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亡族(十九)

“陛……陛下!”

乐无异慌慌张张的冲进了宣室殿,完全顾不上仪态,跑了几步才发现莫毅也在,正要慌忙行礼,却被走上前的李焱伸手拦了下来。

“你看你,跑的衣衫不整的,还不快向丞相行礼。”

李焱一边用前所未有的宠溺语气嗔怪着乐无异,一边亲自帮他整理衣服,吓得乐无异直接愣在当场,难以置信的看着李焱完全说不出话。

“我……你……”

“嗯?愣着做什么?”

见李焱原本宠溺的神色转为不悦,乐无异一个激灵,也顾不上惊讶了,急忙行礼道:“参见陛下,丞相。”

莫毅几不可察的的皱了皱眉,对着乐无异点了点头,李焱见状立马将乐无异拉了起来,转头向莫毅求情道:“无异素来无礼惯了,还请舅舅多多见谅。”

这下莫毅的眉真的皱紧了,不悦道:“陛下愿意宠幸谁,臣本不该多言,但凡事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小小一个侍中也敢如此放肆,陛下莫要宠的太过才是。”

“舅舅教训的是。”

李焱垂头听训,连连点头,又向乐无异佯怒道:“无异,丞相的话可听到了,下次若在恃宠而骄,看朕不罚你。”

乐无异这下彻底呆住了,瞪大了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李焱,完全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然而这副神态落在莫毅便是不服,看向乐无异不屑的眼神中又加了几分不喜,不过一个男宠,如此傲慢,不成体统。

“臣相信陛下自有分寸。”莫毅收回了看向乐无异的轻蔑目光,继续乐无异打断之前的话题,道:“臣刚才所禀之事,还请陛下裁决。”

“一切就照舅舅的意思办。”

“好,那臣这就吩咐下去,臣告退。”

莫毅低头行礼,掩下目中的不敬,转身离去。

就在莫毅转身这刹那,李焱原本谦和有礼的笑容立即消失不见,转而被一片阴霾所取代,看得迟钝如乐无异,也不由生出几分忐忑。

待莫毅走远,乐无异长舒了一口气,看向李焱问道:“吓死我了,你刚才发什么疯?”

“发疯?”

李焱一时不明白乐无异什么意思。

“跟被附身了一样,恶心的我一身鸡皮疙瘩。”

乐无异一脸嫌弃,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鸡皮疙瘩。

“哦,没什么。”

见乐无异没明白,李焱也不挑明,转而问道:“反倒是你,刚才咋咋呼呼的跑进来,有何急事?”

“啊,你不说我差点忘了。”

想起要事,乐无异不由正了脸色,急忙道:“陛下,你怎么把蜀严道的铜山踢给了我?”

“这事朕不是先前与你商量过,当时你可是同意了的。”

“我是答应帮忙,可没想到是这么铸钱这么大的事情啊!”

乐无异真急了,抓耳挠腮的哀嚎道:“我对这方面一窍不通,你这不是坑我吗?”

“呵~”

李焱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安抚道:“你急什么,让你帮忙不过是为了找个名目,铸钱之事朕已派人前去负责,你不必操心。”

“那就好,那就好。”

乐无异放下了心,转念又不满地抱怨道:“陛下你也真是的,不早说,害我白担心了一场。”

“是朕不好,朕这就在麒麟殿设宴,以谢乐卿鼎力相助,乐卿可愿赏脸?”

“这还差不多,不过乐卿什么的听着别扭死了,你还是叫我无异吧。”

“行,无异大人,这边请。”

 

建贞五年春正月,丞相莫毅谋反长安,夷三族。

——《夏书·孝武帝本纪》

 

廷尉府的牢狱阴暗潮湿,狭小的天窗外一片漆黑,只有插着的火把照出微弱的光芒,墙壁斑驳,脱落狰狞,空气中弥漫着腐臭和血腥味。

“哗啦。”

牢门上的锁被打开了,在犯人面前不可一世的廷尉恭敬的推开了门,李焱挥退所有的随从,走了进去。莫毅双腿盘坐在枯草上,抬头看向李焱,一动不动。

“舅舅,朕来看看你。”

莫毅笑了笑,半是喟叹半是讽刺道:“事到如今,没想到陛下还能叫罪臣一声舅舅。”

“若非舅舅深谋远离,运筹帷幄,朕岂能夺得皇位,又岂有今日。”

“原来陛下还记得自己的皇位是怎么得来的。”

“片刻不敢淡忘。”

李焱紧握住挂在腰间的剑柄,幽深凌厉的双眸直视莫毅,冷声道:“这五年间舅舅的所作所为,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朕,朕的皇位是如何得来的。”

“呵~”

莫毅忍不住笑出了声,仔细打量着眼前已到而立之年,不知在何时变得高深莫测,气势威严的皇帝,满是欣慰道:“是我低估了你,好一招韬光养晦,连我都被你骗过了。”

“‘忍’这一字可是舅舅教诲朕的,朕既能忍过流月的七年,归朝后的四年,自然也能忍过您作威作福的这几年。”

“作威作福?哈哈哈~”

莫毅朗声大笑了起来,李焱站在一旁冷冷看着,笑够了,莫毅才接着道:“权倾天下,是何等的诱惑,翻手云覆手雨,又是何等恣意快活。但要说到作威作福,我扪心自问,这几年虽大权独揽,却从未做过一件对不起家国百姓之事!”

“不错,所以朕特意来谢谢舅舅为朕开创了这治世之端。”

敛了笑意,莫毅见李焱说的诚挚,垂头微涩道:“陛下若真要谢我,就请陛下好好待阿阮,她从小被我宠坏了,怕是受不住这次变故。”

“舅舅放心,只要朕在位一日,她的皇后之位,绝不会容任何人动摇。”

“皇后之位?你觉得我现在还会在乎这个?”

李焱闻言一愣,旋即自嘲一笑,道:“也是。阿阮她天然纯净,天性开朗,朕很是喜欢,朕会好好待她的。”

“有你这一句,我也可以安心上路了。”

莫毅如释重负,扬起脖子,轻松道:“陛下既然带了剑来,我也就不劳烦他人了,所有罪状我都供认不讳,动手吧。”

见李焱迟迟没有拔剑,莫毅又笑道:“你拿到五帝之首剑后,怕是还没让它饮过血,何不今日拿我试剑,死在帝王剑下,陛下手里,我也算死得其所。”

“……”

沉吟了良久,李焱终于点了点头,答应道:“由朕亲自动手也好。舅舅,到了黄泉路上,别忘记回头看看,朕治下的盛世江山!”

“喏!”

最后一声应的自豪而响亮,莫毅含笑闭眼。声落剑出,寒光一闪,温热的鲜血溅到了冰冷的墙壁上,莫毅的头颅一直滚到了李焱脚下方才停下,鲜血覆盖下的面容,是前所未有的平静与欣慰。

 

第五章 完

评论(18)
热度(24)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