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国庆贺文/夏紫微】山中(上)

“心诚怜,白发玄。情不怡,艳色媸。”

歌声缠绵幽婉,山路崎岖难行,山雾朦朦,长空如墨,夏夷则背着木头书箱,深一脚浅一脚。

更寒露重,寒蝉鸣泣,歌声断断续续,似远还近,夏夷则走到山腰,一座府邸出现在眼前,雕梁画栋,飞檐斗拱。

歌声是从府中传出来的。

夏夷则重新背好了书箱,走到门前,执起铜环轻叩。

“吱嘎”

开门的是位女子,一袭白底嫩黄对领襦裙,袖口绣着梨花,身姿娉婷,女子向夏夷则轻盈一福,羞涩道:“公子深夜敲门,不知所为何事?”

“在下是上京赶考的书生,于山中失路,见此处只有这一户人家,冒昧叨扰,不知可否借宿一晚,若唐突之处,还望姑娘见谅。”

“这……”女子似有为难之意,用手中团扇掩面,抬头瞥了夏夷则一眼又娇羞的低下头,“山中夜来多有猛兽出没,小女子孤身一人在此,本不该让公子进来,但若因此放任公子夜宿山中,小女子又委实不放心。”

跺了跺脚,似是下定决心一般,女子轻轻颔首,侧身让开了门。

“公子请进,公子明日早些离去便是。”

“多谢姑娘。”

夏夷则跟着女子走进了府中,府中十分静谧,确如女子所言只她一人居住,并无丫鬟小厮,女子带夏夷则来到了西厢,推开房门,女子止步门槛。

“公子今夜不妨宿在此处,小女子先行告辞。”

“姑娘请……便……”

夏夷则颔首致意,双眼与女子对视的刹那,瞬间失了神采,女子全然不见刚才的娇羞,褪下夏夷则身后厚重的书箱,挑起夏夷则的下巴,只见夏夷则的眼神痴痴地望着自己,恍若被夺了心魄。

引着夏夷则走进房内,女子粲然一笑,贴近夏夷则的双颊,吐气如兰,妩媚道:“公子还不动手?”

夏夷则目光仍就痴痴的胶着在女子身上,双手开始女子的衣衫,带子一解开,丝滑柔软的襦裙就落到了地上,露出绣着鸳鸯的红色肚兜,脱完了女子的衣衫,夏夷则又开始解自己的长袍。

两人赤裸着倒在床上,女子勾住夏夷则的脖子,正要舔咬,一阵似有若无的气味钻入鼻翼,女子瞬间花容失色,急忙将神志不清的夏夷则推开,惊道:“你!你是沈夜的人?!”

“……”

夏夷则神情迷离,仍就痴痴的看着女子,恍若未闻。恰在这时,关上的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沈夜黑着脸站在门口,沉声道:“既然知道是我的人,还不滚开。”

女子急忙跳下床,抓起地上的衣衫瞬间不见了踪影,沈夜拎起地上的书箱,收到袖中,缓步踱到床边,捡起地上的长袍,盖住夏夷则身体后,打横抱起夏夷则,施术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第二天夏夷则醒来的时候,只觉得通体舒畅,睁开眼睛,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沈夜的住所,沈夜坐在桌边,正神色不虞的看着他。

“醒了?”

“在下……在下怎么会……”

“哼!”重重的哼了一声,沈夜严厉道:“不是跟你说了不要乱跑,为什么偷跑出去?”

“在下……在下并未偷跑,只是叨扰了沈公子这么多日,着实不好意思再逗留下去,想来秋闱之期日近,想早日上路,不告而别只因昨日告辞之时,沈公子并不在家,在下急于赶路才像令妹辞行,在下……”

“够了!”

沈夜倏地站起身,缓了缓腰腿因突然站起而加剧的酸痛,不露声色的走到夏夷则面前,冷声道:“看来夏公子还没认清自己的处境。”

“在下的处境?”

夏夷则面露惊诧之色,转瞬警戒的看向沈夜,冷声问道:“沈公子这是何意?”

沈夜嗤笑了一声,贴近夏夷则的耳朵,一字一顿道:“这里是妖界。”

“!”

冷冷看着夏夷则面露惊骇之色,慌张的躲到床里的动作,沈夜直起身,冷笑道:“我劝你最好老实呆在这,想必你昨天也尝试过了,无论你怎么走,都走不出这座山。”

“我……你……”

夏夷则警惕的看着沈夜,靠在墙面上,颤声问道:“那……那你……你也是妖?”

沈夜嗤笑了一声,并未回答,转身离去。

夏夷则急忙叫住,问道:“等……等一会。”

见沈夜不解的回头看向自己,夏夷则鼓起勇气继续问道:“在下还能出去吗?”

“每月初一山门打开之时,我自会送你下山。”

“多……多谢。”

沈夜不置可否,注视夏夷则良久,才凉凉一笑,转身离去。

 

山中雾色朦胧,望月迷离,万籁俱静,山顶一颗巨树下建有一处府邸,丹楹刻桷,飞阁流丹,美轮美奂,山中所有妖类集聚于此,饮酒取乐,奏乐歌舞,谓之祭月。

砺罂斜倚在高台之上,欣赏着台下狐妖曼妙的舞姿,饮下手中酒盏中的琼浆,转头看向左手下正襟危坐的沈夜,似笑非笑道:“呵呵,看来这歌舞不合沈君的口味?”

