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紫微】亡族(一)

圣元帝二十三年夏,流月入辽西,杀太守。入渔阳,雁门,败都尉,杀略三千余人。入上谷,杀略吏民千余人,夺粮草千旦,布匹千绸,牛羊马者不胜数。

帝怒,命骠骑将军程安国出雁门,车骑将军李不识出云中,大败。流月乘胜再入雁门,至武泉,入上郡,取苑马,吏卒战死者两千人。

流月大祭司沈夜为书,使使遗帝曰:“流月久居北疆,其地苦寒,至秋冬维艰,困顿者甚。尝闻贵国富饶丰盛,礼尚和乐,善惠友邦,数至边境,挪借布匹粟米,仰陛下慷慨尔。夜感于心,慕中国礼仪,请皇子至流月,以助教化。”

是时,帝遣三子焱,赴流月为质子。以中大夫苏免为车骑将军屯飞狐,故廷尉令意为将军屯句注,将军周武屯北地,河内太守田厉为将军次细柳,宗正刘勇为将军次霸上,陶括为将军次棘门,以备流月。

——《夏书·圣元帝本纪》

 

烈山族居于北边,国号流月,随草畜牧而转移。其畜之所多则马,牛,羊,其奇畜则橐驼,驴,骡,駃騠,驒奚。逐水草迁徙,无城郭常居耕田之业,然各有分地。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则射狐菟,肉食。士力能弯弓,尽为甲骑。其俗,宽则随畜田猎禽兽为生业,急则人习战攻以侵伐,其天性也。

流月自十月入冬,次年三月解冻,杀气早降,半年尽覆霜雪。邻沙漠,少蔬果,自族长以下咸食畜肉,衣其皮革,被旃裘。

——《夏书·流月传》

 

李焱站在穹庐外,烈日当空直照而下,灼的人心魂具沸,垂在身侧的双拳紧紧的绞握衣袖,衣衫在路上早已被沙石割破,劲风刮在脸上生疼。李焱漆黑的双眼一片沉寂,任来人把自己的随从羁押带走,终究未发一言。

“哈哈哈,这就是夏朝送来的质子?”

一个魁梧粗犷的汉子穿着厚实的裘衣坐在高大的马上,扬起马鞭指着李焱对身后的同伴笑道:“你们看看这细皮嫩肉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女娃呢。”

汉子特意提高了音量,跟在后面的众人也纷纷哄笑出声,李焱手背上青筋暴起,眼神锐利的刺向汉子,咬紧牙关,转身就要回穹庐。

“果然是夏朝来的懦夫,你们看,他逃了,哈哈哈哈哈。”

嘲笑的声音比劲风更锋利,李焱霍然转身,死死的盯着为头的汉子,那汉子桀骜的眉眼露出几分惊奇,接着继续嘲笑道:“这小子还敢瞪我,就让我看看他有没有种。”

汉子利落的从身后拿起弓箭,话音还未落下,拉弓射箭一气呵成,直直射向了李焱的胯下。锋利的箭矢刺入旃帐里,插在李焱双腿间,李焱眼中怒火熊熊燃烧,紧握的双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终还是咬紧牙关忍了下来,今后这样的侮辱不计其数,只能忍!

汉子见状再次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你们看,夏朝的质子,就跟他们夏朝一样,没种。”

“啊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果然没种。”

恶意的嘲笑声此起彼伏,李焱只觉得日头晃得刺眼,恨不能将眼前飞扬跋扈的烈山族人厮杀殆尽,手摸向缠在腰间的软剑,最终还是放下了,他不能。

圣元帝育有三子,三子生母中数他母妃出身最为卑贱,又无外戚扶持,三子中他向来最不得宠,因此圣元帝才送他来着苦寒之地,以求和平。

他不能死在这里,他要活着回去,谋得皇位,权掌天下,再血今日之耻。

“你们在做什么?”

一道威严低沉的声线打破了刺耳的笑声,只见一个人逆光驱马而来,来人身形高大,穿着一身黑色的袍服,挂坠着纹络繁复的金色饰物,乌黑浓密的长卷发束在脑后,鬓前留下两缕小辫,面容冷峻刚硬,不怒自威,分叉的眉毛斜飞入鬓,眉宇间庄严肃穆,气势浑然天成,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位温婉的女子,汉子为首的一帮人见到他们后立马敛声下马,右手抚胸,弯腰行礼。

“见过大祭司,廉贞祭司。”

是沈夜,流月大祭司沈夜,挥军直逼长安,侵略边境,杀掠百姓,抢夺粮布,来书索要质子的沈夜!

李焱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国耻家恨,驱策的他恨不能立刻将沈夜斩于马下,将其头颅挂于长安城门上,以谢天下。

察觉到被箭矢射在穹庐上的少年恨极怒极的视线,沈夜轻蔑的笑了笑,就这点程度的愤恨,还不够入他的眼,直接忽略了李焱,冷冽的看向了刚才羞辱李焱的汉子。

“牛羊都清点完了?”

“请大祭司赎罪,属下这就去办,属下告退。”

刚才还嚣张不可一世的汉子面带惶恐,再次弯腰行礼,给人与他身材不符的畏缩之感。

“嗯,去吧。”

沈夜点头应允后,汉子一行人才低着头牵马走开。汉子离开后,沈夜却没有离开,转头仔细打量起了李焱,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身形瘦削,面容清俊,与这草原大漠格格不入。

说不定过不了几个月就受不住这苦寒之境死了,沈夜这么想着,驱马上前,用马鞭挑起了李焱的下颚,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焱暗地里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让疼痛压下自己汹涌的怒意,毫不畏惧的直视沈夜锐利的双眼,李焱一字一顿道:“夏、夷、则!”

“哦?”

沈夜轻笑了一声,就算他是烈山族人也知道夏朝天子姓李。

“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说出来吗?”

“华入夷则为夷,夷入夏则为夏,蛮夷之人,不配知道我的真名!”

“呵,我当你真有忍辱负重的胸襟,却不想还是意气用事。”

沈夜收回了马鞭,面带不屑,又道:“入夏则为夏,入夷则为夷,倒也有点意思,叫你夏夷则也无不可,华月,带他去找明川,我流月不养无用之人。”

“是。”

沈夜掉转马头策马而去,跟在他身后的女子下马走到夏夷则面前,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夏夷则胯下的箭矢,道:“明川他这个人向来如此,崇强凌弱,并非有意针对你,我带你去换身衣服吧,绵绸在这草原上过不了几天就会破的。”

“你是汉人?”

夏夷则拔下箭矢,有些惊讶,这个名叫华月的女子与他说的是汉语。

华月点了点头道:“我怕你听不懂才用汉话,你要是学会了烈山话,我们就用烈山话交流。”

“你是被他们俘虏来的?”

华月面色有一瞬间僵硬,看似不愿多言,语气有些冷凝道:“这个与你无关,等会我送你到明川那里,你跟着他一起牧马,他这个人熟了后不难相处,但愿你能跟着他学些本事,在这个大草原上,能活下去的,都是能武善射的勇士。”

“多谢提点,我知道了。”

万里苍穹,无垠草原,罡风劲烈,烈日炎灼,夏夷则换上黑色的狼裘,翻身上马,再过两个月,这一片草绿水清之地就将覆上茫茫白雪,无论条件如何艰苦,他无惧无畏。

总有一天,这要这千倾草原,万里山河,都为他所有,为他掌控!他要这流月俯首称臣,永绝边境之患!


PS:BE预警,文笔不够预警,战争权谋小学生预警,更新不定预警。

评论(18)
热度(27)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