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紫微】亡族(五)

QAQ我错了,今天自己打开(四)一看才发现复制的时候漏了一半,当时急着去抢洗澡位置,完全没注意!!!我也不知道该编辑(四)还是发个(五),从(一)到原本完整版的(四)应该是第一章,QAQ花了个大擦,这乌龙这乌龙这乌龙,我要不还是单独放出来吧,啊啊啊,反正这么多是第一章。你们就当我是放在一起的吧吧吧吧Orz


皎皎云中月,皑皑原上雪,天地共一色,万籁人不觉。从梦中惊醒之后,沈夜睡意全无,酒兴突起,去酒房拎了坛酒便提着行走在雪地里,漫无目的。

大雪初霁,圆月盈满,天地朗清,寒风消音,沈夜信步而行,雪漫过皮靴,浸湿裘衣大氅,在雪地上留下一行印记。一棵胡杨树突兀的映入眼帘,遒劲的树枝上落满了白雪,粗壮的树干投下一片阴影,沈夜驻足在胡杨树下,注视了良久,随后轻轻一跃,拂去枝上冰雪,靠坐了上去。

辛辣而冰凉的酒水从口中流入肚腑,灼升起让人眷恋的暖意,沈夜对月而饮,露出一抹极其浅淡的笑意,苍天怜顾,想来还有明月相伴,看来终不至于太过落寞。

“大祭司好雅兴,不知在下可有幸共饮?”

一道清朗的声线在树下响起,沈夜手一松,酒坛径直从树上掉了下去,夏夷则稳稳的接在怀中,仰头灌下一口,是寻常人家酿制的米酒,残存着苦涩之味,扫去横卧地面的胡杨树干上的冰雪,夏夷则也靠坐了下来,两人一上一下,一朝南,一朝北。

“好喝吗?”

“差强人意。”

夏夷则又仰头喝了一口,抬手将酒坛重新扔给沈夜,沈夜接住后也仰头灌了一口,确认道:“只是差强人意吗?比起未央宫麒麟殿中的琼浆玉露,怕是难以下咽才对。”

“如今身处胡地,自然比不得以前钟鸣鼎食。”

“我记得你们夏朝有个圣人说过‘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呵,夏朝当真是物饶丰富,地大物博。”沈夜似有几分醉意,低沉呕哑的语气中带着嘲讽,“苍天当真厚此薄彼,哪像我们流月,土地贫瘠,种不出稻米粟叶,连想喝一口这犹带苦涩的酒,都得用鲜血去抢。”

“……”

夏夷则没有接口,接住再次被扔下来的酒坛,闷声不吭的喝着,来流月一年多,他早已了解这片土地是多么的荒凉与贫瘠,哪怕是必需的盐,除去抢掠所得,都必须用真金白银去边境的黑市交易。然而,连能产出金银的矿脉,神祇都不曾赐予。

“我小的时候问过父亲,问他是不是神祇抛弃了我们,为什么让我们生活在这里,承受这么多的苦难。”沈夜望着明净的圆月,苍白的双颊透着不正常的血色,“你猜我父亲怎么回答的。”

“怎么回答的?”

“父亲骂了我一顿,然后让我背着弓箭和盐巴,把我扔在了草原上,他说,在我找到答案之前,不许回族里。”

“……”

举到唇边的酒坛重又被放到了膝上,夏夷则忍不住抬头看向沈夜,却只看到半个高大而宽阔的背影,映着身后一轮明月。

沈夜抓起旁边树枝上的冰雪,吃到嘴里,待冰冷的雪在口中化作水后,继续道:“我一个人在这片草原上生活了一年,你知道吗,别看这大雪寒冷砭骨,你把它堆起来,做个窝,里面却出人意料的暖和。渴了,捧一抔雪吃,是甜的,比我吃过……”

“你找到答案了吗?”

夏夷则出声打断了沈夜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夏夷则不想听下去,他一点都不想了解,一个孩子要怎样独自一人在这片草原上熬过一年,熬过这样漫长而又寒冷的冬天。

“找到了。”

说着,沈夜的眼神变得出奇的明亮,熠熠生辉,折射着皎洁的月光,“因为我们是苍鹰的子民,苍鹰在幼鹰小的时候,会将它扔下悬崖,让它学会飞翔。而我们烈山族人便是被神祇扔在这片土地上的孩子,让我们在这艰苦的绝境中,自志不移,砥砺前行。”

“我们不需要肥沃的土地,无尽的物产,苦难炼就我们刚健的体魄,顽强的毅力,坚韧的品质,我们血液中流淌着不屈的热血,我们是草原上骁勇的武士,是这片祖先留给我们的土地上的王!”

夏夷则维持着仰望的姿势,凝视着沈夜,对这个人,这个民族,肃然起敬,圣人尝言死于安乐生于忧患,然而比生于忧患更难的,是安于苦难,这一刻,夏夷则突然明白为什么汉族于这个民族对峙千百年,却始终无法将他们彻底打败。

对于苍鹰的信仰,让这个民族凶猛如鹰,坚不可摧,锐不可当。

酒坛中的酒不知不觉悉数喝尽,深夜的寒意被隔绝在米酒蒸腾起的热气中,哈出一口白气,夏夷则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问道:“大祭司为什么会和我说这些?”

低头和夏夷则目光相交,沈夜笑了笑,总不能说他知交零落,以至于这些埋在心底的话,除却他,再无人可与诉说?

“想说便说了,没有什么为什么。”

“……”

明明酒已经喝空,月也渐渐西移,夏夷则没有走,沈夜也没有动,夏夷则依旧靠坐在树下,朝着南面,沈夜则靠坐在树上,朝着北面,相坐无言。

旭日东升,朝霞妍丽,无垠草原,素裹银装,分外壮丽,两人就这样坐到了天明。

“天亮了。”

“是个好天气。”

第一章 完


我以后发完文一定看一遍TAT再次表达歉意T.T

评论(11)
热度(19)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