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1)

“你说什么?”

沈夜难以置信的愣在当场,夏夷则再次郑重道:“阿夜,我喜欢你,不是小曦,是你,所以不要再做那些事情了。”

“……”

愣了半响,沈夜才红着脸别开了视线,挣脱开夏夷则握紧的右手,只觉太阳晒得人更加灼热了起来,连心跳都跟着变快了不少。

“你……你发现了?”

夏夷则无奈的撑头,沈夜撮合的那么明显,他想不发现也难。

“所以,现在你的答案是?”

“什么答案?”

“……”

夏夷则神情诧异的看向不明所以的沈夜,揣摩了一路的表白场景,似乎所有的浪漫元素都被烈日烘烤殆尽,同样有些脸红的移开视线,夏夷则鼓起勇气。

“我……我都跟你表白了,所以……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在一起?”

沈夜显然比夏夷则更加诧异,随后不假思索道:“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夏夷则几乎叫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夜,原本的几分羞涩尽数变为不解。

“别跟我说你不喜欢我,我不会相信。”

沈夜张了张嘴,在夏夷则笃定的眼神中咽下了那个谁都不会相信的借口,心中涌出几分欣喜就有几分苦涩,看着夏夷则良久,沈夜最终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是,我不否认我对你有好感,但是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理由。”

夏夷则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声音中已经染了薄怒。

“我们都是男的。”

“哈。”

夏夷则怒极反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这个拙劣至极的借口。

“我以为我知道我们都是男的,如果这能成为两个人相爱的障碍,我们现在站在这里干什么?我还跟你表白干什么?”

“……”

“我喜欢的是你,沈夜,只不过恰巧你是个男人,如此而已。”

“你还年轻,如果我跟你在一起你将来会面临很多压力。”

“我知道同性恋在中国接受度并不高,但我们可以一起移民,你有那个实力,我也会为之努力,这不是你拒绝我的理由。”

“我们不合适。”

“那谁和谁才合适?我和小曦?”

“我……”

沈夜没想到夏夷则会这么固执,看着眼前压抑着怒意的目光灼灼的注视着自己的青年,沈夜努力找回理智,不让情感左右自己的决定。

“你根本不了解我,你所谓的喜欢不过是一时冲动,总有一天我们会分开的,徒留痛苦罢了。”

“那你呢?你对我的又是什么?也是一时冲动,因为我们都是一时冲动,所以不应该在一起?”

夏夷则头痛的揉了揉眉心,什么火气都没了,看来不解决掉沈夜根深蒂固的消极态度,他今天是不会得到他要的答案的。

“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自己?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还没开始就轻易的定下最为悲观的结局,只会错过唾手可得的幸福。”

“……”

“我们都是成年人,我能分得清什么是冲动什么是真的喜欢,是,我的确没有完全了解你,但是我们完全可以在一起之后慢慢了解,为什么一开始就要拒绝我?不愿意给我们互相了解的机会?”

“……”

“请告诉我原因,否则,我绝不会死心。”

“因为我不配得到幸福!”

话音一落下,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夏夷则愣怔的注视着沈夜,没有开口,沈夜痛苦的闭上了眼,声音更加低沉,缓缓道出了他深埋在他心底的一段记忆。

“十年前,我受雇于美国政府军,负责保障从科威特到巴士拉的高速公路上国际来往车辆的安全,作为国际间著名的‘死亡公路’,来往车辆遭遇枪战,劫匪,爆胎和撞击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任务虽然艰巨,但是由于军方提供了先进的装备,我们的损伤一直不大。”

“我一直都记得那个晚上,沙漠白天炙烤的让人崩溃,晚上的气温却异常冷冽,我们接到军方指令,我和另外两个战友被派去保护一辆国际红十字会派出的医疗药物货车前往巴格达,车开到半路的时候,我们意外地遇到了伏击。”

“车胎被打爆了,月色并不明朗,我们不清楚对方有多少人马和火力,跳下车后借着车身掩护,并没有立刻回击,枪声十分稀疏,车窗的玻璃尽数被击碎,却没有扔过来炸弹之类,我们推测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抢夺这一车药物,所以打算守株待兔。”

“过了大约半小时,枪声停了下来,五个人影陆续地出现在了沙丘前面,向火车奔跑过来,在精确射程之内后,我们开了枪……”

沈夜顿了顿,神色已经转为平静,只有微微颤抖的手彰显着内心的汹涌。

“五个人很快就被击倒在地,为了确认身份,和战友打过手势后,由我前去查看。”

“被我们枪杀的,既不是伊拉克政府军,也不是劫匪,而是……而是五个孩子,最大的不过十四五岁,三个已经死了,两个倒在地上还有声息,倒在最前的孩子也不过十二三岁,见我走过去后,举起枪似乎打算攻击我,我立刻击中了他的右手。”

“鲜血溅到了跌落的枪上,他爬到了我的脚边,狠狠的用带血的手抓住了我的脚,抬起头,用并不标准的英文说了一句话。”

“他说,‘魔鬼,你们这群魔鬼!’”

