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0)

夏夷则在书包里找着考试时提神用的清凉油,对于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哭笑不得,他是怎么也没想明白沈夜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要把他和沈曦凑一对的,还做了这么一系列让他实在不知该如何评价的事情。

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有莫名其妙的电话,然后沈夜拿着手机一直站在阳台等他和沈曦吃完了才会回来,每通电话的长短视他和沈曦的吃饭速度而定。

夏夷则非常纳闷,难道他就表现的智商那么拙计,以至于发现不了完全是沈夜在快要开饭前五分钟定下的闹钟吗?

三天前本来说好一起去看电影的,到了电影院在排队买票的时候,沈夜又突然接到公司的电话让他去处理一些事情。

夏夷则敢以自己双眼都是5.0的视力表示他在电影播放大厅最后的一排座位上看见了沈夜,默默坐到最后一排还真以为他察觉不到他的视线?而且不是说公司有事吗?

两天前外面下着雨,原本定好的打羽毛球计划搁置到了第二天,沈夜好巧不巧又接到了游乐园工作人员的电话说是要结算医疗费用,这一结算就结算了一整天,留夏夷则和沈曦两个人在家。

夏夷则趁着倒垃圾的空档去看了一下,沈夜的车根本就停在车库里没有开出去,倒是晚上他夜跑的时候去门口便利商店随口问了问,得到了沈夜在那免费帮工了一天的消息。

其他乱七八糟的小事夏夷则都懒得提,最让他无风也凌乱的是今天天气放晴,地面也干了,原本约好了一起打球之后,沈夜又接到电话去见朋友了。

夏夷则强烈表示就没见过找借口找得这么漏洞百出的人,更夸张的是沈夜今天穿的一身黑站在羽毛球场门口的大太阳底下,自以为隐蔽的看了一下午他和沈曦打球!热的自己脸色潮红,晚饭都没吃几口,一晚上不停地在用冷水洗脸,估摸着是中暑了。

沈夜究竟想干什么?想为他和沈曦创造两人空间又不放心吗?夏夷则给华月发完短信得到沈夜有百分之九十九可能想让他成为妹夫,并且在一旁窥探就是因为不放心之后,什么想法都没了。

第一次,夏夷则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握紧手里的刚找到的清凉油,夏夷则决定要和沈夜说说清楚,不能再放任他这么胡搅下去了。

 

沈曦和沈夜都回到了房,客厅里的灯光都熄灭了,沈夜的卧室透过门缝传出几缕光亮,夏夷则敲了敲沈夜的门,沈夜穿着一身黑色的印有流氓兔图案睡衣来开了门,看见夏夷则后有些惊讶,双眉紧锁,一手不停的抵着太阳穴揉按。

“有什么事吗?”

看到沈夜面色有些惨白,双眼都因为疼痛而眯了起来,夏夷则咽下了原本想来问清楚的问题,看来沈夜白天真的被晒伤了。

“我晚上看你有些不舒服,原本想来问问好点没,看样子是不是头很痛?”

沈夜点了点头,把夏夷则让进了卧室,卧室里的电视开着,正在播放购物广告,沈夜关了电视机。

“可能白天稍微有些中暑,睡一觉就没事了,没有其他事你也早点休息,明天可和沧溟他们约好了去爬山。”

“我带了清凉油,给你揉揉太阳穴估计会好一点。”

“你来是为了这件事?”

“本来还有其他事,不过现在这件事比较重要。”

“到底什么事,我只是稍微有点疼,不碍事。”

不等沈夜说完,夏夷则就把卧室的灯关了,LOVE兔的粉红色窗帘微微透出窗外路灯的灯光。

“怎么把灯关了?”

“你躺好我帮你揉揉,不然你今晚睡不踏实。”

“什么?”

沈夜头痛欲裂,还没反应不过来就被夏夷则按倒在了床上,一双略带凉意的手按住了两侧的太阳穴,带着薄荷的清凉气息,随着手指灵巧的按摩,头痛渐渐减缓。

“是不是舒服很多?”

夏夷则半跪在沈夜枕边,两手中指挖了一点清凉油,不停揉按着沈夜的太阳穴。

“嗯。”

沈夜调整了下睡姿,让自己更舒服的躺在床上,轻声应了一声,折磨了他大半天的疼痛得到缓解,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乏意也涌了上来。

“舒服就快点睡吧,不然明天你要没精力撮合我和小曦了。”

“嗯。”

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沈夜又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看样子根本就没听清夏夷则说了什么,夏夷则无奈的叹了口气,重新抹了点清凉油,然后把圆盒放到沈夜的床头柜里。

夏夷则在黑暗中无奈的笑了笑,放轻了指下的力度,不一会沈夜的呼吸就平稳了起来,帮沈夜掖好毛巾毯,夏夷则眼尖的看到毛巾毯上的图案难得的不是兔子,而是前段时间很火的冰雪奇缘里的雪宝,灵光一闪,夏夷则觉得沈夜和他买那么多卡通兔子装饰,并不只是因为沈曦喜欢兔子,极有可能沈夜本身也很喜欢这些可爱的卡通形象。

看着熟睡的沈夜,掩去了清醒时的冷硬和强势,回想起这些日子以来这个男人各种表现,夏夷则有些移不开眼,鬼使神差的双手撑在两侧,夏夷则低下了头,轻轻触碰了一下沈夜的双唇,一如想象中的柔软。

起身走出卧室轻轻关上门,夏夷则决定明天和沈夜说清楚,无论他对他是否像华月所言也存了和他一样的心思,他都不要问个明白,即便沈夜不能接受,也比现在他乱点鸳鸯谱的好。

 

周末天气晴好,也意味着十分炎热,节气上已经入了秋,温度却没有丝毫下降,沈夜和沧溟约好爬山的景点是星罗岩,由于天气炎热,即便是周末也没有多少游客。

夏夷则和沈夜还有沈曦在门口买好票,没多久穿着天蓝色长裙的华月就和一位长相柔美,气质端庄,穿着吊带衫和紧身短裙,带着贝雷帽,毫不吝啬的秀着自己完美身材的女士走了过来,夏夷则一眼就认出了那位女士应该就是沧溟,只是沧溟身后还站着一位身形高挑的男士,穿着白衬衫白西裤,连头发也染成了白色,却偏偏左眼带了一只黑色眼罩,十分引人注目。

“瞳,你怎么也来了?”

