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6)

第二天夏夷则起床的时候,沈夜已经不在卧室了,四周乱扔的衣裤也都被收拾干净,床头柜上的清凉油也不知道放到了哪里,放着折叠整齐的干净衣服,想必是沈夜起来后帮他去楼上拿的。

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捂了十分钟,夏夷则才鼓起勇气穿衣洗漱,梳洗妥当后,夏夷则站在门前,想起昨天夜里自己干的荒唐事,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深吸一口气才打开房门。

沈夜背对着卧室,正靠在沙发上看报纸,夏夷则没敢去看沈夜,环顾四周没看到其他人,尴尬的低头问道:“无异和谢教授呢?”

“他们去买家具了,徒孙异特意为你做了红豆粥,就在电饭锅里,你趁热吃吧。”

沈夜的声音还有些沙哑,冷冷淡淡的听不出情绪,夏夷则心里更加发虚,缓步走到沙发边,忐忑道:“我……我……昨晚……”

沈夜放下报纸,面无表情的挑眉看向夏夷则,显然等待着夏夷则的下文,夏夷则索性闭上眼,握紧了拳头一口气说出了口。

“我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等会我就去仔细查阅相关资料。”

“……”

沈夜重新把视线放回报纸上,被夏夷则这么一说,不自在了起来,好半天才哦了一声作为回应。

“那……那个,你……没有不舒服吧?”

沈夜瞥了一眼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夏夷则,摇了摇头。

“快去喝粥吧。”

“嗯。”

夏夷则心不在焉的喝着粥,目光时不时看向沈夜,屋子里诡异的沉寂着,就在夏夷则快喝完的时候,乐无异和谢衣开门回来了,一进门乐无异一反常态的沉默着,反而是沈夜先开了口。

“东西都买好了?”

“嗯,家具无异托他哥都帮我们先前买好了,我们刚才也就去选一些常用电器。”

谢衣看了看沈夜又看了看夏夷则,温文尔雅的一笑,眼神中却露出戏谑之意。

“我和无异明天就搬回去了,不打扰师尊和师娘,啊,说错了,是师尊和夷则。”

“咳咳咳!”

一口红豆粥梗在喉咙口,夏夷则费了好大劲才没喷出来,不小心呛的直咳嗽,面色绯红的盯着手里的粥碗,。

“……”

沈夜挑了挑眉,没有接口,对于谢衣的熊性,他深有体会,师娘什么的绝对是故意的。

谢衣看了看沉默的两个主角,又看了看依旧震惊于两人关系而呆愣着的徒弟,继续自顾自的说着:“既然师尊和夷则已经确定关系了,什么时候请我和沧溟他们吃个饭?以贺师尊脱单。”

“这个?”

沈夜皱了皱眉,看向了已经喝完正要去洗碗的夏夷则。

“等夷则过来我们商量一下。”

“好啊,反正开学前我和无异都很空。”

“你的实验完成了?”

“嗯,我这次出国参加这个峰会,主要就是介绍我和无异的实验成果。”

“结果如何?”

 

这边沈夜和谢衣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着,乐无异异常难过的挪到了厨房,默默盯着夏夷则的背影。

“无异?”

甩干筷子上的水渍插到筷笼里,夏夷则转身就看到了乐无异,看上去似乎想要说什么又十分为难的样子。

“夷则……”

“什么事?”

“你和太师父……”

乐无异呆毛耷拢着,悲戚的神情中带着关怀,对上夏夷则不解的眼神后,一下子开了话匣子。

“夷则,昨天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一时之间没办法接受你和我太师傅在一起,真的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我,不过话说回来,夷则你说你怎么会喜欢上我太师父,他性格那么坏,啊,我居然在你面前说太师父的坏话,夷则你就当我刚才那句没说,但是我还是很奇怪你究竟为什么喜欢他啊,而且他还是个男的,呃,我不是说男的不能喜欢男的,昨天师父已经跟我说过了,主要是……”

“无异……”

夏夷则头痛的扶额,乐无异一受刺激就语无伦次的毛病看来是改不过来了。

“啊?”

