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3)

“你同意了?”

“是。”

沈夜笑着回视有些惊喜的夏夷则,也不顾两人刚跑完步大汗淋漓,直接贴上了夏夷则的唇,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就在沈夜想要离开的时候,夏夷则伸手按住沈夜的头,加深了刚才的那一吻。

分开后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借住黑夜的掩饰着面色的绯红,或许是因为天气过于炎热,或许刚刚运动过,两人都觉得浑身滚烫了起来。

“回家吧。”

“好。”

“嘤嘤嘤……”

在两人不远处的绿化带里砺罂捂着沈夜给他的毛巾哭的更厉害了,砺罂自小患有性别认同障碍,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娇柔的女子,此刻表白被拒,只觉心如刀绞,羞愧难当,对沈夜不免生出几分恨意,可是一看到手中的毛巾,又觉得沈夜细致体贴,绝不是薄情之人。

一定是旁边那个男人的错!

砺罂恨恨的想着,又是泣涕涟涟,哽咽着将已染上鲜血的白色毛巾放在胸口,这是沈夜给他的第一份礼物,他一定要收好。

回到家夏夷则和沈夜都去洗了澡,夏夷则换上睡衣,内心不免有些忐忑,踌躇在走廊中,一时不知道该不该下去。

沈夜洗完了澡穿着印有流氓兔的睡衣,坐在黑暗的客厅里,内心同样十分纠结,一时不知道该不该上去。

来回走了好多圈,夏夷则都没鼓起勇气走到楼梯口,沈夜才刚同意,虽然两人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但是就这么睡一起似乎不太妥当,说服完自己后夏夷则躺倒床上后辗转反侧,像做贼一般打开了手机,悄悄度娘起了男男的做爱方式。

沈夜回到卧室,关了灯,借住窗帘未能遮住的灯光,悄悄的把瞳塞给他的润滑剂拿了出来,然后又像是做贼一般塞回了床头柜的最底层,这才刚开始谈恋爱,欲速则不达,沈夜努力说服着自己,却还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早上两人的精神都有些萎靡,格斗一教一学中,两人都燥热了起来,沈夜电话响起的时候,夏夷则不知何时把沈夜压在了武术地毯上,两人激烈的拥吻着。

“喂?”

沈夜擦了擦嘴角流下的口水,示意夏夷则起身,自己也坐了起来,拿起一旁的手机按下接听键。

“我和夷则马上来接你们,机场是?”

“知道了,你们在哪边等我们?”

“行。”

挂上电话,沈夜转头向夏夷则解释道:“谢衣和徒孙异回来了,让我去接一下,你也一起去吧。”

“好。”

夏夷则点了点头,像是想起什么又问道:“徒孙异是指乐无异?”

“呵,小时候谢衣一直叫我师尊什么的,本来只是玩闹之语,没想到他叫了那么多年都没改,后来乐无异考上谢衣的研究生,算是谢衣的半个徒弟,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当了太师父,他也就成了徒孙。”

“倒也有趣。”

夏夷则微微一笑,想来他和沈夜的这段缘分,也是从乐无异那一声我太师父他想自杀开始的,若不是这份阴差阳错,他估计是没有机会见到沈夜了,如今谢衣和乐无异回来了,夏夷则决定今晚和沈夜说清楚一些事情。

“他们行李都在这里,公寓炸了虽然装修好了,不过很多东西都得重新买,估计要在我这住几天。”

“嗯。”

夏夷则点了点头,只见沈夜站在门口背对着他,又道:“本来他们两住在楼上,离开的时候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到了第二间客房,现在估计没办法住,能不能……”

“什么?”

“咳,能不能麻烦你晚上跟我一个房间,我打地铺,你的房间让给他们师徒两个,让徒孙异也打个地铺凑合几晚。”

“求之不得。”

听出夏夷则语气中不加掩饰的笑意,沈夜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那走吧,他们估计等久了。”

 

接到谢衣和乐无异两个人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四人顺道去餐馆解决了午饭,然后又去买了菜才回家。

“喵了个咪,夷则你和我太师父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乐无异目瞪口呆的看着沈夜和夏夷则默契的在厨房忙碌,自己竟然插不上手,在这之前可是只要有他在,沈夜就从来不下厨的。

“忘了跟你们说了,现在阿夜是我男朋友。”

“什么?!!”

乐无异惊讶的叫了起来,像是见鬼一样的看着沈夜和夏夷则,显然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么大的信息量。

“他是你男朋友?!!”

“怎么,你对此事有何臧否?”

