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礼仪之邦

沈夜看着自己抽中的公司年终联谊会节目,头疼的皱起了眉,这是要他和夷则一起跳舞?

“哥哥抽到了什么?”

被沧溟请来做年终联谊会导演的沈曦笑着凑过来,抽走了沈夜手里的纸条,大声的读了起来。

“哥哥抽到了和爱人一起跳礼仪之邦!”

察觉到自己妹妹哔啵哔啵闪亮的看向自己的目光,沈夜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胡闹二字咽了回去,看了一圈友人,全部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我和夷则都不会跳舞。”

“我会,我可以教你们,反正快过年了,夷则应该也放假了。”

沧溟一改往日的颓靡,立马从瘫痪状态秒切健步如飞,嗖的凑到沈夜面前把沈夜从椅子上拉起来,让沈夜原地转了一圈。

“沧溟,你干什么?”

“她在看你四肢健不健全。”

瞳面无表情推了推眼睛,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声音古井无波。

“我已经通知了夷则,他同意了,并且马上赶过来。”

“……”

“我来伴奏。”

华月笑眯眯的拿起了箜篌,拨了几个音。

“这首曲子正好我会,虽然原曲是古琴,不过箜篌弹起来也很好听哦。”

“……”

“对了对了,这个舞蹈穿汉服才好看,一个月前我和夷则哥哥正好帮哥哥一起定做了呢。”

“嗯?”

沈夜敏锐地察觉这是个阴谋,冷着脸拿过了沈曦给他抽纸条的盒子,所有纸条上写的内容果然都是一模一样的。

“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需要解释吗?”

瞳挑眉看了眼沈曦,沈曦立刻大眼汪汪的看向自家哥哥,撒娇道:“小曦想看哥哥和夷则哥哥跳嘛,哥哥就同意了,好不好?”

“我都准备了一个多月了,而且这首歌是我要唱的,哥哥给我伴舞嘛~”

眼看沈曦嘟起嘴吧眼泪就要掉下来的样子,沈夜立马点头应允。

“好,哥哥就答应你这次,不过不许有下次,知不知道。”

“嗯!就知道哥哥最好了,小曦最喜欢哥哥了!”

“瞳,这是第几个下次?”

华月压低了声音凑到瞳耳边小声的问道,瞳比划了一个三,一个七,一个五,然后划开手机屏幕又给夏夷则发了条短信:回家拿汉服。

 

当夏夷则拿着两套汉服赶到的时候,沈夜正在沧溟瑜伽练习室的换衣间里坐着。

“你来啦。”

“嗯,听说你们公司年终晚会表演你抽到了我和你跳舞。”

“都是小曦的鬼主意。”

沈夜有些不好意思,他对妹妹的要求完全没有办法拒绝。

“没事,我也很期待和阿夜一起跳舞,先换衣服吧。”

窗外白雪皑皑,浅金色的阳光为白雪镀上了一层薄色,沈夜拉上窗帘,脱下了西装,羊绒衫,留着一件衬衫,正要拿起汉服却被夏夷则拦住。

“穿这个衬衫,裤子都得脱。”

“……”

看夏夷则已经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沈夜移开视线,开始解领口的扣子,等沈夜也脱光的时候,夏夷则已经穿好了,夏夷则穿的一是一件白色的直裾,外面披了一件白色绣金色龙纹大氅,红云纹衣缘,提花缎的面料有着银色的祥云暗纹,暗红的绣龙纹腰封束身,巧妙的勾勒出夏夷则完美的身材。

沈夜觉得有些移不开视线,夏夷则见沈夜愣怔的看着自己,拿起沈夜的中衣帮他穿了起来。

“我……我自己来。”

“这边没人。”

沈夜的中衣是黑色的,直裾也是黑色的,和夏夷则同样的面料,同样的红色刺绣云纹衣缘,给沈夜穿好和自己一样的腰封,夏夷则又拿起了黑色绣银龙大氅。

两人一黑一白两身汉服形成鲜明的对比,却意外的般配,夏夷则满意的帮沈夜整理者大袖子。

“阿夜果然穿黑的好看,更显得肤白貌美。”

“胡言乱语些什么。”

沈夜脸红的不敢去看夏夷则过于灼热的眼神,换上和衣服一套的布鞋,正想去瑜伽练习室,被夏夷则拉住了手。

“嗯?”

