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夫夫(完)

SHIT!

当夏夷则和沈夜在砺罂的派对上看见对方的时候,虽然表面上不露声色,但却有志一同的在心中骂了句脏话。显然他们合法伴侣的身份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HE人民医院脑外科?呵,没想到夏医生原来还是长安集团的三公子,失敬失敬。”

沈夜穿着一身完美契合身形的黑色镶金边西装,配上沈夜的眉眼,更显霸道建议,气势凌人。沈夜端着从派对上拿的几乎不含酒精的丽丽果酒,露出虚以为蛇,啊不,绅士的微笑后,咬牙切齿的走到夏夷则边上,刻意压低了声音。

夏夷则今天穿了一身十分修身的白色西装,银色的祥云纹饰装点在袖口领口,使得夏夷则整个人看起来意气风发,贵气逼人。夏夷则也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回应,还不忘点点头,恰到好处的伸出了手。

任谁看见都会觉得两人这是第一次见面。

“那沈医生呢?又为什么没有在BE大学附属医院普外科上班,而是变成了无厌伽蓝的CEO?”

握在一起的两只手暗中角力,面上仍是云淡风轻。

“你的目的是什么?”

“你呢?你的又是什么?”

四目相对,视线中放佛碰撞出了火花。

“相信我,如果你妨碍到了我,我不会手下留情。”

“我也一样,我的同行。”

松开被握的酸痛的手,夏夷则耸了耸肩,明朗的一笑,似乎沈夜十分幽默,刚跟他开了个玩笑。

“希望你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不是假的。”

沈夜佯饮了一小口果酒,似乎和夏夷则相谈甚欢。酒精会影响行动,能不喝沈夜绝不会沾一滴。

“国籍很重要?”

“当然,如果你是国外的间谍,我会考虑放弃这次行动而先把你干掉。”

“很抱歉,看来你不会拥有这样的机会,很明显我是个中国人,从内到外。”

“很好,看来我们的问题可以等到派对结束后在解决。”

“我同意。”

再次点头致敬后两人分了开来,眼下有更重要的任务需要完成。

 

“FUCK!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毁了砺罂整个办公室!”

“是谁半路闯进来抢我手上的资料的?如果不是你怎么可能引起砺罂的注意,我也不至于用手榴弹。”

“怪我咯!”

夏夷则愤怒的踩了一脚油门,想要甩掉后面紧追不放的子弹。

“难道你想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窃取我需要的资料,然后站在一边微笑着为你鼓掌吗?”

“先到先得!我已经取得了那份资料,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该知道你的任务已经失败了,失败在了你磨蹭的效率之下!”

“哦,得了吧,是谁让柳玉怜缠上我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动作!”

“说得好像你没有给我下拌一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的果酒里下了药?”

“呯!呯!”

车子拐弯的时候,子弹击碎了侧窗的玻璃斜飞而进,眼看就要射中沈夜,正想反击的夏夷则在反光镜中看到后本能的护住了沈夜。

“!”

沈夜睁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夏夷则为自己挡住了子弹然后倒在了自己怀里。

“夷则!”

一手稳定方向盘,让汽车继续在高速公路上疾驰,沈夜另一手赶紧扶起夏夷则,刚才的愤怒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唔……不用担心,我的西装防弹。”

虚惊一场!

沈夜刚松了一口气,正要再说什么,只听夏夷则又“嘶~”了一声。

“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呵……”

夏夷则面露痛苦之色,右脚的仍牢牢踩着油门。

“我觉得我的肋骨断了。”

“……”

子弹虽然没有进入体内,但是巨大的冲击力也不可小觑。

沈夜一言不发的将夏夷则扶到驾驶位上,小心避开操作杆,同时斜身控制着方向盘。

“还撑得住吗?”

夏夷则点了点头,接过了方向盘。

“开回家不成问题,坐稳了,我要加速甩开他们了。”

“嗯。”

汽车的速度再次飘升,显然已经超过了两百码,窗外风声呼啸,夹杂着后挡风玻璃的子弹撞击声,沈夜沉默了半天,终于还是在甩开了追踪,车子停到家门口后开了口。

“其实你不用保护我,我的西装也防弹。”

“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不,我……”

路灯透过车窗,沈夜抿了抿双唇,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我……谢谢。”

“呵~”

夏夷则又笑了,这一笑让沈夜有些恍惚,放佛又回到了两人初遇的那一晚,心又开始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动了起来。

一个蜻蜓点水的吻,不带任何情欲。

“你先回去,我把车销毁掉再回来。”

“可是你的伤?”

