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国庆贺文/夏紫微】山中(中)

山门甫一打开,沈夜就披着夜色走了出去,人间山色聚拢在黑翼下,不辨树影,山风徐徐,没有一望无际的白色迷雾,透着别样的漆黑与寒意。

无声的行走在山路上,远远几声鸦鸣响彻山中,平添几分鬼魅之意,作为猫妖,沈夜素有夜视之能,山路虽多坑洼木石,沈夜依旧步履沉稳,不疾不徐。

一根枯枝不起眼的横亘在山路上,沈夜突然停住了脚步。

“出来。”

低沉的声音不容抗拒,几道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本来空无一人的山路上,沈夜抬眼看向眼前的几人,在看清为首之人后,僵立在原地,良久才冷声道:“是你?”

“是我。”

夏夷则换上了一身白底青边的修身道服,手中执着三尺青锋,剑身泛出寒光,一眼便可看出绝非凡物,夏夷则身后站了三个人,一位女子巾帼戎装,手持长枪,另一位女子周身灵力充沛,裙裾飘然,还有一位男子身着天蓝色劲装,手持长剑,皆正戒备的看着沈夜。

“呵。”

前尘早已尽弃,他却没有放下,如今竟因同一张脸,引狼入室,委实可笑。

沈夜轻笑了一声,阖上眼连道三声好,再睁开时,眼中一片冷寂,幻出惯用的链剑,沈夜道:“一起上吧。”

夏夷则没有动手,反倒是收剑入鞘,向前走了几步。

“在下装作书生潜入山中实有苦衷,沈公子……”

“不必多言,一战便是。”

链剑劈空而来,夏夷则没有躲闪,只轻声的叫了一个名字,链剑就停在了心口处,道袍被劲风扫出一个破口。

“你……你刚才说什么?”

“阿夜。”

夏夷则温柔一笑。

“是我,李焱。”

“!”

沈夜怔在原地,直直的看向夏夷则,被刻意遗忘的记忆汹涌而来,让人猝不及防,不过片刻之后,沈夜恢复了镇定,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我与李焱相识百余年前,如今他怕是早已投胎转世,你到底有何目的?”

夏夷则又走上前一步,注视着沈夜,娓娓道来。

“一百年前,你突然说你要回乡成亲,与我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却不知我尾随你一路到了这附近,眼见你在山路上走着走着就不见了踪影。”

“事情过于蹊跷,我转道去太华山问清和真人,师尊查阅观中古籍,最后推测你可能是传说中的上古烈山猫妖一族,师尊说人妖殊途,劝我不如就此作罢,最后经不住我殷殷恳求之下,收我为徒。”

“修道之人寿数长久,若能修道成仙,更是无有穷尽。我在观中勤加修炼,虽然未得长生之法,但百年来容颜未改,近年我在这附近辗转,想要寻找入口,不想因缘际会,意外结识了他们三人。”

夏夷则侧过身,向沈夜介绍道:“这位是闻人羽,前来探查附近山民无故失踪案件,这位是乐无异,本来游山玩水,巧遇闻人后一起来帮忙,这位是阿阮,她……”

夏夷则看向阿阮,没有再说下去,阿阮娇羞的扭了扭身子,双手背在身后,颇有些羞涩道:“我是神女,是来探查魔物外逃一事的。”

“哦?”

“嗯~一百年前我察觉到有魔物侵入人界,但没过多久就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后来听说这附近一直有人无故失踪,就到了这里,然后就认识了他们,夷则说是在山中,你……能不能让我进去啊?”

“不能。”

“为什么啊?”

沈夜觑了阿阮一眼,转头看向夏夷则,冷声道:“你潜入山中,怕是早已调查清楚,不是吗?”

“这么说,附近失踪的那些人真的都是你杀的?!”

乐无异问道。

“没错,他们都死于我手。”

沈夜挑衅的看了后面像他怒目而视的闻人羽和乐无异一眼,扬剑再次道:“一起上吧。”

“你!原来真的都是你干的!”

手中的双枪被布满老茧的双手紧紧握住,闻人羽愤怒的看着沈夜,终究没有提枪上前,而是反手插入泥土之中。

“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没有什么不可以,弱肉强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铁则。”

“你!”

正要冲上去的乐无异被夏夷则拦了下来。

“够了,这些事情容后再议,现在当务之急是让阿夜把我们送到砺罂那里。”

“不可能。”

“他和砺罂根本就是狼狈为奸,你看他什么态度!”

“乐兄……”

“好吧好吧,我们听你的。”

“山中的事情我已经全部了解了,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计划,我们打算……”

“此事与你们无关,我对你们所谓的计划也没有兴趣,你们……”

“阿夜!”

“不想配合就算了,什么态度,我看……”

“夷则,这可……”

“都闭嘴!”

夏夷则喊了一声,微微带了点恼怒之意,缓了缓道:“闻人,无异,你们都别冲动。”

随后又转头沉静的看向沈夜,诚恳道:“至少听完我们的计划,你再拒绝不迟。”

 

迷雾渐浓,犹如鬼魅攀附在身体上,潮湿阴冷,沈夜和夏夷则一前一后走在山道上,山峰最高处,是一棵巨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

树下的府邸由远及近,不一会,沈夜和夏夷则就走到了门前,门口守卫的鼠妖畏缩着开了门,低着头不敢与沈夜对视,只是诧异的看了跟在沈夜身后的夏夷则一眼,在沈夜冰冷的目光中,没敢说什么,一同将夏夷则放了进去。

每月初一,沈夜都会来找砺罂,无须通报。

“呵呵,怎么,你终于舍得你的男宠了?”