沈夜连一个眼神都欠奉,自顾自的喝着杯中酒,恍若未闻。

砺罂也不恼,对于沈夜的态度早已习以为常,继续道:“听闻沈君新收了一个男宠,怎么没见沈君带他过来。”

沈夜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冷声道:“这与你无关。”

“沈君还真是冷淡,只是我已经有半个月没吃到新鲜的精元了,不知道沈君肯否割爱,让我一饱口福,呵呵。”

沈夜没有回答,冷冽的眼神射向砺罂,砺罂兀自笑着,把玩着手里晶莹剔透的酒盅,笑道:“呵呵,看来沈君不愿意啊,这可让我有点生气呢。”

“你想怎样?”

“呵呵,我不想怎样,只是有点饿了,想吃几只猫妖垫垫饥。”

“砺罂!”

沈夜压抑着怒火,道:“每月初一我都下山去帮你抓人,供你食用增长修为,你不要的得寸进尺,欺人太甚。”

“呵呵,沈君说得真好听。”

毫不掩饰眸中的狠戾,砺罂恨声道:“沈君送来的可都是些老弱病残,三四个的精元才抵一个壮年人,这就是沈君的诚意吗?”

“山下修仙门派众多,我想你也不愿引人耳目,老弱病残虽然精元不足,不过多为鳏寡孤独者,死了失踪了,才不会让人察觉,何况来日方长,你急什么。”

“呵呵,是吗?可我真的饿了,万一我饿极了,不小心把流月珠……”

“下个月我就送些青壮之人给你。”

黑袍广袖下的手紧紧握住,沈夜努力平复心中的怒意,他烈山一族,自古居于山中,靠吸食流月珠的精华为生,每月初一山门打开通往人间,以供族人前去游玩。

百年前不知作为魔物的砺罂如何寻觅到入山之法,夺去流月珠,并以此为要挟,逼迫沈夜一族每月为他寻来人类蚕食,此举有违烈山族与上古神祇订下不犯人间的盟约,必遭天谴,沈夜为一力扛下罪责,亲自前往人界为砺罂寻找食物。

“沈君的那个男宠……”

感受到沈夜毫不掩饰的冷意,砺罂笑着转口道:“呵呵,看来沈君对他情根深种,我就不夺人所好了。”

“我不胜酒力,先行回去了。”

不待砺罂同意,沈夜就甩袖离去,留下砺罂继续斜靠在椅背上,欣赏着他遣沈夜去招来的美艳妖姬。

 

回到自己的府邸,沈夜轻柔抱起为等候自己而在榻上睡迷糊的妹妹,靠在沈夜肩头,沈曦迷迷糊糊的问道:“是哥哥回来了吗?”

“嗯,小曦安心睡吧。”

“唔,哥哥,那个坏蛋什么时候才会走啊,小曦讨厌他。”

“快了,哥哥答应过小曦会把他赶走,就一定会把他赶走,小曦相信哥哥吗?”

“嗯!”

勉强睁开眼睛,沈曦大大的点了点头,困意上涌,沈曦安心的靠到沈夜肩上睡了过去。

“睡吧。”

轻轻地拍了拍妹妹的背,沈夜苦涩的一笑,抱着妹妹慢慢的走向卧室。山中雾色愈发浓重,天谴之日也越来越近,沈夜只能殊死一搏,在天前之际夺回流月珠,用法阵将自己与砺罂困住,同归于尽。

一切皆已安排妥当,沈夜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妹妹沈曦,烈山一族虽属猫妖,却与后世修炼成妖的猫类不同,虽然生下即为妖族,修行却十分缓慢,沈曦只有三百年的修为,对烈山族猫妖来说不过是人类孩童大小而已。

坐在床边为沈曦掖好被角,沈夜凝视着妹妹,轻声说道:“等到一切事了,我就送你到华月那去,到时候,忘了哥哥吧。”

纵有千般不舍,万般挂念,都只能消弭在雾霭蒙蒙的月色中。

走出沈曦的房间,沈夜转脚走向了夏夷则落榻之处,他的气味只能维持七日,如今七日已过,他必须再次让夏夷则沾染。

遇见夏夷则是个意外,那日山门打开,沈夜赶在黎明之前,山门关闭之时归来,却偶然看到一个书生不知从何处误入了山中,正抱着书箱睡在一颗松树下。

千百年来,也不是没有人类误入山中,砺罂未来之前,那些人大多在下月被消去记忆送出去,自砺罂来后,招来了不少其他妖类,误入者则多半被吸食精元而死。

沈夜本不想理会,可是看着夏夷则熟睡的背影,偏偏鬼使神差的上去叫醒了那书生,在夏夷则抬起头睡眼惺忪的看向他的时候,沈夜心下一颤。

一念错,便将夏夷则留了下来,甚至为了防止其他妖类在他不在之时趁虚而入,沈夜在夏夷则身上烙下了自己的气味。

房中亮着昏黄的灯光,夏夷则的身影被投射到窗上,正在看书。屈指轻叩木门,夏夷则开门的时候有些讶异,倒没了前几日的畏惧和防备。

“沈公子深夜前来,可有……”

未等夏夷则说完,沈夜就施了幻术,这与上次夏夷则所中摄魂术不同,并不伤身,沈夜将人推入门内,关上房门的同时,屋里的灯摇曳后熄灭,只剩下凄迷月光,照着雾霭沉沉的山中。


评论(13)
热度(32)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