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孔乙己

这个梗并不属于我,是纸灯墨冷GN的,冒昧借来,虽说有拾人牙慧,东施效颦之嫌,但真的是被原文触动了,所以实在忍不住也仿写一篇夏沈的。

 

萌了夏沈将近一年,真的非常感谢坚持产出的各位大大,或文,或视频,或图片,让我虽萌的是冷CP却恍然有热CP的错觉。因为自己也写文,所以既感谢支持的各位GN,也更感谢还在产出或曾经产出过得GN,每当萌夏沈萌的脑肝挠肺,总还是能找到共鸣的,能找到点吃的。

 

作为一个小透明渣,别无所长,只能借来一个梗,献上我对各位GN的感激之情~

 


 


 

古二的CP分布,和别圈其实没什么不同,都是当热几个CP的大触,产出丰厚的资源,可以随时供人享用。被安利的人,闲暇时间来看看,每每被丰厚的资源吸引,一起来萌,——这是近两年前的事了,现在安利也难卖了起来,——随便萌萌的,三个月后也就爬墙了;倘若产出点东西,有了几个同好,便可以萌的久一点,如果产出更加丰盛,喜欢的人多点,那就能萌的更长久一点,但这些GN,多是小透明,大抵没有这样显眼。只有大触,才能让来来往往的人记住,喜欢的人也更多些。

 

我是一年前,才来到古二CP圈的,基友说,我脑洞清奇,怕是自己产出不了好物,就看看其他GN的产出罢。圈里的小透明,虽然容易勾搭,但仔细看看萌的CP还是不同的。她们往往喜欢热CP,资源多,萌的人多,自己产出喜欢的人也多。过了几天,我没看到喜欢的,就想爬墙了。幸亏基友又说再看看,便不慎一头扎进了一个叫夏沈的冷CP。

 

我从此便过上了饥寒交迫的日子,只萌我的夏沈。虽然先前的产出还是不差的,但吃了太多遍,有些饿。古二CP的产出总是不差的,热CP质量高的,口味奇怪的,总有的挑;但夏沈就不一样了,萌的GN少,产出就更少了,不但没得挑,也没多少吃的。

 

夏沈的产出是没多少人吃的。夏沈不但是拉郎配,还是没多少交流的拉郎配。虽然夏沈见过面,但终究是没对话过的,总让人找不到萌点。因为沈夜又是紫微祭司,夏沈便取了个外号,叫做夏紫微。想着借还珠格格的光,总能容易卖安利些。夏沈的产出,总是没几个GN看的,产出里还总玩些自己挖的梗,什么“双王”,“十分相似,终究不同”的,叫人HE不起来。久而久之,有GN一产出,便有人取笑,“夏夷则和沈夜说过话吗?”,夏沈的GN不搭理,默默看着自己产出的视频只有几百几千点击,文只有几个十几个人喜欢。有好心的GN也会来卖安利,“诶,你来看看这对CP,可比夏沈热多了!来我们圈吧,资源多,产出喜欢的人也多!”,夏沈的GN瞪大了眼睛,回绝了她们的好意解释“喜欢的人少是少了点,但总还有人喜欢的……”“什么喜欢的少点,你看你那篇文有人评论吗?”夏沈的GN便涨红了脸,点开几个大触的视频,争辩道,“怎么没人喜……喜欢!……你看这发弹幕的,不都是人吗?”接连便是更难懂的梗,什么“紫微别走”,什么“愿我有生之年,得见你君临天下”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CP圈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夏沈原来也是有不少GN萌的,但终究是拉郎配,大触走了,文坑了;于是喜欢的GN越来越少,产出的GN也越来越少。幸而存留下来的资源总还是有些的,搜罗搜罗,便有新GN入坑,多少也产出点。可惜终究还是冷,资源吃完了,热情过去了,GN爬墙了,有产出的多半也坑了。如是几次,夏沈的坑多了,安利又越发难卖了起来。后来由于一次劫难,放古二CP产出的地被水淹了,夏沈的产出没了不少。

 

夏沈的GN饿的厉害了,割点大腿肉垫垫饥,旁人便又问道:“大腿肉都割了,有人吃吗?”夏沈的GN看着问她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她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几十个喜欢也捞不到?”夏沈的GN立刻露出颓唐不安的模样,脸上笼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全是紫微三郎之类,一点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CP圈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个时候,我总是沉默的,只能默默的点个喜欢,留些评论。有一回夏沈的GN对我说,“你产出过吗?”我略略点了点头。她说,“产出过……又喜欢夏沈,那有没有兴趣产出点东西?”我想,我本来就产不出好物,夏沈产出喜欢的人又不多,总是没有动力的,便没有回应。夏沈的GN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没有脑洞罢?……我们可以一起开,喜欢的是少了点,但互相投喂总不至于饿着。”我暗想我就算产出也是个小透明,夏沈没得吃,总还能爬墙的,便懒懒的答她道,“脑洞开开就有了,你看让夏夷则穿越回去,不就可以写篇文么?”夏沈的GN显出极为高兴的样子,脸滚键盘的敲着字,点头说,“对呀对呀!……你打算什么时候写?”我愈不耐烦了,虚应着忘了。夏沈的GN自己继续努力产出,见我不热心,便又叹了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这个萌!好好好!”

 

有几回,我点进几篇夏沈文,看到有不少人点了喜欢,想来也是夏沈的GN更新的勤快,又写得好,喜欢的人多了些罢。

 

夏沈的GN这样产出着,可是没有她,古二CP的圈子也便热闹着。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我爬墙吃饱了回到古二CP圈,吃起了夏沈GN的产出。基友吃着产出,忽然说,“夏沈的GN长久没更新了,不止夏沈,古二整个圈也都冷了。”我才也发现看的文坑了。一个其他CP的GN说道,“都爬墙了,我们圈的大大也爬了不少。”基友说,“哦!”“都爬到隔壁几个圈去了,不止夏沈,我萌的CP原本每天都有产出,近几天也快断粮了。”“都爬哪去了?”“去的地方多了,比如XXX,比如OOO。”“夏沈的GN还会回来吗?”“谁晓得,许会回来,许在别的圈混的好了,不回来了。”基友也不再多问,收拾收拾打算爬墙了。

 

中秋过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没了爬墙的精力,拿出了夏沈以前的产出,慢慢吃了起来,正找着以前萌夏沈的感觉。忽然间看到了一篇新文,我揉了揉眼睛,才发现是夏沈又来了新GN,这是新GN产出的资源。没过几天,原本被淹的资源也被原本的GN放了出来,有些夏沈的GN慢慢回来把坑填平了。

 

夏沈终究还是有产出的,虽然断断续续,看的人也还是稀稀拉拉几个,但总没落个无人问津的惨状。至于那些坑,大约还是会有平坑的那一天吧。

 

有GN产出,便总有GN看的,夏沈的GN总爱着夏沈这对CP,并且,永不放弃。

 


评论(38)
热度(34)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