立即改口道:“沈公子果然是个聪明人,如此在下就冒犯了。”

“前朝泰兴十一年,烈山族为求一己之生机,于二月投矩木枝入梁,矩木枝吸食凡人三魂七魄,梁武宗李焱闻之,亲至太华山寻求应对之法。其后八月不知发生何事,十月,李焱用沈公子祭此晗光剑,于昆仑山顶划破六界,禁锢流月城于混沌之中。不知在下说的可对?”

“……”

沈夜双眉紧皱,再次打量着夏夷则。

“你知道?”

夏夷则勾唇一笑,冷然道:“在下只有三魂,并无七魄,难道沈公子看不出在下并非是完全的李焱转世不成?”

沈夜哑然,旋即笑道:“看来我们得再次做一笔交易了。”

“再次?呵,愿闻其详。”

“你助我凝化实体,我助你寻回七魄,如何?”

“听上去不亏,可惜……”

“可惜?”

沈夜正要发问,看见夏夷则似笑非笑的表情之后,心下一沉。

“我多嘴了。”

“沈公子不过是为救烈山族心切罢了。”

“你只说了你没有七魄,但并不知道你的七魄皆在何处,我主动说要与你做笔交易,等于承认我知道你七魄所在。”

“这世上本就没有无本万利的好事,有所得必有所失。沈公子生前被囚于流月,死后封入晗光,看来,在下的七魄怕是随烈山族一同被禁锢于混沌之中,这个交易怎么看沈公子都不亏,在下自然得好好思量。”

“那我再加个筹码如何?”

“哦?”

“夏公子试探至今,不就是为了想知道为何李焱只有三魂入轮回转世,而七魄随流月城一同禁锢永年吗?”

“呵~”

“当初之事并非三言两语所能说清,我只能说李焱是为大梁百姓而自愿以君王之魄封印魔化后的烈山族人。”

“啧~”

夏夷则轻叹了一口气,“早知如此,我还是不知道为好。”

“哦?”

“沈公子这一本万利的本事着实让在下佩服,看来在下要寻回七魄,不但要助沈公子凝化实体,助沈公子解缚流月城,还得助沈公子寻到压制烈山族人魔化的良方。”

“不错。”

沈夜勾起了嘴角,志在必得道:“不知道夏公子愿者上钩否?”

“唉,事已至此,在下还有别的选择吗?”

“没有。”

“那烦劳沈公子先告诉在下如何解开墓地的八卦连环阵?”

“有劳了。”

 


评论(17)
热度(27)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