客厅十分宽敞,上好的黄梨木椅上镂刻着上古的图腾,沈夜没等多久,砺罂就跨过门槛走了进来,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因为惊惧而躲在沈夜身后的夏夷则。

沈夜皱了皱眉眉,广袖一挥,地上便出现了三具人身,一男两女。

“美味啊,真是美味~”

砺罂俯下身一具具闻了过去,却没有急着吃,反倒是好奇地问道:“的确算是青壮,不过沈君带他过来是想干什么?”

砺罂直起身,指着依旧低着头因为害怕而颤栗的夏夷则。

“我想借流月珠一用,将他变成我烈山族人。”

“呵呵,沈君当真是用情至深。”

自从得到流月珠,砺罂对流月珠的用处也了解了不少,除却供应烈山族人天地精华,维持他们不饮不食而活,流月珠还能将凡人淬肉炼骨,脱胎成为烈山族人。

每月初一烈山族人前往人界,总少不了才子佳人的情爱故事,若是两情相悦,突破一切阻碍,也有人类随烈山族人进山,通过流月珠将其化为烈山族人,厮守终生。

“你借是不借?”

沈夜并不理会砺罂意味深长的目光,声音冷冽而倨傲,全然没有一点有求于他人的小心翼翼,砺罂像是习惯了一般不以为意,催动魔力让流月珠出现在了胸前。

将流月珠握入手中,砺罂笑道:“借,沈君开口,我怎么能推辞。只是……呵呵,这流月珠要是给了你,你趁机夺回流月珠,我岂不是得不偿失?”

沈夜挑了挑眉,看向砺罂,示意继续说下去。

“不如……”

砺罂凑近夏夷则闻了一通,继续道:“告诉我该怎么做,我来将他变成猫妖。”

见沈夜有些迟疑,砺罂又道:“我可还指望你多给我抓些青壮之人,不会伤害你的男宠的。”

“好。”

沈夜将烈山族法术详细告诉砺罂后就退到了一边,颇为担心的与夏夷则两两相望,砺罂怪笑了一声,用魔力包绕看上去惊惶无措夏夷则。

“呵呵,不用担心,这种小法术,我还是不成问题的。”

幽暗的客厅被流月珠银绿色的光芒笼罩,艰涩难懂的符咒从砺罂口中念出,化为黑色光芒从流月珠中流泻而出,环绕在双目紧闭的夏夷则周围,砺罂看了正聚精会神看着他们的沈夜一眼,正要一笑,变故陡升!

冰蓝色的剑气凌厉森寒,切断了所有流转的魔力,在砺罂还未来得及反应之前流月珠已经到了本是孱弱畏惧的的书生夏夷则手里。

“你!”

砺罂怒极,周身迸发出强烈的魔力,手中幻出的魔剑正要对着夏夷则穿胸而过之际,本在一边的沈夜突然出现在了两人中间,金色的护盾流转着充沛的灵力,流月珠不知何时已经转到了沈夜手里。

砺罂又惊又怒,转身欲走,身后原本了无生息的三具尸体却突然活了过来,属于神族的清灵之气从天灵盖盖下,红缨枪和寒剑伴着克魔的符咒可入身体,砺罂再无法维持形体,化为一团黑色的雾团。

阿阮手中聚起清灵的神力,袭向那团黑雾,乐无异、闻人羽、夏夷则和沈夜四人站于身后源源不断输送灵力。

“啊啊啊!”

在砺罂凄厉的惨叫声中,魔雾渐渐消弭,留下一颗泛着暗泽的猩红魔核。

五人脱力的收回灵力,虽然不过须臾时光,却已然将他们的灵力消耗殆尽。

“砺罂隶属魔族,这魔核我将会带往魔界,交由魔君处置。”

阿阮调息片刻后,将魔核封印后收了起来。

“嗯。”

沈夜点了点头,面色因为灵力流失过多而有些苍白,颇带倦意道:“既然已经成功了,你们赶在山门关闭之前下山吧。”

“什么吗,简直卸磨杀驴。”

乐无异嘀咕了一声,又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幸好成功了。”

“你的龟息偃甲没想到挺有用的嘛,居然真的瞒过去了。”

闻人羽调息几周天后,将一条带子从脖子上摘了下来,笑着拍了拍乐无异的肩。乐无异得意的也将自己脖子上的偃甲带拿下来,兴奋道:“我早就说过很有效的啊,这可是我师父谢衣谢大师研究出来的!因为是用偃甲做的,所以不管是神啊魔啊还是妖啊鬼啊,都不能闻出我们的生气!我师父可是个天才,可惜我还没研究透,等会,我再看看。”

“好了好了,我们下山再看吧,等会关了山门,可就要被关在这里一个月了。”

“啊!对哦,阿阮,夷则,你们调息好了吗?我们快走吧。”

“我好了,小叶子。夷则呢?”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尚坐在地上打坐的夏夷则,贸然阻断施行将尽的法术,虽然提前准备,但依旧无可避免的被反噬了。

夏夷则睁开眼,微微一笑。

“我无防,不过,我好不容易找到了阿夜,我想留下。”

“……”

感受到夏夷则投来的灼热视线,沈夜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冷声道:“山里不欢迎你,你和他们一起离开。”

“我找了你一百年,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我不会轻易放手,所以,阿夜,别想赶我走。”

夏夷则好像没看到沈夜不悦的神情,转身和三位同伴告别。

“快走吧,山门关了就真要关一个月了。”

“嗯,那我们先走啦,以后我们会来看你的。”

“好,那我……”

夏夷则的身体突然软软的倒了下去,站在他身后的沈夜接住了夏夷则的身体。

“你!你!你想干什么?”

乐无异莫名其妙的看向沈夜,熟料沈夜却将夏夷则交到了他怀里。

“带他离开。”

说完,沈夜走了出去,只留下一个脊背挺直的背影。

 


评论(8)
热度(23)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