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法洛氏四联症

窗外的雨下的很大,敲击在玻璃窗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十二月的天气十分寒冷,饶是医院里打足了暖气,也无法让等在介入手术室外的家属感到多少温暖。

沈夜推门走进了监控室,看着谢衣正在做的冠状动脉造影的情况。这是一个下壁心梗的病人,被送入医院急诊的时候已经休克。从造影的情况来看,病人情况非常不理想。

“老师,导丝下不去,你看会不会是动脉夹层?”

谢衣的声音隔着玻璃从扬声器中传出,沈夜沉吟了片刻后,按下联系的按钮。

“你做个心超看看。”

想了想,沈夜脱下了白大褂。

“算了,我来吧。”

准备完毕后沈夜接手了谢衣的工作,心超排除了危险的动脉夹层,情况却依旧不容乐观,广泛的血栓,完全没办法放置支架。

“全是血栓,只能先装个起搏器,联系ICU,让他们推张床来。”

沈夜的声音平静而冷漠。

“你跟着去ICU,先抗凝,一个星期后如果还没死再放支架。”

“好,我出去打电话。”

介入手术并不成功,沈夜脱下厚重的铅制防护服后,深绿色的手术衣已经被汗水湿透,和ICU的同事交接了工作,让谢衣去处理后续工作后,沈夜套上了白大褂,走回了科室。

 

雨仍就在不停的下,天气十分阴沉。办公桌上的午餐已经冷透,油腻的肉味让沈夜的胃又开始隐隐作痛,还没吃几口,CCU的铃声又响了起来。

3床,妊娠合并病毒性心肌炎。

沈夜揉了揉眉心,放下了筷子,想了想,直接将饭盒扔到了黑色的垃圾袋里。

等到沈夜再次坐到椅子上的时候,隐隐作痛的胃已经开始绞痛,抽屉里的胃药所剩无几,所幸还没有过期。混着冷水将药送下,沈夜打开了电子病历。

作为心内科的主任医师,沈夜并不至于忙到三餐不正,毕竟很多工作都可以让下面的主治或者住院医师完成。沈夜没有这样做,并非沈夜有多么尽职尽责,而是只有让自己忙碌起来,沈夜才不会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沈夜抬眼看了一眼后,愣在了座位上。窗外的雨越下越大,恍惚间,似乎响过一道冬雷。

乐无异穿着一身笔挺的警服,衬得整个人都精神奕奕,只是原本总带着笑意的脸上,现下全是凝重的神色。

站在乐无异背后的是几个沈夜并不认识的警察。然而,站在乐无异边上的人,沈夜认识。

原来有些人,有些事,并非如沈夜所想的无关紧要。

站在乐无异边上的人,是夏夷则。与平日不同的是,夏夷则并没有穿白大褂,反而也穿了一身警服,与乐无异不同款式的警服,整个人看起来更加丰神俊朗。

很显然,今天夏夷则的身份绝不会是进修医师,也绝不会再给沈夜送上可口适温的午餐。沈夜觉得胃又开始痛了,让人无法耐受的绞痛。长久不吃的胃药或许没有过期,但沈夜或许已经耐受。

“心肌细胞只能重构,无法再生。”

夏夷则开口,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沈夜却听懂了。

沈夜正在研究心肌细胞再生的课题。

将桌上的病例整理整齐后,沈夜又将所有交接工作的重点写在了一张还未打印的病例纸上。

注销了工号,关上电脑,沈夜问了一个问题。

“你真正的职业是什么?”

“法医。”

难怪。

 

砺罂和沈夜都被判处了死刑,案件在社会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流月医院名声一时为之所累。夏夷则获得了表彰,成为了一名年轻有为的法医。

清明节到了,春雷阵阵,春雨一如那天,下的很大,敲打在墓碑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夏夷则撑着黑色的雨伞,放下了一束白色的矢车菊。

墓碑的照片上,是一个笑容甜美的女孩,似乎永远也不会长大。

女孩叫沈曦,是沈夜的妹妹,死因是法洛氏四联症。


哦呵呵,我简直太机智了!把结局写出来就不用写中长篇了yooooooo

每次去见习都有新脑洞简直虐CRY

评论(23)
热度(20)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