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夫夫02

露天的阳台,迷离的烛光,餐厅的气氛恰到好处,六点整,两人相视一笑,同时坐到了椅子上。

先前点好的餐点已经摆放在桌上,服务员推开了白色的玻璃门。

“先生们好,打扰了,请问马天尼要怎样调制?”

“深口香槟杯,三份哥顿杜松子酒,一份伏特加,半份利莱开胃酒,充分摇匀直到冰冷,然后放入一大片薄薄的柠檬,明白了吗?”

“好的,先生。”

沈夜嘴角轻扬,耐心的凝视着夏夷则说完全部的要求。非常的有品位,不是吗?

“好的先生,那么先生您呢?”

直到服务员开口询问,沈夜才将投到夏夷则身上的视线转到服务员身上。

“用杜松子酒做基酒,别用伏特加,在你倒出一瓶未开封的苦艾酒的同时,轻摇它十秒钟。”

“好的,先生,请稍等片刻。”

待服务员走后,夏夷则和沈夜再次相视一笑,夏夷则率先伸出了手。

“夏夷则。”

“沈夜。”

沈夜握住了夏夷则伸过来的手。身份是假的,名字是真的,毕竟没有人会希望在爱人高潮的时候嘴里喊得却是一个杜撰出来的名字。

互相交换了名片后,两人对着烛光看了一眼,昏暗的环境遮住了两人的表情,但诡异的静默在空气中蔓延。

“……”

“……”

片刻后,夏夷则率先调整好面部表情,得体的微微一笑,开了口。

“好巧,没想到我们竟是同行。”

“嗯,你是在HE人民医院?”

“脑外科。你是在BE大学附属医院普外科?”

沈夜点了点头,也是一笑,道:“希望两家医院的立场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

“当然。”

又是一阵沉默,暗自庆幸两家医院自揭牌起就不对付的两人有志一同的没有继续聊下去,而是安静的吃起了晚餐。

 

马天尼喝了一半,烛光在晚风中微微摇晃,话题也从天马行空转向了现实。

“我们明天就去登记结婚吗?”

“嗯,明早十点你有空吗?”

沈夜点了点头,表示可行。

“那婚礼你怎么考虑?”

“我并不是很看重这些仪式,我是说,我觉得登记结婚已经够了。”

“我认同,穿着礼服站在祭司面前宣誓的样子简直傻透了,对了,你信仰神农吗?”

“哦,不,我是个无神论者。”

“我也是。”

两人再次相视一笑。

“你看我们是否需要去买对对戒?”

“呃……”

沈夜想了想否定了夏夷则的提议。

“我想戒指并不能代表什么,而且我们每天都要上手术,脱来脱去会很麻烦,你觉得呢?”

“不能同意更多。”

“或许我们需要买套房子,我是说我现在住在医院安排的宿舍,并不是很方便。”

“我理解,我也是,那我们明天登记结束就去看下房子,等会回去我们可以查一下,地址就选在两家医院中间地段,你看怎么样?”

“好。看来我们明天都需要请一天的假了,希望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哦,这让我忍不住想说神农庇佑。”

沈夜凝视着夏夷则,夏夷则也一眨不眨的注视着沈夜,气氛在昏暗的环境中愈发暧昧。夏夷则站起身走到沈夜边上,俯身亲上了沈夜的嘴唇。

双唇相贴显然无法满足需求,很快两条灵活的舌头缠绕在一起,被互相舔舐着上颚引起一阵阵麻痒,等到分开的时候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或许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请个假。”

“我同意。”

各自打完电话,不管电话那头的乐无异有多么转狂,瞳又威胁了什么,夏夷则和沈夜毅然决然的关了机,然后双双离开餐厅,直接跑到了隔壁的酒店。

 

结婚登记的十分顺利,之后也买到了心仪的房子,但相应的代价是结婚第二天夏夷则就去扎伊尔进行了一个月的脑外科学术交流。

等夏夷则回国的时候沈夜已经将房子装修了一半,而就在夏夷则回来的第二天,沈夜又因为一个研讨会去了墨西哥一个月。

等到两人坐下来商量购买家具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年,而在终于将一切布置妥当,通风换气,两人同居在一起的时候。

午夜的“急诊电话”总不合时宜的响起。

“shit!”

夏夷则低声咒骂了一句,沈夜淡定的挪了挪身体,让夏夷则身体的一部分从自己身体里出去,看不出半点做爱被打断的不悦。

“去吧。”

“我会尽快赶回来。”

夏夷则亲了亲沈夜,走到浴室缓解了情欲后快速的穿上衣服离开了房子,留下沈夜盯着天花板思考起了人生。

显然,被留下来的不只是沈夜,很快,当沈夜骑跨在夏夷则身上即将到达高潮的时候,该死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挂了电话,沈夜颇为为难的看着夏夷则,夏夷则温柔的笑了笑。

“去吧。”

“嗯。”

沈夜利落的起身离去,留下夏夷则躺在床上思考起了人生,仍就挺立的欲望在空气中随体温一并冷却。

这简直太TM操蛋!

忍无可忍的两人终于在某一天关上了手机,没有人打扰的性事让两人都酣畅淋漓,但没过几天,他们就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各自躺在基地养伤的两人再次思考起了人生,在结婚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两人不被打扰的做爱次数只有3次。

显然,他们需要和各自的内勤商量一下。

 

“我拒绝。”

瞳完全没有给沈夜再次开口的机会。

“你不能因为你的私事影响任务,通知你的时候你正在操别人还是被别人操都与我无关。准时的通知你,并在你执行任务的时候提供一切可以给予的帮助,这才是我的任务。”

“我不是你的心理医生,停下你的抱怨。现在,先生,请您转身离开这间办公室,我马上要指挥谢衣完成他的任务。

“……”

“啊啊啊,夷则,我不想知道你们喜欢什么时候做爱,他上了你还是你上了他这些我都不想知道。但是我必须及时通知你,不然闻人会杀了我的。”

乐无异同样没有给夏夷则再次开口的机会。

“你跟我说也没用啊,有些任务刻不容缓我也没办法,我真的真的不想这样,但是我也没办法,夷则你要相信,只要我能找其他时间我绝对不会半夜三更打你电话的。”

“……”

看着乐无异无辜的眼神,夏夷则头痛的捂住了额头。

抗议无效的生活依旧十分操蛋。


评论(25)
热度(43)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