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国庆贺文/夏紫微】山中(下完)

“巍巍矩木,山中永驻。

皎皎流月,光耀千古。

寂寂草芥,一岁荣枯。

赳赳其欲,永不餍足。

沉沉雾霭,罄竹难书。

昭昭天道,命魂相赎。”

流月珠再次落入山峰巨木的中心,闪耀出绿色的光芒,一如往昔的供给着天地精华,山中的蔼蔼沉雾,隔绝着惨淡天光。

又是一旬满月,沈夜温柔的凝视着熟睡的妹妹,如释重负的一笑,走出了沈府。

任何事都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天罚将至,重罪之身,焉何敢辞?

山中的道路晦暗难辨,皎洁的月色尽数被掩在雾霭之下,翳天蔽日,所有的雾气如有灵识一般萦绕在沈夜四周,越聚越浓,直到沈夜的身影已经无法看清,山中的迷雾渐消。

冰寒的法术割破了如茧的白雾,本该出山的夏夷则出现在了沈夜的身边,锋利的剑锋划破雾霭,清灵的法阵凝结而成,冰蓝色的光芒大盛,沈夜四周的白雾悉数覆到夏夷则周围。

“夷则!”

缓过神的沈夜想要阻止,却为时已晚,山中的雾气以更快的速度萦绕在夏夷则四周,月色倾泻而下,皎洁如练,山中的雾气消散殆尽,在夏夷则周身凝聚几近实体。

沈夜所能知道的法术都被隔绝在了雾壁之外,手中的链剑几不可察的的微微颤抖着,白雾全然不理会沈夜的心境,不过片刻,尽数侵入夏夷则的身体。

倒下的身体异常的湿冷冰寒,直让人魂魄都为之寒彻,沈夜僵硬的接住夏夷则的,无喜无悲,无爱无恨,双眼空洞一片,映着山中月下花草,朗朗乾坤。

蓦地,沈夜想起了夏夷则曾经跟他说过的一首词,一首与此时此景,此心此景毫不相干的一首词。

“去年元月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月时,花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他与他初逢的那个晚上就是上元之节,灯与花交相辉映,人面笑比灯火红。那时的夏夷则还叫李焱,是个从宫中偷跑出来备受宠爱的小皇子,和沈夜的相遇是因为了一盏兔子花灯,同时说出的灯谜让店家做了难,最后李焱故作大人姿态的让给了沈夜。

不过萍水之交,本该擦肩而过的两人莫名的纠缠在了一起。

第二次花灯会,第三年花灯会,第四年花灯会,第五年花灯会,第五年七夕节,第五年中秋节,第五年重阳节……

现在想来,沈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第一年是拗不过小曦的请求才在人间逗留到十五,之后的几年,他竟也一直跑到人间,呆上一个月,最后竟荒唐至更一年不曾回山中。

若不是父亲逝去,他或许已经留在了人界,看着李焱长大,伴着李焱垂老,奈何天意难测,行至此步,沈夜凄然一笑,万念尽歇。

“我带你回去。”

沈夜抱起夏夷则,踏着月色,行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山中其他的妖类驱逐殆尽,误入的凡人也不会再枉送了性命,族人也回到了百余年前的生活,幽居山中,与世隔绝。

沈夜突然想起来,他从未向夏夷则吐露过任何关于他的事情,无论是作为烈山族大祭司还是作为沈夜本人的喜好,从来都是夏夷则观察揣摩,却每每都能猜中。

沈夜又突然后悔让书生夏夷则进入书房了,不然他怎么会知道烈山族的上古典籍上的法术。

转念,沈夜又觉得先前太疏忽了,他应该亲自送夏夷则出山门,以他的敏锐程度,怎么可能中招。

有一搭没一搭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直到手中的人渐渐化为腐肉血水滴落到山路上,沈夜的表情才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拼命的想要阻止身体的腐败溃烂,却作徒劳。

当沈夜走回府邸的时候,旭阳东升,彻照山中,天地一派朗落,金黄的阳光镀在沈夜手中的白骨上,与沈夜一身深重的黑衣交相映衬。

沈夜只觉得天地俱静,心中空似无物。

“阿夜……”

华月红肿着双眼抱着沈曦愣在门前,沈夜的目光落在虚无之处,恍若未见。

“我带他回去。”

沈夜跨过门槛,有一瞬间的恍然,回去,能归何处去?

此心安处,故人已亡。

 

所谓大喜大悲,不外如是,沈夜看着床上本该是一具白骨的夏夷则,愣怔在地,完全无法说出一句话。

甘木之力,活死人,肉白骨。

“你!”

沈夜你了半天,最终却狠狠的抱住了夏夷则,一滴久悬未落的泪悄然滑下,滑落到夏夷则出生的白嫩肌肤之上,烧灼得夏夷则将沈夜抱的更紧。

“我早就说过,我找了你一百年,好不容易找到,怎能轻易放手。”

回应夏夷则的是一个缠绵而更为炽热的吻,不带任何情欲,只有诉不尽的情愫,是一百年前的交心,是一百年间的遗忘,是一个月前的踌躇,是一天前的绝望。

吻在不知不觉间变了味道,夏夷则双目噙着水光,刚重塑的肉体没有任何力气,微微一笑,夏夷则在沈夜耳边呢喃道:“阿夜再让我沾染一次气味如何?。”

“……”

见沈夜羞红了脸不为所动,夏夷则又调笑道:“看来书生到能享受到作为皇子和道士无法享受到的待遇呢。”

“……”

沈夜依旧没有开口,只用满是情欲的双眸狠狠瞪了夏夷则一眼,沾染气味的方式是最为原始的交媾,当时也是迫不得已,若是沈夜侵入夏夷则,人妖殊途,凡人不懂双修之法会有损寿命,无法沈夜只能自己主动,如今被夏夷则提出来,沈夜颇为羞恼的在夏夷则脖子上咬了一口。

“唔,我才重聚肉体,实在没有力气,而且,这火可是阿夜挑……唔。”

“闭嘴……再……再闭上眼。”

沈夜声音嘶哑的吼了夏夷则一声,夏夷则从善如流的闭上了眼,沈夜变出润滑的甘露,也闭上了眼,羞耻的像前几次那样拓宽自己的后穴。

温度不断的攀升,沈夜粗重的喘息吹到夏夷则裸露的肌肤上,引起一阵战栗,沈夜悄悄睁开一条缝,看了眼依旧双目紧闭的夏夷则,扶着夏夷则的肩缓缓地坐了下去。

END


QAQ大家,嗯,大家国庆过后也要快乐~

评论(18)
热度(34)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