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8)

沈夜换好衣服到客厅的时候,夏夷则和沧溟、华月、谢衣三人都坐在沙发上,沧溟和华月对着夏夷则笑得意味深长,不知道正说着什么,看到他走过来就停了下来。

“阿夜来啦。”

沧溟笑得仪态端庄,看的沈夜心里一突,僵硬的点了点头,上次沧溟这样笑的时候,是董事会三个董事闹事被坑走股份的时候,仔细想了想,沈夜确定他近期没有得罪沧溟。

“沧溟,华月。”

“听说你生病了,我和华月特意请假过来看看,顺便给你买了点补品。”

沧溟笑得依旧温婉大方,内心却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沈夜简直太让他们失望了,这种辛苦养大的猪,还没拱到一棵白菜,就被别的猪拱了的感觉,让沧溟无比心塞。

“不用这么客气,只是发烧而已。”

“哦,发烧,而已,涂点,哦,清凉油就好了,你说是不是华月?”

“是啊,清热去火,居家旅行必备佳品。”

“……”

恨我!沈夜愤愤的想着,羞耻的恨不能钻到地底下去,他要和瞳友尽!夏夷则也瞬间红了脸,在谢衣若有所思的目光中尴尬的东瞧西看,反而是沈曦看到哥哥脸红的异常,担忧了起来。

“哥哥,你脸怎么那么红?是不是又烧起来了。”

“呃……哥哥没事,哥哥只是刚睡醒,所以脸有些红。”

“哦,刚睡醒所……”

“沧溟!”

看到沈夜有些急了,恼羞成怒的瞪着自己,沧溟从善如流的没有揭穿他拙劣至极的谎言,把手里的袋子抛了过去。

“嗯?”

沈夜接过袋子,里面装的全是书,拿起一本沈夜正想细看,看到封面后瞬间塞了回去,无视沈曦探究的目光,沈夜严肃了起来。

“这是什么?”

“补品。”

“精神补品。”

华月适时的补充了一句,毫不客气的在茶几上拿了个香蕉就啃了起来,还不忘问沈夜。

“要吗?排便通肠的。”

恨我!原来都恨我!

沈夜恨不能把手里的书全糊在几位好友的脸上,只觉得臊的厉害,转身就往房间里走。

“我有些晕,先去睡会,你们自便。”

“哥哥……”

“小曦不用着急,你哥哥只是不好意思。”

见沈曦想要跟上去看看,沧溟拉住沈曦坐了下来,四双眼睛默契的同时看向了夏夷则,夏夷则只觉得压力山大,正要开口被沈曦抢了先。

“听华月姐姐说,夷则哥哥和哥哥在一起了。”

“是的,小曦喜不喜欢夷则哥哥和哥哥在一起?”

“嗯。”

沈曦上下打量了夏夷则一会,重重的点了点头,学着长辈的口气道:“把哥哥托付给夷则哥哥,小曦很放心。”

“小曦放心就好。”

夏夷则笑了笑,悄悄抹了点汗,他隐隐觉得今天来者不善,果不其然,沈曦说完沧溟靠着兔子抱枕,敛了笑意,目光犀利,直看得夏夷则快笑不出了,沧溟才又笑了笑。

“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不多说了,从婆家一下子变成娘家,我和华月的心情有些微妙,简而言之,祝福你们。”

“谢谢。”

握住沧溟伸出的手,夏夷则真诚的一笑,华月也收起了捉狭的心思,认真道:“你们两个大男人,也不存在谁照顾谁,只希望你们能好好走下去,祝福你们。”

“谢谢。”

夏夷则一时之间有些受宠若惊,这种原本以为是来兴师问罪,结果一下子得到了丈母娘认可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就不多留了,公司里还有事,小曦就住回来吧,等阿夜身体好了,可别忘了还欠我们一顿饭。”

“忘不了,路上当心。”

“知道了,再见。”

“再见。”

关上门,夏夷则就感受到了谢衣一言难尽的目光。

“谢教授?”

谢衣沉默了良久,才下定决心一般的试探道:“师公?”

“……”

谢衣捂着碎了的三观牵走了沈曦,留下夏夷则脸一阵红一阵白,尴尬的不知所措。

难道他就真的那么像是下面的那个吗?

