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7)

“腋测38.7摄氏度。”

瞳看着手里的温度计,将刻度甩到35摄氏度以下,重新放到装有75%酒精浓度的玻璃器皿中,面无表情的盯着沈夜和夏夷则看了一会,了然的转身洗手。

“扶他去里面。”

“好,要输液吗?”

夏夷则小心的扶起因为发热而有些晕眩的沈夜,被瞳刚才的几眼看的有些心虚,腋测38.7摄氏度,按照一般标准需要再加0.5摄氏度,属于高热范围。

“输液?”

站到烘干机下烘干手上的水渍,瞳用平板无波的语调扔下一个大雷。

“等我肛检完再说。”

“杠……检?”

夏夷则僵立在一边,沈夜本来因为头脑胀痛半眯着的眼睛瞬间睁开,不悦的看向正在戴乳胶手套瞳。

“我拒绝!”

“拒绝?”

瞳将戴好手套的双手放在肩部以下,腰部以上,两侧腋中线之间,眼神犀利的又看了眼因为测腋温而解开了胸口扣子的沈夜,黑色的衬衣下,白净的皮肤上,鲜红的吻痕异常明显。

“可以,那告诉我你们昨晚玩了些什么?”

“你……你说什么?”

沈夜颇为心虚的眼神躲闪,瞳不为所动,冷酷的分析道:“没有上呼吸道感染症状,所以不是普通的感冒,你的身体状况我有备案,存在其他致热因素可能性不大,从你露出的吻痕分析,你们昨晚有过性行为,而男性之间的性行为……”

瞳没有继续说下去,维持着面瘫,眼神依旧异常犀利的看向夏夷则,夏夷则虽有被戳破后的尴尬,不过想到现在找到病因才是关键,也就红着脸说了出来。

“昨晚……昨晚,我用错了润滑剂。”

“哦?”

“我用了清凉油。”

“……”

诊室诡异的陷入沉默后,夏夷则尴尬的开口打破了沉默。

“是过敏吗?”

“不是。”

瞳斩钉截铁的否认,笃定的语气不容置疑,内心严谨的分析了自己发生润滑剂给错对象行为的原因之后,瞳继续平静道:“男性之间的性行为发生后,特别是第一次性行为,在第二天受方出现不明原因的发热是正常现象。”

“……”

“……”

无视了沈夜和夏夷则绯红的双颊,瞳十分淡定的给了他们一瓶酒精和一包棉花。

“回去用酒精给他降温就好了。”

“不用肛检了吗?”

“不用。”

瞳脱下手上的手套,洗干净手上的滑石粉,在夏夷则和沈夜开门之际,喊住了夏夷则。

“这个给你。”

“这是?”

“润滑剂,在性行为发生初期,我不建议你们使用其他物品润滑。”

“……”

目送着夫夫二人离开,瞳淡定的靠在椅背上,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真是没想到,夏夷则深藏不漏,被吃的居然是阿夜,这种事情,不能只出乎他一个人的意料。

 

沈夜躺倒床上后就被夏夷则用酒精从头到脚的擦了个遍,酒精蒸发吸热,让沈夜舒服了不少,没过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夏夷则给沈夜掖好薄被,坐在床头看起了《当事人中心治疗》,翻了两页,夏夷则就看不下去了,想到乐无异又是红豆粥又是药膏的,懂得比他还多,自己的功课做的实在太过糟糕,可是网上的一些攻略又实在不靠谱,说清凉油、沐浴露都是十分常见,还有鸡蛋清、蜂蜜什么只要液状物体就可以简直坑爹!

夏夷则保证要是那个楼主在他面前,他保证不打死他!

没过几分钟,乐无异就把链接发了过来,说是昨晚他和谢衣两个人连夜搜索的资料都在这里,感觉很靠谱,夏夷则点开了链接,在寻找资料方面的检索能力,他向来比不过工科的。

《H后护理一百条,楼主教你如何打造一个好小攻。》

看了眼标题,夏夷则就开始认真的看了起来,没看几条夏夷则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版面,这个ID,怎么越看越熟悉。

红袖添香!

夏夷则差点跳了起来,这不就是上次他暗搓搓查资料的那个网站吗?这个ID不就是那个坑爹的楼主吗?

