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2)

等他们回去的时候,沈曦不知在什么时候也加入了牌局,四个人不顾形象的玩的正酣畅,沧溟出了一张牌后,瞄了沈夜一眼。

“我们吃完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还不忘捻起身边的一颗葡萄塞到嘴里。

“……”

面对地毯上被吃的狼藉的食物,夏夷则和沈夜面面相觑,认命的整理了吃空的便当盒,将垃圾收到塑料袋里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由于刚才攀爬了岩石,两手灰的两人又去卫生间洗了个手,收拾妥当后,沈夜无奈的发现真的没什么吃的剩下了,早上他做的焗油鸡翅,寿司,纯蛋吐司,萝卜丝饼,春卷,水果沙拉全都不见了,只剩下刚扔掉的鸡骨头和留有些许汤渍的便当盒,华月带的水果也都被吃的只剩下核和皮,同样也被扔到了垃圾桶。

“我上来的时候看到下面有家餐馆,我去打包两份快餐,你要吃什么?”

“不用。”

“嗯?”

“刚才地方不够,我没有把吃的都拿出来。”

夏夷则转身从自己背着的旅行包里又拿出了两个保温盒,看了看后将其中一个递了过去,沈夜接过盒子,一打开,只觉心脏像是被击中了一枪。

盒子中是一份盖浇饭,一个荷包蛋被煎成圆圆的猫头形状,用烧烤酱在上面画出了两只眼睛,胡萝卜被切成猫耳朵的形状,海带丝点缀成猫鼻子和胡须,番茄酱画了一张小嘴,黑胡椒牛排做成猫的身体,中间抱着好几颗由番茄切成的爱心。

“谢……谢。”

沈夜拿起筷子有些不舍得动手,脸微微有点红,越看越觉得饭上的猫咪可爱的不得了,他起床的时候看夏夷则在厨房忙碌,只当是做早饭,原来是在准备这份爱心便当。

“你……你喜欢就好。”

“我很喜欢。”

夏夷则吃着自己的那一份,也有点脸红,这还是他第一次做这么小女生的事情,原本是打算给沈夜饭盒的时候再表白,一路上被沈夜刺激的一个没忍住,不过沈夜喜欢就好。

“哦~我的眼睛。”

华月探过头,看清楚沈夜手里的便当后夸张的捂住了眼睛,连连喊疼,瞳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四副太阳镜,一人一副带了起来,连沈曦都没放过。

“爱心便当,怪不得藏得那么好,夷则,这你就不地道了,我们没有爱心便当也就算了,普通便当都不给一份?”

沧溟拉长了声调,说的意味深长,眼神不停地在沈夜和夏夷则之间打转,沈曦不解的推了推被瞳强制带上的太阳镜。

“咳。”

夏夷则佯咳了一声,解释道:“阿夜不爱吃面包之类的,所以……”

“哦~所以特意准备的啊。”

华月也意味深长的接了口,促狭的看着面色更红的两人,沈曦看出哥哥的窘迫,适时的出声缓解了两人的尴尬。

“华月姐姐,到你了。”

“哦,黄七。”

“黄三,看来今天看不到做媒了,后生可畏,下手够快。”

瞳甩出一张牌,隔着墨镜给了夏夷则一个赞赏的眼神。

“……”

“……”

“过,好啦,好啦,我们还是安心打牌吧,反正也没我们的份,再说下去阿夜估计就更舍不得吃了。”

夏夷则和沈夜尴尬的坐到一边默默的吃着午饭,在三人你一言我一语中,只觉得整个人都烫了起来。

 

下午在草地上睡了一觉,又打了半天牌,野餐就那么结束了,临走的时候华月以保护沈曦眼睛为由,把沈曦接到了她和沧溟的家。

送华月三人离开后,瞳神秘兮兮的把沈夜叫到一边,往沈夜的西裤里塞了一个玻璃瓶。

“这是水溶性的润滑剂,我特意为你提炼的,安全无刺激性,效果绝佳,无副作用。”

“……”

“用完了跟我说,我那还有。”

拍了怕沈夜的肩,瞳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绝尘而去,说不出的潇洒,留下凌乱的沈夜只觉得口袋里的玻璃瓶硌得慌。

这都什么跟什么!

沈夜和夏夷则将东西放到后备厢,回到家后,沈夜难得没跟夏夷则客气,让夏夷则去清洗餐具,自己先回房间洗澡。

脱下了黑色的衬衫,沈夜掏出瞳给的玻璃瓶,又是一阵羞耻感,以前当雇佣兵的时候,很多战友会互相慰藉,对于这种事情他并不陌生,但是他从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回想起夏夷则刚住进来那晚的景象,沈夜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身体都燥热了起来,急忙将玻璃瓶塞到床头柜最下一层的最里面,还用其他东西遮盖住。

磨磨蹭蹭洗完澡换上衣服走出房门的时候,夏夷则已经连晚饭都做好了,见沈夜脸色绯红,关心的问道:“又晒晕了吗?等会晚上我再给你揉揉。”

“啊,没有,不,不用。”

“阿夜这是拒绝我吗?”

