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紫微】谁与同俦

啊,终于把我想下手很久的很胖很胖的企鹅夜和很壮很壮的夷则鱼写了出来啦,你们说,我还有机会领一张我们村的夏紫微证吗?


在很久很久以前,南极冰冷的大地上有一只很胖很胖的企鹅夜,南极冰冷的海水里有一条很壮很壮的夷则鱼。

很胖很胖的企鹅夜在小的时候并不胖,有着少年企鹅纤瘦的身材,只是后来他有了一堆嗷嗷待哺的弟弟妹妹,他爹又不负责任的离开了他们。为生计所迫,企鹅夜不得不每天去捕捉很多很多的鱼,喂给弟弟妹妹吃,顺带着也就把自己喂的很胖很胖。

很壮很壮的夷则鱼在小的时候也不壮,有着少年鱼纤细的身材,只是他有两个十分不友好的哥哥,他爹又不管他们兄弟倾轧。为了保护自己,夷则鱼不得不每天加强锻炼体魄,今天挑战海豹,明天调戏企鹅,把自己游得很壮很壮。

夷则鱼和企鹅夜的初逢不但谈不上浪漫,甚至充满了敌意,那天的海水依旧冰冷刺骨,洁白的冰面泛着惨白的天光,夷则鱼照例游来游去,用自己很壮很壮的尾巴拍打着晶莹剔透的冰层边缘,让在上面的企鹅和海豹纷纷掉落到冰冷的海水里,然后在后面愤怒的追咬他,借此锻炼自己的肌肉。

那天夷则鱼意外地遇上了企鹅夜,那是唯一一只能追他追整整一天的企鹅,那是他唯一一次逃的十分狼狈,在追逐的过程中,夷则鱼觉得自己把心游跑了。

风有点大,就在很胖很胖的企鹅夜又一次走到冰面边缘打算下海捕鱼的时候,冰面下传来一阵熟悉的力量,冰面应力破裂,企鹅夜从崩裂的冰块缝隙中掉落到海水里。

落到水里的企鹅夜皱了皱眉尾分叉的双眉,冷冷的看了罪魁祸首一眼,没有去理会夷则鱼,转头去追捕其他的鱼。企鹅夜不是第一次被夷则鱼拍到水里,第一次他出于愤怒追了夷则鱼一天,导致他什么鱼都没抓到,他的弟弟妹妹不得不饿了一天,从那次以后,企鹅夜就再也不理会夷则鱼的挑衅。

夷则鱼晃了晃尾巴,对于企鹅夜的反映非常不满意,枉他特意等企鹅夜来了之后才拍冰面,但是由于习惯性面瘫,夷则鱼并没有把自己伐开心的情绪表现出来,夷则鱼只是又很无聊的赶在企鹅夜之前把他所有要追捕的鱼赶跑了。

夷则鱼希望企鹅夜来追自己,如果有一天这片冰冷的海洋中只剩下他一条鱼,他想他是愿意让企鹅夜吃掉自己的,可惜企鹅夜除了第一次之外,再也没有追过他,夷则鱼很伤心很伤心。

又是收获非常稀少的一天,企鹅夜觉得夷则鱼一定恨透了他,狠狠瞪了夷则鱼一眼,企鹅夜慢吞吞的爬上了冰面,自从夷则鱼找他麻烦之后,他能留给自己的只有几条鱼了,不过几天,企鹅夜就瘦了一圈。

隔着冰面送企鹅夜远去,夷则鱼忍住再次拍裂冰面的冲动,他觉得企鹅夜变瘦了,没有很胖很胖的时候可爱,夷则鱼不明白为什么企鹅夜不追他,他是这片海域最鲜美的鱼。夷则鱼很忧郁,游动的慢慢少了,身上的肌肉也慢慢地消失了。

企鹅夜一天天的消瘦下去,再也不是那只很胖很胖的企鹅夜了,夷则鱼也一天天的消瘦下去,再也不是那条很壮很壮的夷则鱼了。

幸而企鹅夜的弟弟妹妹都长大了,也不再需要企鹅夜一口口的喂养,又一次企鹅夜被夷则鱼拍到海里后,企鹅夜破天荒的游到了夷则鱼面前,开口问道:“你当真如此恨我?”

原本恹恹的夷则鱼睁大的湖蓝色的眼睛,完全愣住了,企鹅夜又游近了一点,接着道:“我是吃了很多条你的同族,你要想报仇的话,我们决斗吧。”

夷则鱼愣了好久,直到企鹅夜不耐烦的想游回岸上的时候,猝不及防的扑到了企鹅夜面前,在企鹅夜的尖喙即将落下的时候说道:“我喜欢你。”

企鹅夜觉得现在的生活有些不真实,每天不但没有熊弟熊妹需要喂养,而且每次下海捕鱼的时候,都有夷则鱼在旁边帮忙,捕鱼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起来,很快吃的很多的企鹅夜又变得很胖很胖,游的勤快的夷则鱼也变得很壮很壮。

从此,夷则鱼和企鹅夜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惜,好景不常在,突然有一天,企鹅夜告别了夷则鱼,他说他要到南极的另一端去看风景,夷则鱼想要和他一起去,被企鹅夜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夷则鱼不知道为什么,只能悄悄地在冰面下跟着企鹅夜游过大半个南极,南极的另一端风雪特别大,海水也特别特别冷,企鹅夜一路走来变得很瘦很瘦,夷则鱼却又壮了一圈。

企鹅夜回眺来路,在风雪中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他没有告诉夷则鱼,他生了病,自己不会好起来的病,他希望夷则鱼能继续好好的活下去。

夷则鱼眼睁睁的看着风雪渐渐掩埋企鹅夜的身体,不停的撞击着,拍打着更为厚实的冰面,百米,十米,一米,夷则鱼用尽最后的力气跳到了企鹅夜的身边,用仅剩下的体温,融化了覆盖在企鹅夜身上的冰雪,和企鹅夜一同葬在了南极的另一端。

冰雪在狂风中呼啸着下落,夷则鱼拍打出的水路很快又重新凝结起厚重的冰层,厚厚的积雪下再也看不见企鹅夜和夷则鱼的身体。

天地昏沉,似乎在无声诉说着一句话:种族不同,怎么谈恋爱。

 

夏夷则枕在沈夜的腿上,双颊绯红,双眸有些迷蒙。

“我不喜欢这个故事。”

“哦?”

“谁说种族不同,不能恋爱。生得同寝,死得同椁,复有何憾?”

说完,夏夷则放下了手里的酒盅,拉下了沈夜的头,亲吻着沈夜的嘴唇,沈夜难得顺从的闭上眼,放下了手里的童话书,也放弃了杀掉夏夷则的念头。

前尘因果,太虚鸿蒙,人妖殊途,情在非梦,微斯人,谁与同俦?


评论(17)
热度(22)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