“然后,他就死在了我的脚边,另外一个孩子后来救了过来,他说他们是从巴格达一路走过来的,因为禁运和美国军方的轰炸,巴格达很多平民都受了伤却无法得到医治,他们区经过空袭后只剩下二十几个没受伤,为了抢夺药物,二十多人偷偷到政府军和美军交战的地方捡枪,最后只有他们五个人活了下来,本来想抢一车药物,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沈夜闭上了眼睛,脸色变得极为苍白,仿佛黝黑的皮肤下明亮而带着控诉的双眼又出现在了眼前,沁着血泪控诉他们这些肆意夺走他们生命的魔鬼。

见沈夜这样,夏夷则只觉莫名的难受,现在他总算明白沈夜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有罪了,也明白了为什么导师第一想到了便是迟发型战后创伤应激障碍,战争或许远去,但每个经历过战争的人,无论身体是否受伤,内心早已伤痕累累。走上前不顾两人身上粘稠的汗渍,夏夷则紧紧的抱住沈夜。

“战争从来都没有正义的一方,这并不是你的罪孽。”

“我为了高昂的佣金,夺去他们的生命,这怎么不是我的罪孽?无论如何,我都是一个凶手,他们不过是支持自己的政府,又有什么罪?整整七年,我杀的人,早已经数不清多少了,这样满手鲜血的我,你说,怎么配得到幸福?”

“阿夜……”

“小曦这么多年的自闭,或许就是对我的惩罚,为我残忍夺去别人生命而得到的惩罚,如今小曦醒了过来,我怎么还敢贪求更多?”

“……”

“我总要为我所做的一切,付出应有的代价。”

挣脱开夏夷则的怀抱,沈夜转身往下走,不敢再去看夏夷则,吐露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心事后,沈夜只觉无比的疲惫。

“你要赎罪,便要用我的幸福为代价吗?这样你是否犯下了另一重罪。”

夏夷则冷清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沈夜停下了脚步。

“什么意思?”

“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你却要因为所谓的罪孽来拒绝我,难道不是对我的幸福的剥夺?”

“……”

“阿夜,没有人是圣人,该为战争付出代价的不是你,是那些坐在指挥部,言谈间就能决定万千性命的政客。生命的确是神圣的,所有剥夺生命的行为也都是罪恶的,但是战场是神祇无法踏足的地方,你死我活,无法用道德主义来评判对错。”

“伊拉克战争早已经结束了,萨达姆也早已墓木已拱,是非对错只能等百年后的人来评定,伊拉克的人民早已用时间去治疗战后的疮痍,为什么你却不肯原谅自己?”

“你也说过‘战争是必须的,从传说中的逐鹿之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没有战争,没有死亡,可能也就没有今天。’你不去杀他们,那只能是他们杀了你,战争的罪孽,从来不该由战士来承担。”

“战争已经过去了,若说有罪,那些政客都能得到幸福,为什么你不能?”

夏夷则的话一句句打入耳内,沈夜怔怔的立在原地,接近正午的太阳毫无遮罩的直射下来,照的让人眼前发暗。

“阿夜,如果你坚持自缚的罪孽,那么,如果我无法成为你的救赎,我愿意陪你一起,一起忏悔,直到你原谅自己的那一天。”

“……”

“如果这样的机会你都不愿意给我,我明天就搬走,就当我刚才所说,不过是闲言。”

夏夷则看着沈夜的背影,抹去不停滴落的汗水。

“但愿将来会有一个人,能让你走出自己内心的牢笼,努力追求幸福。”

走过沈夜身边,夏夷则沿着来路慢慢的往下爬,爬下不到五米左右的时候,沈夜喊住了夏夷则。

“夷则……”

夏夷则跳到一旁较大的岩石上,抬头望向沈夜。

“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想,先……先别搬走。”

“好。”

夏夷则站在原地,淡淡的笑了起来,等到沈夜下来一起帮扶着爬下岩石,向草地走去。


评论(22)
热度(31)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