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丽奴番外)

丽奴番外,╰(`□′)╯ 夹带夏沈私货

嘤嘤嘤再也不要写这一对了,写的我肝肠寸断,愁肠百结,不要不要的,谁说没脸没人权,脸丑没人权,看我给他们一个幸福的童话般的结局。

《自杀》正好一个月写完了,躺平。


夏夷则开学后忙碌了起来,沈夜因为请了半年假,所以较为空闲,一边带着妹妹玩,一边没事就去古剑大学串门。

天气渐渐变冷了,夏夷则才知道沈夜原来还有女红满级技能,围着沈夜亲手织的围巾,夏夷则整个人都洋溢着幸福的小泡泡,心里暖的不要不要的,换了白大褂都死活不愿意解下来,淡定的接受来自老师同学的各种不忍直视。

“夷则~~~~~”

一声娇吟从走廊传来,尾音绕梁三生犹不断绝,夏夷则第一次在围着围巾的时候被冻得抖了抖。

又是那个自恋型人格障碍患者,夏夷则在清和慈爱的目光中,一步三回头的迎向了来者,来者名叫玉怜,长相本属普通,但是扛不住玉怜诡异的审美,每次过来就诊都把自己化妆化的,嗯,一言难尽,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玉怜的声音,捏揉造作的让人三伏天都能抖上一抖,对了,玉怜还给自己取了一个乳名,曰:奴奴。

“夷则~~~奴奴来看你了,奴奴知道你被奴奴举世无双的容貌深深吸引,想要与奴奴结秦晋之好,双宿双飞~”

“终身大事,怎可轻忽?以姑娘之美貌,当配天下第一等伟丈夫,在下不过一介蝼蚁,如何能高攀姑娘?”

“唉~~~夷则不必自视过低,本来看你修眉俊目,面如玉冠,奴奴也心下欢喜,有心结亲,奈何奴奴美艳不可方物,身后追求者众,奴奴怕答应了夷则,要伤了那么多人的心啊~”

“姑娘明鉴,倘若因在下之故,连累姑娘明珠蒙尘,在下此生寝食难安。”

“如此说来,夷则不怨奴奴薄情?”

“在下岂敢埋怨姑娘,婚嫁之事,自是应当门当户对,姑娘美貌,实乃旷古绝今,令人见之忘俗。如此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绝代风姿,耀眼不容逼视,在下区区萤火之光,不敢与日月同辉,怎能让姑娘委屈自己。”

“真是贴心的人儿,让奴奴怎舍得~”

眼看着玉怜一脸泫然欲泣的想要靠近,夏夷则不动声色的后退了几步。

“姑娘还请止步,在下布衣之身,若是被他人看到,恐玷污了姑娘清誉。”

“夷则真是说的奴奴心里暖的紧,奴奴也知道全天下的女子都嫉妒奴奴的美貌,想要造谣诋毁奴奴,既然如此,奴奴下次再来看夷则~”

“如此,姑娘请。”

“夷则记得想奴奴哦~~奴奴也会念着夷则的~~~”

看到玉怜终于一步三回头的款步离开,清和在心理咨询室欣慰的喝了口酒,不愧是他的得意门生,这睁眼说瞎话的水平,简直突破天际。

夏夷则轻呼了一口气,正要往回走就看见沈夜似笑非笑的站在走廊边。

 

“哈哈哈哈哈。”

沈夜和夏夷则走到了古剑大学的一个湖边,终于憋不住大声笑了起来,夏夷则无奈的叹了口气。

“自恋型人格障碍,现在还没有疗效显著的治疗方案,我也没办法。”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

“小看了我什么?”

“看来先前的谎言,于夏先生来说,不过是小试牛刀啊。”

“阿夜……”

“呵。”

沈夜看夏夷则一脸无奈又忍不住促狭的笑了起来,夏夷则直接抱住了沈夜的腰,把下巴搁在沈夜肩上,挠起了痒痒。

“还笑不笑,嗯?还笑不笑。”

“嗯哈,哈哈哈,好了不要闹了,哈哈,我不笑就是了。”

这边两个人像是小情侣一般的打情骂俏,那边一颗柳树后面砺罂抓的一地树皮,嘤嘤嘤,居然不要脸的在一起了,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砺罂本是来做心理咨询的,结果一下车就看到了沈夜,悄悄尾随沈夜来到湖边,怎料看到了这让他崩溃的一幕,砺罂彻底死心了,沈夜这个负心薄情的男人,他不稀罕!哼!

砺罂再次泪奔而去,什么心理咨询,心都碎成一片片,如同着寒冷的秋叶飘零,怎还禁得住咨询。

情去有泪,缘来无声,就是这身姿娉婷的泪奔,让砺罂进入了玉怜的视线,哦~~天哪,那是多么可人的一位男子,多么的英俊,多么的伟岸,玉怜深深的被吸引了,她终于找到这世间能配得上她的男子了。

“公子留步~~”

砺罂听到了如同黄莺一般清脆,如同百灵一般甜美的声音在叫他,为了这宛转悠扬的声音他也不得不驻足,为她停留。

“公子?是在叫我吗?”

“我叫奴奴~~便是公子那刚才泪奔的刹那风情,恰似桂花不胜秋风的悲凉,深深打动了奴奴的心~~~”

“奴奴~~”

砺罂泪眼婆娑的看着玉怜,只觉得这世上再没有比她更美丽,更纯洁,更善良的人儿了,轻轻拭了拭眼角滑落的泪珠,砺罂哽咽道:“我叫砺罂,奴奴叫我丽丽就好。”

“丽丽~~~多么动听的名字,快告诉奴奴,是谁惹得你如此伤心垂泪。”

“不过是个负心薄情之人,嘤嘤嘤~”

“丽丽莫要伤心,不如就让奴奴来抚慰你受创的心灵~”

“奴奴,你真是小天使。”

砺罂和玉怜携手相伴而去,秋日晴空万里,秋风轻拂,似在诉说着这一段传世佳话。

END

评论(10)
热度(23)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