沈夜挑起一边眉,接过夏夷则洗好的茭白切了起来,还不忘挑衅的看呆愣在厨房门口的乐无异一眼。

“当然有!必须有!夷则你是不是被我太师父强……”

“啪!”

“啊!好痛!师父你打我干嘛!”

谢衣温和的对着沈夜和夏夷则一笑,手里的钢化玻璃毫不留情的拍到乐无异头上,心里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他怎么就收了这么个没眼力的徒弟,从现下的情形看,怎么也不像是师尊强迫或者强奸的后果啊。

“恭喜恭喜,我先把无异牵走了,你们慢慢做菜。”

“谢教授。”

“诶?”

“我刚才把房间收拾了一下,委屈你和无异住一间房,等明天再收拾另一间吧。”

“嗯,好,不过我们住了,你住哪?”

谢衣十分淡定的接受了夏夷则主人般的语气,这可是将来要成为他师母的男人!

“我和阿夜住一间就好了。”

夏夷则在谢衣所有所思的目光中有些脸红的专注切着手里的肉,沈夜炒着菜,侧身对谢衣道:“没事就出去,别在厨房添乱。”

“是,师尊。”

谢衣在沈夜转过身后向夏夷则别有深意的眨了眨眼,然后拽着明显呆了的乐无异回到了客厅。

“师父,他们居然在一起了!”

“我知道。”

“咦,什么时候。”

“刚才夷则不是说了吗。”

“啊,等等等会,你叫夷则什么?”

“他都已经是师尊的男朋友了,我自然要叫的亲切些。”

“喵了个咪……”

乐无异更加目瞪口呆的看着十分自然就接受了这件事还笑得人畜无害的师父,觉得自己的大脑完全无法进行思考。

“可……可是他们都是男的!”

“作为工科男,你居然会为这种事情惊讶?”

谢衣也显得很诧异,不解的看向乐无异,作为注孤生的工科男,内部消化不是常有的事吗?唉,他果然收了一个傻徒儿。

“我……那什么……太师父和夷则……”

谢衣再次在心底无奈的叹了口气,留下呆愣的徒弟坐在沙发上重塑三观,默默的收拾起了行李,他才出差一个多月,师尊就和别人就同房了,恋爱速率果然羡慕不来,突然好想烧,怎么办?

晚饭的餐桌上,沈夜和夏夷则正在恩恩爱爱的互相投喂,谢衣受国外餐饮荼毒一个多月后正在风卷残云,只有乐无异内心纠结成一团,根本无法接受自己的好基友和难搞的太师父在一起的事实,呆呆的吃着白饭,连菜都忘了夹。

“不对啊!”

乐无异突然大声喊了起来,成功吸引其他三人的目光后,疑惑的看向沈夜。

“太师父你不是想自杀吗?怎么和夷则在一起了?”

“嘶,师傅你别踩我啊。”

谢衣啃着嘴里吃完一半的鸡翅,绝望的闭上了眼,乐无异今天一定机油进脑了,等会要好好给他洗洗。

“我想自杀?”

沈夜放下碗筷,眯着眼看向乐无异,声音低沉丝滑,带着危险。夏夷则也放下了筷子,对于这件事弄清楚也好,虽然他大抵能确定沈夜没有自杀的倾向,但是再确认一遍更加保险。

“谁跟你说我想自杀?”

“可……你,你不是立了遗嘱?”

“最近飞机事故较多,我经常飞来飞去,未雨绸缪有何不可?”

“那……那你干嘛没事请半年假?”

“我做事从来不需要所谓的理由,想休假便休假了,与你何干?”

“你!!”

夏夷则现在总算明白乐无异为什么对沈夜意见那么大了,不过逗乐无异的沈夜还是蛮可爱蛮可爱的。

“阿夜的妹妹回国了,阿夜请假是为了照顾妹妹?”

“啊!那他没事吃一点点,大半夜不睡觉一个人坐客厅干嘛?”

“这个嘛……”

夏夷则看向沈夜,只见沈夜狠狠瞪了他一眼,大有你敢说出来试试的意思,不由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也是有理由的,不过无异你不必知道。”

“啊啊啊!夷则你被太师父带坏了!”

乐无异头痛的抓了抓头发,呆毛翘的更厉害了,怒视沈夜道:“早知道你不想自杀,我就不会让夷则搬过来陪你了,你根本不需要心理治疗,啊啊啊,这样夷则也不会遭你毒手了。”

“让夷则搬来陪我?心理治疗?”

沈夜一下抓住了重点,眼神锐利的看向夏夷则,隐隐察觉到有些不对劲。

“你不是因为没钱租住,无异的公寓又炸了,才来借宿的吗?”


评论(10)
热度(33)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