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9)

沈夜坐在沈曦另一边吃着小袋子里特意为他留一份的食物,至于嘴里正在嚼的是巧果还是菱藕,是甜还是苦,沈夜都没有在意,沈夜正在盘算夏夷则的情况。

长得很帅气,身材非常棒,性格很沉稳,行事有风度,为人又体贴,虽然没房没车没存款,但有胆有识有担当,而且沈夜也不在乎那些,如果夏夷则真的要和沈曦结婚,他可以为他们操办一切。

对小曦很好,很会照顾人,父母双亡,将来也不怕小曦会遇到婆媳问题,现在在古剑大学读心理专业研究生,将来工作一定不差,沈夜越分析对夏夷则越满意,绝对是小曦很好的归宿。

沈夜一边想着一边打开另一个袋子,拿起一样吃的正要往嘴里塞,夏夷则皱了皱眉,从沈夜嘴边把菱角拿到自己手里,开始剥了起来,沈夜自坐下后就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菱角还没剥好,怎么看也不看就往嘴里塞。”

语气十分温柔完全让人听不出责备之意,沈夜看了夏夷则一眼,也跟着剥了起来。

“怎么了,心不在焉的,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夏夷则被看的心里没来由的一慌,刚才他好像从沈夜的眼神中看到了长辈对晚辈的赞赏和欣慰之情,一定是错觉!

“没有,倒是你和小曦玩的开心吗?”

“小曦玩的很开心,夷则哥哥可厉害了,在水里憋气憋了三分多钟,把其他人都打败了呢,哥哥你看,这把扇子就是夷则哥哥赢来的,好看吗?”

“好看。”

沈夜放下菱角接过扇子打开,两面扇面一面印着牛郎织女七夕鹊桥相会的图像,一面用毛笔字写着秦观的鹊桥仙。

“夷则哥哥还懂得特别多,夷则哥哥给小曦讲了牛郎织女的故事,对了,夷则哥哥还会写毛笔字,这些字就是夷则哥哥自己写的。”

“哦?”

沈夜有些惊讶的细细端详起了手里折扇上的题词,笔锋清瘦,棱角峻厉,隐含锋芒,向来笔锋精瘦者多失疆土气息,夏夷则这几个字却似有指点江山之意,沈夜并不怎么懂字,只是以前父母还未离异之时,他父亲有过不少名家字画的收藏,耳濡目染也有些了解。

“没想到你还学过书法?还真是真人不露相。”

“小时候被我妈逼着学的,后来她去世了后我就很少练习,都有些生疏了。”

“你母亲……”

“她在我初中的时候去世了,白血病。”

“抱歉。”

“阿夜也不用道歉,都过去了,逝者已矣,来者可追,我开开心心的,想必才是对她最好的追思。”

“你倒看的通透。”

“我曾经以为这人世总是离别多于相聚,失意多于欢欣,也曾悲观颓靡过一段日子。”

“哦,后来怎么走出来的?”

“因为无异。”

“他?”

沈夜点了点头,折好扇子,接过夏夷则剥好的菱角嚼了起来,脆嫩清甜。

“乐无异的确是乐观豁达之人,你受他感染也属正常。”

“是啊,所以与其被昨日之事乱心,还不如过好今下,人生倥偬,若沉溺于苦痛之中难以自拔,反而会错过追求幸福的转机。”

沈夜笑了笑,没有接口,夏夷则看着沈夜的双眼接到道:“富兰克林说过: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我想这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纵然并非所有人都能求仁得仁,但是不去跨出第一步,就只能是一个失败者,永远得不到幸福。”

“……”

沈夜垂下眼睑,把玩着手中的折扇,良久才在夏夷则认真的目光下轻声道:“若是明知得不到还要强求,岂非很傻。”

“我倒不觉得?”

“嗯?”

