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紫微】【中秋贺文】乘月践约

迟到的中秋贺文,感受到我满满的爱(yuan)意(nian)了吗?

庭院中的桂花树散发出的阵阵清香,夏夷则孤身立在树下,抬头,只见天穹万里,繁星灿烂,孤月盈满,恰又是一年中秋时节。

桂花树下放着一个小方桌,桌上焚着三根檀木香,供着一对红烛,一盘月饼,一盘苹果,一盘柿子,一盘红菱,一盘莲藕,江湖上侠名远播的江山孤客夏夷则,此刻正在祭月。

风吹动衣襟,夏夷则归然不动,他在等人,等一个践约之人,一个与他一起将这颗桂花树手植入土之时,与他相约待着桂树长大开出桂花便回来之人。

一同随桂花种下的,还有两坛好酒,夏夷则和那人亲手酿制的桂花酿。

月上中天,子时将近,秋风更甚,香气愈浓,剑倏然出鞘,锋芒凌厉,映着皎皎月辉,折射出慑人寒光。夏夷则灵巧的反手握住剑柄,凌空而起,借力桂树,跃上屋脊。

剑意森寒,剑影飘然,身影婆娑,身姿翩跹,刺,挑,撩,云,绞,截,扫,只见剑光流转,摄人心魄,行云流水,虚实难辨。

夏夷则在舞剑,刹那间,星月俱喑,天地为轻,六合八荒,只剩下利剑破空之声,只是,夏夷则的剑招并不完善,所有的剑招只有一半,他在等人,等那个践约之人,前来相和。

香燃烧到了底端,红烛即将泪尽,明月正中,恰好印在夏夷则身后,中秋将过,子时已近,庭院中仍未多出一人的身影。

夏夷则迅疾而飘逸的舞着剑,不疾不徐,君子一诺,五岳为轻,他信他,定能乘月践约。

最后的一截香灰落入白米中的时候,天地间多了一重剑声,屋脊上两个身影交错在一起,剑招一如悬在高天的圆月完整,一动一静,一轻一重,却意外的相得益彰,无可挑剔。

来人一袭黑袍,所持链剑有形无影,绕,卷,劈,穿,提,斩,点,恰好补上了夏夷则所有招式的漏缺,剑光辉映,彻照山河。

盈月悬在两人身后,月光倾泻而下,风携卷住丹桂的清香,夏夷则和来人犹如在月中舞剑,矫若游龙,翩若惊鸿。

舞尽,人现,来人正是恶名在外的流月城大祭司沈夜,素来冷漠疏离的夏夷则此刻露出了极尽温柔眷恋的笑容,璀璨如繁星的双眸凝视着沈夜,一眨不眨。

“你来了。”

“我来了。”

让人闻风丧胆的沈夜回以一笑,只这一笑,便让夏夷则眼中万物皆失了颜色。足下轻点,夏夷则身影一折,转瞬跃到了树下,剑气削土而下,不过须臾,埋下的两坛酒重见天日。

“给。”

夏夷则手中运气,拿起一坛酒飞送给沈夜,沈夜顺势揽酒入怀,两人同时拍开了泥封,一上一下,隔空相举。

“干!”

“干。”

清甜的桂花酿入肚,只一口,便让夏夷则双眸盈满了水光,再次腾空而起,夏夷则和沈夜并肩站在屋脊上,两两相望,寂寂无言。

墙外想起了打更声,三更声响,中秋已过,相视一笑,夏夷则再忍不住刻骨的思念,放下酒坛,将眼前乘月践约之人揽入怀中。

沈夜的酒坛沿着瓦片滚落到地,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突兀而惊心,一如他的人倒在夏夷则的怀里。

明月如皎,清风送爽,丹桂飘香,却掩盖不住沈夜身上浓重的血腥之气,夏夷则抱着沈夜坐到屋脊上,身后依旧是那轮盈月。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月兔空捣药,扶桑已成薪。白骨寂无言,青松岂知春。前后更叹息,浮荣何足珍。

沈夜前来践约之前,和魔教砺罂甫进行一场生死之战,鼎定胜局之时,砺罂垂死一搏,放出了他饲养已久的药兽小魈,药兽小魈发动“叫你们都不肯投喂我BE给你们看”的绝招,致沈夜重伤。

躺在夏夷则怀里,沈夜微笑着闭上了眼,幸而,终不负约。

END


评论(28)
热度(19)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