“没事,只是痛了点,并不需要特别处理。”

“好,我等你回来。”

沈夜暗暗下了决定,等会回家将自己窃取到的资料复印一份交给夏夷则,无论夏夷则是哪个组织的,没有夏夷则的帮忙,沈夜绝无可能全身而退。就当,是给夏夷则的回报吧。

 

当夏夷则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已近黎明,天空却依旧漆黑如墨,只有路灯发出微弱的光芒,整栋房子暗得如同一个正等待着猎物进入的陷阱。

将复印好的资料放到西装里,夏夷则顶着头皮打开了门,刚才在车上趁着为沈夜挡子弹的时机夏夷则偷走了沈夜窃取的资料,但是夏夷则并不想独吞,如果没有沈夜,他不可能顺利完成任务,无论沈夜是哪个组织,夏夷则都会给他这份复印件。

“呯!”

夏夷则侧身闪过了迎面而来的子弹,转身从鞋架的内部机关中拿出了一把手枪。

“谁!”

“呵~”

沈夜熟悉的声音想了起来。

“夏先生好手段,趁我不备偷取资料!你今天就别想活着走出这道门!”

伴随沈夜冰冷森寒声调的是毫不留情的子弹,夏夷则只能左挡右闪,关上门挡住了路灯,翻几个身拿出了餐桌下的挡弹盾牌。

“呯!呯!呯!”

见手枪没用,沈夜又从楼梯内部拿出了机关枪扫射了起来。显然这座每人装修了一般的屋子里藏了大量的武器。

“阿夜,你听我解释!我承认……”

夏夷则的解释被淹没在了枪声中,手中的盾牌被射穿了一个孔,餐桌上的碰完杯碟悉数被打烂。夏夷则无奈只能跳上椅子跃上冰箱,翻身到了二楼,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灯光,能看见沈夜站在二楼楼梯口。

不等夏夷则摸到沈夜边上,沈夜就发现了夏夷则,劈头盖脸的子弹让夏夷则不得不躲到了旁边的卧室。

这是枪声停了,夏夷则急忙快速解释道:“复印件在我这里!”

然而没等夏夷则说完,一个即将爆炸的手榴弹被扔进了卧室。

“嘭!”

巨大的响声吵醒了百米外的邻居,先前两人为求舒适寻找的郊外别墅十分偏僻,住户只见相隔甚远的距离削弱了枪声,却难以掩盖爆炸声。

爆炸停息后,沈夜连忙捂住口鼻飞奔上楼查看情况,握着机关枪的手微微颤抖,刚才不过一时冲动,听到夏夷则说有复印件的时候,手中的手榴弹已经扔了出去。

整个卧室连带着浴室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断裂的水管中“咕咕”冒着水,沈夜看了一圈,终于在窗口看到了倒在草坪上的夏夷则。

“嘶……嘶……”

夏夷则倒吸了几口气,肋骨是不是真的断了他不确定,但现在看来他的右腿是真的断了。

“……”

沈夜接过资料后有些愧疚的看着夏夷则,一言不发的将夏夷则扶到了自己的车上,在警察到来之前,快速的将夏夷则送到了医院。

 

夏夷则和沈夜终究还是没有离婚,两人又在另一边郊区买了房子,生活又回归了平静,似乎和以前没有什么改变,除了不再需要谎言,受伤之后也不必在千辛万苦的瞒住对方,也可以让对方享有自己的抚恤金。

夏夷则见到了沈夜寄养在沧溟家的妹妹沈曦,沈夜也知道了夏夷则是长安集团李圣元私生子的事情。

什么?你问我他们是否还相爱?

我想,当然!

你看,在他们各自组织受砺罂委托要他们干掉对方的时候,他们一起联手干掉了砺罂。这难道不是相爱的证明吗?

对于一个特工,比任务更重要的,除了真爱,还有什么呢?

评论(9)
热度(40)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