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亡族(十二)

事情是如何变成现今模样的?沈夜坐在几案前,左手撑头,右手拿着一卷书,心思却不在眼前的书里,一旁夏夷则正专心致志的在教沈曦下棋。

一夜荒唐,本该忘记才是,两人的关系究竟是如何一直延续至今?沈夜想不明白,他不清楚是因为自己的内心太过孤寂,以至于不愿拒绝这片刻虚妄的温存,还是被夏夷则那过于明亮和温暖的眼神所诱惑。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看,连夏夷则都不确定的感情,他却偏偏如同一条干涸已久的鱼,对这滴日晞则散的露水贪恋不放。

无声的自嘲一笑,察觉到一旁投来的视线,沈夜抬头,只见夏夷则正看着自己,四目相对后,夏夷则淡淡一笑,低头继续教沈曦走子。

“莫压四路,莫爬二路的意思,小曦可明白了。”

“嗯!那夷则哥哥可不可以把刚才吃掉的那几颗棋子还给小曦,刚才下错了,再来一次好不好,好不好?”

“好。”

夏夷则揉了揉沈曦的头,正要将棋子还回去,只听沈夜低沉的声音响起。

“落子无悔,小曦,忘记哥哥跟你说过不许悔棋了吗?”

“唔。”

沈曦看了看夏夷则,又看了看佯作严厉的沈夜,抿了抿嘴,最终还是向夏夷则摆了摆手,稚嫩的小脸上颇有壮士断腕的悲烈。

“那……那小曦不要了!”

“呵~”

夏夷则轻笑了一声,宠溺的看了眼埋头苦思的沈曦,再次抬头看向沈夜,笑脸中的纵容暗含几分小曦还小,何必如此的意思,沈夜挑了挑眉,直接扭过头继续看书,留下夏夷则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帐外的天气越发寒冷,雪已经停了好几日,清冷的阳光照在冰雪上,融化的冰水流去了为数不多的暖意,不过,只要熬过着最寒冷的十几天,待厚厚的积雪渐渐変薄,温暖的春天,即将来临。

 

“好了,不早了,小曦该回去了。”

三人简单的吃过晚饭,沈曦又和夏夷则玩起了射覆,射覆是夏朝的游戏,根据易经八卦,自有其一套学问,沈曦不解其理,已经在那猜了半天,从吃的猜到穿的,从天上飞的猜到地上爬的,也没猜出夏夷则藏在陶盆下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嗯,好吧,那小曦走了。”

沈夜牵着沈曦的手走到门口,蹲下身亲手帮她披好和夏夷则一起狩到的狼皮大氅,帐外的火把在寒风中散发出摇曳的光芒。

“我送她回去,你……”

“我等你回来。”

“嗯。”

沈夜点了点头,自己也穿好裘衣后将沈曦抱到怀里,裹得严严实实的沈曦挥了挥盖住手掌的袖子,冲着夏夷则甜甜一笑:“夷则哥哥也要早点睡哦。”

“嗯,明天见。”

“明天见~”

沈曦的旃帐相隔不远,安顿好沈曦之后,沈夜照例坐在床头讲故事,见沈曦转悠着大眼睛不肯闭上,宠溺道:“怎么,还不困吗?”

“唔,有点困,只是哥哥的故事小曦都听腻了,小曦想听夷则哥哥讲故事,上次夷则哥哥讲到涿鹿之战就再也没有讲下去,黄帝和蚩尤,最后究竟谁赢了,哥哥知道吗?”

“……”

沈夜沉默了下来,没有开口,沈曦乖乖的等着,直到眼睛实在睁不开,迷迷糊糊的要睡着的时候,才听见沈夜状似呢喃的声音。

“黄帝和蚩尤最后谁都没赢也谁都没输,他们最终停止了战争,平分了中原,蚩尤部族和黄帝部族一起和平的生活在了一起。”

“真好……小曦喜欢……唔……这个结局……”

“小曦喜欢就好,睡吧。”

若有一天流月能够做到裔不谋夏,夷不乱华,俘不干盟,兵不逼好,或许……一念至此,沈夜心中不由嗤笑了一声,极目却是无尽怅然,真是听夏夷则念叨的次数多了,自己都忍不住开始幻想那个永远不可能出现的,没有战争,充满和平的未来。

 

沈夜回去的时候夏夷则正拿着他刚才放下的书简看得入神,书是烈山文译过来的《庄子》,沈夜刚才正看到《杂篇·说剑》。

“你的剑是庶人剑,诸侯剑,还是天子剑?”

没料到沈夜一开口就问书里东西,夏夷则愣了下随后一笑道:“我现在身边可没有剑。”

沈夜不置可否,吹熄了几案边的多枝灯,帐内一下昏黄了下来。

“天色已晚,没什么事就回去吧。”

将书简卷好放回几案上,夏夷则拿出了刚才与沈曦玩射覆的陶盆,问道:“刚才小曦没有猜出来,阿夜猜得出来吗?”

闻言沈夜也起了几分好奇,上前背着灯光打量着夏夷则牢牢扣着陶盆,道:“易经八卦之事我不曾射猎,你究竟放了什么东西?”

夏夷则低头一笑,翻开了盖着的陶盆,只见陶盆下是一个做工精细,小巧精致的锦囊,锦囊外形为相连的两尾鱼形,双面都绣着金色的锦鲤图案。

“这是?”

“这是母妃为我缝制的,在母妃家乡,孩子出生后父母便会去月老庙求一块月老牌,在孩子长大遇到心仪之人时,在月老牌上一面刻上爱慕之人的名字,另一面刻上誓词,塞到锦囊里赠送给对方。若是对方接受并回赠,就表示两情相悦,这段姻缘就成了,两人会一直佩戴互赠的锦囊。若是对方无意,则不会收下所赠的锦囊。休妻或者和离之时,也会将互赠的锦囊交换给对方。”

思及母妃,夏夷则神色一黯,若他没有记错,他的父皇身上从来没有佩戴过任何锦囊,敛了思绪,夏夷则看着沈夜继续道:“这个绣着锦鲤的锦囊我一直贴身携带着,今天我想送给阿夜,不知道阿夜肯不肯收下?”

看着夏夷则递过来的锦囊,沈夜迟迟没有伸手去接,直到夏夷则期待的目光一寸寸暗下去,正要收回之际,沈夜才开口道:“若是对方接受却没有回赠,又有什么意思?”

“如果对方收下了却没有回赠,要么不是同乡之人,要么……”

顿了顿,夏夷则微微一笑,颇有几分苦涩之意。

“对方纵使有意……”

“终究有缘无分,无法回应,是不是?”

“是。”

“如此,我收下了。”

“……”

手中的锦囊被沈夜接了过去,夏夷则却没有了前几日在月老牌上刻字时的甜蜜和期待,他和沈夜之间,一如沈夜所说,本不该有所奢望才是,终究还是太过感情用事了。

在心里哂笑着自己的天真,夏夷则收敛心绪,平静道:“我回去了。”

沈夜颔了颔首,目送夏夷则出去后,只觉得手里锦囊上绣着的锦鲤,两双鱼眼中满是嘲讽。

“呵。”

哑声一笑,沈夜打开了锦囊,月老牌一面用汉字刻着沈夜的名字,另一面刻了两句诗。

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

原来,夏夷则也是知道的,沈夜轻嗤了一声,重又将月老牌塞回锦囊,锁口后,扔到了一边。吹熄了所有的灯光,眼睛很快适应了黑暗,趁着帐外的火光,最终,沈夜还是把锦囊收到了袖子里。

第三章完



评论(25)
热度(28)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