 

清和和逸清回国的时候已经快要开学了,见面的那天沈夜破天荒的把沈曦塞给了华月,从下午开始就坐立不安的走来走去,夏夷则强忍住笑意,把头埋在书里却是一行都没看进去,其实清和早已知晓和同意,但是看着沈夜为此紧张,夏夷则下意识的隐瞒了清和的态度。

清和于他而言如师如父,比起与他疏离的父亲李圣元,夏夷则更在乎清和的认可和祝福,这一点沈夜也清楚,正因如此沈夜才更加忐忑,毕竟老一辈对于他和夏夷则在一起,相对来说更难接受一些,而且夏夷则透漏出的信息,清和的态度有些晦暗不明。

今年夏天没热几天,入了秋温度不温不火的,今天天气也并不明朗,时阴时暗,时针一点点推向傍晚,沈夜换好西装走出卧室后,自顾自的这边拉拉那边扯扯,没注意到夏夷则好笑的神色。

“好久没穿了,你帮我看看有没有皱?”

“阿夜……”

“嗯?”

“穿西服是不是太正式了?”

“那……那我脱了,嗯,西装也显得老,你觉得我穿什么比较好?”

沈夜脱下西装,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夏夷则搭话,不解的看向夏夷则,只见夏夷则噙着笑意正看着他。

“……”

“哈哈。”

夏夷则见沈夜又不好意思了起来,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被沈夜瞪了一眼后,上去帮沈夜解下了领带,又顺手解了领口的一个扣子。

“这样就好。”

“真的?”

“真的,老师也是比较随性的人,不用那么讲究。”

两人靠的很近,夏夷则说话的热气都轻轻拂过沈夜的脸颊,沈夜微微向后退了一步,夏夷则欣赏完难得穿上白衬衣的沈夜后,带着阿夜无论穿白的还是黑的都很帅的痴汉感慨,直接拉着人出了门。

晚饭吃的很顺利,清和风趣潇洒,逸清古灵精怪,除却一开始知道夏夷则和沈夜在一起之后,逸清喷了半杯酒水的意外事故,晚饭的气氛异常融洽。

告别之际,清和又仔细叮咛嘱咐了一番,关怀备至,情真意切,沈夜都不免为之动容,有些歆羡,又只觉得无比温暖。

 

且不管逸清回去后如何在网上抒发自己被拆逆的心情,又如何哀叹自己的学弟太没出息没吃掉工科宅男反而被霸道总裁吃了。

沈夜和夏夷则都喝了点酒,原本要开车两人都没想喝,奈何说不过嗜酒如命的清和一个劲的劝,酒气氤氲,两人喝的双颊酡红,都解开了几颗扣子,又把袖子捋了上去,把车扔在酒店后,慢慢的走了起来。

“我说老师很平易近人的吧。”

“嗯。”

“现在我们也算互相见过亲朋了。”

夜色中,灯光微黄,来往路人并不多,夏夷则直接牵住了沈夜的手,十指相扣。

“已经没有后悔余地了,所以,阿夜。”

“嗯?唔”

轻浅一吻,沈夜和夏夷则默契的闭上了眼睛,温热的双唇相贴,不带任何其他旖旎心思,就这样静静听着对方的心跳,久久才分开。

夏夷则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沈夜已然明白,两双明亮而漆黑的眼眸相对,从对方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这一刻,语言苍白无用。

对视了片刻,沈夜笑了笑道:“几天没夜跑了,要不我们跑回去吧。”

“好。”

两人并肩跑着,不疾不徐,等到了小区的时候,身上已经出了一身薄汗,夏夷则去第一次夜跑买水的地方又买了两瓶水。

小区里的路早已被两人跑的烂熟,沈夜不解的看着夏夷则跑向另一个方向,正要询问却被夏夷则拉着一起跑了过去。

两人停在了一栋没有灯光的房子前面,沈夜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呃……”

夏夷则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然后打开了大门。

“我家,也是你家。”

“……”

沈夜无视了夏夷则的笑脸,瞬间冷下脸直接转身就走。

“阿夜,等等我,我不是有意隐瞒的。”

“我也没想到我们的房子会这么近。”

“先前不说是为了跟你睡一起。”

“不是,我是说……”

就在夏夷则快要说不下去的时候,沈夜停下了脚步,转身向夏夷则伸出了手。

“嗯?”

夏夷则愣了下,一时没反应过来沈夜什么意思,沈夜微微一笑。

“钥匙。”

END


评论(28)
热度(35)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