“不……不是。”

“那我先去洗个澡,晚饭做好了,你要饿了可以先吃。”

“我等你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沈夜只觉得现在面对夏夷则比他刚搬进来的时候还要尴尬,明明刚洗完澡,又是一身汗。

除却沈夜的不自在,两人的生活好像又回到了沈曦回来之前,吃过晚饭一起洗碗收拾,然后一起坐在沙发上,夏夷则看书,沈夜看电视,或者和沈曦煲电话粥,然后再一起出去夜跑,洗完澡睡觉,第二天早上沈夜教夏夷则格斗,一起买菜做饭,下午沈夜看看报纸,打扫到扫为生,夏夷则看书,只是同样气氛,莫名多了几分暧昧。

 

八月下旬的夜晚,依旧十分炎热不见丝毫凉爽,路边的树叶不见丝毫摆动,天空一轮弯钩,被路灯夺去了光芒,夏夷则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继续和沈夜跑了起来,经过一个多月的锻炼,他也能气不喘的绕着小区跑上三圈。

路过上次停电的停车场,沈夜停下来喝口水,一个人影忽然从停车场向沈夜冲了出来,夏夷则眼明手快,在来者的手快要抓住沈夜的时候,快准狠的直接一个过肩摔。

“啪!”

男人再次脸着地趴在了地上。

“谁……谁他么袭击劳资?”

男人捂着嘴站起了身,也不知是不是灯光问题,沈夜和夏夷则睁大了眼睛还是没看清楚对方长什么样,只觉得他整个人非常黑,从头到脚都是黑的。

“对不起,我以为是什么歹人,先生你没事吧?”

夏夷则急忙道歉,刚才他的反应有些过激,虽然看不清脸,但是夏夷则敢笃定这个人就是上次的醉鬼。

“道歉有用还要警嚓干什木。”

男人捂着嘴,像似被夏夷则摔破了嘴,沈夜也上前道歉。

“需要送先生去医院看一下吗?”

“你说呢……诶,斯你?”

沈夜只觉得明明脸十分模糊的男人的眼睛突然明亮了起来,灼热的看着自己,下一秒一双黑漆漆的手就抓住了他。

“啪!”

一个条件反射,男人再次被沈夜一个过肩摔摔倒了地上,同样脸先着地。

“嘶~”

男人痛苦的从地上爬起来,他绝对没有认错,上次那个把他摔晕的就是这个人,身上的体香和这标准的动作,他绝不会认错。

“对不起,我只是条件反射,你还好吗?先生。”

男人坚强的从地上爬起来,这次嘴唇都磕破了,有几滴鲜血滴了下来,沈夜急忙将肩上的毛巾递了过去。

“非常抱歉,你先止一下血,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没素,不嗡去医软,我素砺罂,你叫什木。”

砺罂连忙接过沈夜的毛巾按住嘴唇,整个鼻腔中瞬间弥散了沈夜的汗水味,但是砺罂闻来只觉无比香甜。

白色的毛巾和黑色的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夏夷则微微皱起了眉,他绝不会看错,这个突然出现自我介绍叫力力的男人看向沈夜的眼神带着赤裸的痴迷。

“力先生你好,我叫沈夜,真的没事吗?”

“没素,没素,沈夜吗,尊好听,我……我喜换你很久了,上次你摔我滴素后,我奏对你一见纵情了。”

砺罂激动地又想抓住沈夜的手,被沈夜巧妙的躲了过去。

“你可以单我滴男盆友吗?”

“你说什么?”

沈夜诧异的眨了眨眼,对力力的智商产生了担忧,该不会刚才他和夷则把他脑子摔坏了吧。

“我喜换你很久了,自从上次你揍我自后,我每天嘟在这等你,你愿意单我男盆友吗?”

“不可以。”

沈夜看了眼夏夷则,下意识的拒绝了砺罂的告白。

“为什木,那我口以最求你吗?”

“也不可以!”

“为什木?!”

感受到砺罂含泪的的目光,似怨非怨,似嗔非嗔,隐含伤痛和难以置信,沈夜不自觉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因为……因为我有男朋友了。”

“是谁!”

夏夷则霍然看向沈夜,明亮的双眼中暗含期待,沈夜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当着砺罂的面抓起夏夷则的手。

“他。”

“嘤嘤嘤……”

砺罂怨恨的瞪了夏夷则一眼,眼泪瞬间从眼眶中流了下来,用毛巾捂住嘴,飞奔离去,没多久是融入了一片黑暗中。

“……”


评论(26)
热度(32)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