“明知得不到而放下的确不失为明智之举,但是情难自已,又有几个人真的能够勘破放下自在,何如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说不定会有转机,就算没有转机,就算傻一回,才不会留有遗憾。”

“呵,到底是年轻人。”

“……”

夏夷则移开目光,只觉有些酸涩,沈夜的心境远比他的年纪苍老。

“阿夜觉得自己老了吗?”

“嗯?”

“虽然这话很空,但是我还是想说,真正老去的永远不是年龄,而是心境,阿夜明明正直壮年,为何在这方面却有垂老之意?”

“……”

良久沈夜才摇了摇头,浅笑道:“你现在经历的太少,等到了我这个年龄就会明白。”

夏夷则不顾沈夜不愿再谈下去的意思,言辞锐利的直言沈夜的顾虑。

“阿夜还是像前几天那样吗?因为害怕失望所以不抱希望,因为害怕失去所以不愿追求?”

“……”

沈夜一震,随后无奈的苦笑,颇有些被直剖内心的尴尬。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在感情是这样,在其他方面也是一样,想要的就该去争取,没有求到也不必失望,因为本来也不曾拥有,已然得到的就好好珍惜,即便有朝一日终将失去,也比不曾拥有好,至少会留有一份美好的记忆。”

沈夜没有接口,明明夏夷则不过有感而发,未必知道他对他存了怎样一份心思,沈夜却只觉有种被窥破心事的心虚感,将扇子还给夏夷则,沈夜摸了摸自他和夏夷则聊天开始就专心喂池里锦鲤的妹妹。

“小曦饿了吗,哥哥带你们去吃饭吧。”

沈曦将手里的鱼食全部撒下,转过身点了点头,刚才沈夜和夏夷则说了很多她听不懂的话,但是沈曦看着沈夜认真的道:“哥哥不老,哥哥一点都不老,哥哥只是长大了,小曦也长大了。”

“是,小曦和哥哥都长大了。”

沈夜温柔的笑了笑,轻轻抱了抱自己的妹妹,沈曦手里的玫瑰花散发着似有若无的香甜,现在的他只有一个希望,一个追求,就是小曦能得到幸福,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夏夷则将吃空的袋子扔到垃圾桶,看着走在前面的兄妹俩在心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前天华月乘沈夜不注意要了他的电话号码,两人昨天发了一天短信,华月先是旁敲侧击他对沈夜的情感,在确定他对沈夜也存了另一份心思之后直接将他和沈夜前天晚上的对话告诉了他,原本夏夷则还为此激动地一夜难眠,如今看来,自己高兴地太早了,来日当真是道长且歧。

 

收到夏夷则短信的华月狠狠的胖揍了手里的抱枕一顿。

“简直无可救药!”

“谁?”

沧溟正靠在沙发上看文件,抬头看向突然发起飙的华月,一脸好奇。

“还能是谁!”

“阿夜?”

“除了他还有谁!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哦~”

沧溟合上文件夹,八卦的凑到了华月边上。

“发生了什么事?”

“明明他自己喜欢夷则,夷则也对他有意思,这几天他却一直在撮合夷则和小曦,这叫什么事!”

“夷则,和阿夜同居的那个夏夷则。”

“嗯。”

华月气氛的又揍了怀里的抱枕一拳,把手机扔给沧溟,气呼呼起身去冰箱里拿蛋糕。

“你自己看,这红娘我不当了,阿夜就让他单身一辈子算了!”

沧溟放开手机短信,表情从八卦,到惊讶,到目瞪口呆,最后直接狂笑出声。

“啊哈哈哈哈~”

“你还笑?”

“为了撮合小曦和夏夷则的阿夜也是蛮拼的,啊哈哈哈~我现在都能想象得出他干这些事情时候一定是表面维持着一派镇定,内心心绪难平,纠结成一团,啊哈哈哈哈~亏他想得出来,不行,我一定要告诉瞳,让他也乐一乐。”

“……”

华月眼角抽搐的看着笑翻在沙发上的好友,戳着手里的蛋糕,突生对人生的无望感,这种时候,只能用弹箜篌这一项她为之奉献终身的事业来平复下心情了。


评论(14)
热度(38)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