“昨天的事情不怪你,原本我也想和阿夜说清楚,至于我为什么喜欢阿夜。”

夏夷则笑了笑,目光穿过餐厅,落到正和谢衣说着什么的沈夜身上,眼中是从未有过的温柔,淡淡道:“你现在不懂,但是将来遇到了你爱的那个人你就会明白,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他。有时候觉得他很可爱,有时候又觉得他很帅气,有时候觉得他很敏锐,有时候又觉得他呆呆的。”

“可……可爱?!”

乐无异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像看怪物一样的看向夏夷则,察觉出夏夷则眼中的笑意,凌乱的把本就散乱的短发揉得更乱了。

“他高兴地时候我也会高兴,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觉得很安心也很平静,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会想他,会特别留心他的一些小习惯和喜好。”

夏夷则拍了拍乐无异的肩,没有再说下去。

“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能确定,我爱他。”

“好……好吧,夷则你喜欢就好,反正对这种事情我也不懂。”

乐无异抿了抿嘴,露出一个如释重负一般的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药膏塞到了夏夷则手里。

“这是什么?”

“嗯……啊……那个……”

乐无异尴尬的再次挠了挠头,脸红着问道:“早上我特意给你熬的红豆粥你喝了吗?”

“喝了,很好喝,谢谢。”

“不……不客气,那什么,红豆粥是饮食调养,这个……这个送你外敷,我……我先上去整理下东西。”

说完乐无异就满脸通红的落荒而逃,夏夷则不解的翻过药膏的背面,详细看了注明的适应症和使用说明,看完后夏夷则整个人都囧了起来。

难道他就那么像是下面的吗?又是师娘又是送药膏的,夏夷则哭笑不得的想着,不过这药膏阿夜正好用得着,红豆粥是饮食调养的话,下次他也可以给阿夜做。

 

“谢教授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夏夷则擦干手后也走了过来,听到沈夜正和谢衣商量去哪儿吃,吃什么,顺口接了话。

“好久没吃海鲜了,不如我们吃海鲜。”

“可以。”

沈夜点了点头,神情看上去有些疲惫,手里的报纸已经折好了被放在了一边,夏夷则坐到了沈夜边上,自然而然的将沈夜的手握到了手里。

“我正好知道一家酒店,做的海鲜味道挺不错的,日子定一下我去预定……”

沈夜的手凉的异常,夏夷则话没说完就将手背贴到了沈夜额头,不同于手掌的冰冷,额头热的发烫,沈夜发烧了。

“你发烧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沈夜拂落了夏夷则的手,捏了捏有些胀痛的眉间,摇了摇头。

“无妨。”

“一定要去看看,走。”

将沈夜拉起来,夏夷则无视了沈夜不赞同的目光,天知道是不是由于昨天晚上清凉油的关系,还是去检查一下比较安心。

“真的不用了,我去睡一觉就好。”

“不行,我不放心。”

“师尊,我也觉得去看看比较好,我联系一下瞳。”

谢衣担忧的看向沈夜,刚才沈夜的神情就不是很精神,他只当是沈夜没睡好,没想到居然发烧了。

“又不是什么大毛病,估计昨晚冻着了,谢衣,把电话挂了。”

“已经通了,喂,瞳吗?嗯,我回来了。师尊他发烧了。好。”

挂了电话,谢衣笑着耸了耸肩,哄道:“师尊不要闹别扭,瞳说他等你们过去。”

沈夜瞬间脸就黑了,瞪了谢衣一眼。

“逆徒。”

“好啦,夷则你认识路吗?”

“嗯,上次瞳给过我他的名片,上面有地址。”

“那师尊就拜托你了,等会给我来个电话,需要输液的话我和无异给你们送饭。”

“好。”

出了门,因为刺眼的阳光,沈夜闭了闭眼睛,不悦的皱起了眉。

“我真的没事。”

“有事没事看过医生才知道,我怕昨晚的清凉油出问题。”

对上夏夷则担忧的目光,沈夜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妥协道:“那走吧。”


评论(17)
热度(30)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