夏夷则正想怒而发帖指控楼主造谣,手指一划看到下面有个回复后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红袖大大你还在国外吗?什么时候更新《淫贼逸尘子》?卡H没人性,男神找到一个倾心的男子容易么!!!还有说好的心理医生和技术宅男的新坑呢?!”

电光火石之间,夏夷则严肃了起来,逸尘这个名字是他的网名,微博,QQ,微信全是这个名字,这篇文主角叫逸尘子,不会这么巧吧,返回一看,帖子是在写作素材版面发表的,而这又是一个BL小说论坛。

夏夷则觉得这种攻略如此之不靠谱也是可以谅解的,但是这个红袖添香,貌似有些可疑,退出写作素材版面,点进连载文区,《淫贼逸尘子》加粗加红的飘在首页,夏夷则手一抖,点了进去。

十分钟后夏夷则强作淡定的关了论坛网页,直接去淘宝买同性性知识的相关出版书籍,随后又不放心的给乐无异发了条短信,问他怎么会知道那个网站的。

“师父最近追的一篇文就在那边,名字好像叫什么《淫贼逸尘子》,然后我发现那里面有很多对,就是那什么的研究,怎么了?”

夏夷则思索了半天,才回了乐无异个没什么,一时也不知道该惊讶谢衣追BL文还是该怀疑那个红袖添香写的逸尘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写他。

要不问问老师?

夏夷则正要给清和发短信,突然想起红袖添香现在在国外,主角名叫逸尘子,逸尘子是私生子的设定,逸尘子和一个仙女般纯洁美好少女有过一段初恋,逸尘子现在喜欢的偃师是个技术宅,头顶有根呆毛,富甲天下,再加上心理医生和技术宅男的新坑……

“学姐,我想和你谈谈。”

收信人一改,夏夷则直接发送给了陪同清和一起出国的大她一届的学姐逸清,似乎他这位学姐的业余爱好就是写文。

逸清倒是落落大方的承认了《淫贼逸尘子》就是他写的,并且表示绝对不会弃坑,就算他要揭发他也决不投降。

其大义凛然之语气大有引颈受戮的豪迈,夏夷则抹了滴汗,想想估计等他们回国也得正式把沈夜介绍给他们,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沈夜睡了一觉出了身汗,周身都感觉舒服了不少,洗完澡已经接近下午三点了,沈夜重新躺回在他洗澡的时候,床单被子都被夏夷则换了的床上,正想再次睡过去,夏夷则端着碗粥进了门。

“饿了吗?”

沈夜靠坐了起来,原本烧的昏昏沉沉不觉得,现在温度退下去一点后倒真有些饿了,点了点头,沈夜接过粥碗慢慢的喝了起来,粥里放了蛋花也几粒咸肉,清爽可口。

“白粥没味道,不知道你喝不喝的惯。”

夏夷则接过空了的粥碗,把毛巾递过去让沈夜擦了擦手和嘴,沈夜看着夏夷则走出去的背影,微微的笑了笑,心里暖暖的也不知是因为粥还是因为人。

沈夜没能再睡过去,刚闭上眼就听到了沈曦的声音。

“哥哥,哥哥。”

“小曦。”

沈夜坐了起来,想要把扑倒床边的沈曦抱到怀里才发现沈曦早就已经长大了,犹记得母亲去世不久后,他也发过一场高烧,五岁的沈曦就是这样扑在床边,哭着叫着他哥哥,想要给他煮粥却差点把自己烫伤,昏昏沉沉的他只能勉强睁开眼睛却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握住妹妹的手,沈夜浅浅一笑,幸而一切都过去了。

“哥哥没事。”

“可是瞳叔叔说你发烧了。”

“现在哥哥烧已经退了,不信小曦摸摸。”

沈曦伸出手摸了摸沈夜的额头,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最后直接把自己的额头贴到了沈夜的额头上,才点了点头。

“嗯,哥哥烧退了。”

“小曦是华月姐姐送你回来的吗?”

“嗯,不过沧溟姐姐也来了,她们说哥哥病了来看看。”

“那小曦先出去,让哥哥换件衣服好不好。”

“好。”


评论(15)
热度(31)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