沈夜有些惊讶,本来和沧溟约的时候只说沧溟和华月会来,而瞳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直以他的医学实验室为家,折腾着小白鼠,今天竟然破天荒的出来爬山。

“哦,我是来看你怎么当红郎的。”

瞳语调冷淡,无视了面色微红有些吃惊的沈夜,目光清冷的上下打量了夏夷则一番,然后伸出手。

“瞳,沈夜的叔叔。”

“夏夷则。”

礼节性的握了握手,夏夷则颇有些惊讶,谢衣给的资料上面明明说了沈夜并没有旁系亲属,怎么突然多出来了一个叔叔,而且看瞳的面容,根本不像六七十岁的人。

“你什么时候成了我叔叔了。”

沈夜有些无奈,只见瞳挑了挑眉,转头看向沈曦。

“小曦还记得瞳叔叔吗?”

“记得!瞳叔叔好~”

瞳再次看向沈夜,颇有你看你妹妹都承认的意思,沈夜再次被噎,这时候沈曦从沈夜身后走了出来。

“沧溟姐姐,华月姐姐好。”

“回来后哥哥住的不舒服可以到沧溟姐姐家来哦~”

沧溟从包里拿出了一顶小太阳帽戴到沈曦头上。

“小曦皮肤这么白,可要注意不能被太阳晒黑了,看你哥哥粗心的。”

埋怨的扫了沈夜一眼,沧溟也和夏夷则握了握手。

“夏先生,你好”

“你好,沧小姐。”

“哈,这个称呼怪怪的,不介意的话我直接叫你夷则,你也叫我沧溟吧。”

“恭敬不如从命。”

“好啦,杵在门口干什么,我和夷则可拎着一堆吃的呢,快点进去吧。”

华月提着手里的食盒,抽过沈夜手里的门票就走了进去,沧溟和华月也拿走了三张拉着沈曦先进去了。

瞳毫不客气的抽走倒数第二张,还不忘提醒沈夜。

“买票去。”

沈夜看着手里的一张票,颇为尴尬的塞给夏夷则。

“你先去,我再去买一张,他们平时就这样,你别在意。”

“挺好的。”

“啊?”

“人生难得能有损友两三人。”

“呵。”

沈夜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转身重新去买票,也不知道瞳是怎么猜到了,只希望夏夷则别发现才好,否则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和小曦了。

 

星罗岩海拔并不高,作为景点的卖点是因为星罗岩自然风景极为独特,从山脚到山腰郁郁葱葱,树木青翠,然而所有的植物至山腰而断,山腰是一大片草地,再向上便只有嶙峋岩石,再不见半点青绿,这一奇特的天然地理现象还曾吸引很多地理生理学家前来考察,最后还是没有得出让公众信服的结论。

草地上人为栽种了不少香樟树,方便游客在树荫下野炊,而香樟树也有驱赶蚊虫的功效,夏夷则在一株香樟树下铺好野餐地毯,又摆放好一大早起床后他和沈夜两个人在厨房做好的吃食和饮料。

华月也拿出了她和沧溟准备的小吃和小游戏,招呼所有人都坐了下来,夏夷则看到沈夜有意无意的安排他和沈曦坐到一起,终于忍不住拉起了正要坐下的沈夜。

“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嗯?”

沈夜不解的在三位好友看好戏的目光中跟着夏夷则向山上走去,沧溟怒了努嘴,倒出UNO牌,整理起来。

“看来终于受不了了,来来来,别管他们,我们玩UNO,输的最多的等会没得吃沙拉,红一。”

“还能受得了才怪,刚才那一路上阿夜也真够狠得下心,全叫夏夷则去扶小曦,自己愣是没动手,红四。”

“沧溟姐姐和华月姐姐在说什么?”

“寿司好吃吗?”

“嗯,很好吃,瞳叔叔要吗?”

“不用,小曦吃就好了,+4,转绿色。”

“瞳,你个混蛋,转向。”

沈夜不解的跟在一言不发的夏夷则身后,星罗岩本来海拔就低,过了山腰和草地,距离山顶并没有多远,只是岩石陡峭,不容易攀爬。

两人没爬多久就到了顶,夏夷则爬上最后一块陡峭嶙峋的岩石,自然而然的回头向沈夜伸出了手,沈夜微怔,不解的看向夏夷则。

夏夷则在心底又叹了口气,就在正要收回手的时候,意外的被沈夜握住,沈夜借着他的力道也爬了上来,烈日炎炎,虽然爬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两人站在星罗岩顶已然大汗淋漓。

“到底什么事?”

沈夜被晒得有些不耐,正要收回手却被夏夷则紧紧握住,抬头只见夏夷则的目光是他前所未见的严肃和认真。

“我想说的是……”

夏夷则深吸一口气,努力按耐下激烈跳动的心脏,凝视着沈夜的眼睛。

“我喜欢你。”


评论(16)
热度(35)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