“带上宫绦会更好看。”

不知何时,夏夷则手里出现了两条金黄色绦绳,两端系着两块锦鲤形白色暖玉,缀有红色流苏。

“听说双鱼玉佩代表夫妻恩爱,有次陪客户去玉行看见这两对锦鲤我就买了下来,阿夜带上一定好看。”

“……”

沈夜看着夏夷则半蹲下为自己系着宫绦,等夏夷则系好之后,伸手抬起了夏夷则的下巴。

“你和他们早就商量好了是不是?”

“是。”

顺势握住了沈夜的抬起自己下巴的手,夏夷则笑得十分狡黠。

“我也想看阿夜跳舞很久了。”

沈夜瞪了夏夷则一眼,就知道这一群人都没怀好意。

“阿夜不生气的话,也帮我系上吧。”

夏夷则站起身把自己的那条宫绦塞到了沈夜手里,看着沈夜低头专心在自己腰间系着,手指灵巧的打完最后一个结。

两人站的十分近,由于低头的关系,夏夷则可以清晰的看到沈夜的眼睫毛,揽过沈夜的腰,轻轻啄了沈夜一口,夏夷则心中无限的满足。

 

沈夜和夏夷则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被惊艳到了,连瞳素来淡漠的眼睛也有光芒一闪而过。

“咔擦!”

按快门的声音打破了诡异的沉默,沈夜头痛的揉了揉额角。

“谢衣,你怎么会在这?”

“呃……啊哈哈哈,我是来应援的,师尊不用在意。”

“瞳,你没事干了吗?”

“实验室有十二在,我今天放假。”

 

“谢衣哥哥是我请来拍照和录像的啦,哥哥不要在意他和瞳叔叔,快来学啦。”

“……”

沧溟换上一身宽松的衣服,背对着他们站到了大镜子前。

“华月,开始吧,我先跳一遍给你们看,等会我会一步步教你们。”

“好。”

空灵的乐调从箜篌的丝弦间流泻而出,沈曦婉转清扬的歌声合拍而起,沧溟踏乐而舞。

“子曰:礼尚往来,举案齐眉至鬓白……”

一曲终了,夏夷则和沈夜都有些发愣,舞蹈风格柔美俏丽,歌词却又大气磅礴,沧溟一跳,更加柔婉悠扬之美。若是他们跳起来,定是别有一番阳刚之意,夏夷则袖下的双拳慢慢握紧,暗暗咽了口口水,不枉他们谋划了这么久,阿夜跳起来一定美艳不可方物。

“往后走的时候要显得轻巧一些,像这样。”

“阿夜,弯腰提臀。”

“你太僵硬了,看看夷则怎么跳的。”

“这儿要摆臀,不然不好看。”

“动作要软,软,像这样,缓慢柔软,懂不懂?”

“转一圈半,手展开,对,这样展开。”

进入教学模式的沧溟完全开启了女王气场,毫不留情的表达着对学员的不满,除了谢衣拿着单反走来走去拍照,瞳和沈曦站在架好的DV旁边都没敢出声。

“华月,刚才那个四拍再弹一遍,你们两个连起来做一遍。”

“嗯。”

 

积雪完全没有消融的意思,年关将近,过年的氛围在不知不觉间透入大街小巷,洋溢在每一张笑脸上,这是夏夷则和沈夜在一起后即将度过的第一个春节。

昏黄的灯光打在路面上,北风依旧凌冽,却吹不走人心里流淌的暖意,沈夜下了车,整了整脖子里的围巾,提着装有汉服的袋子走进了举办年终联谊会的酒店,夏夷则说有些事情等会再来,也不知能不能及时赶上。

在后台换好了衣服,沈夜看了看脱下了的手表,这个节目结束就轮到他们了,可是还是不见夏夷则人影。

拿出手机拨通了夏夷则的电话,铃声却由远及近,最后出现到了自己面前,夏夷则脸色有些红,微微有些喘,手里也拎着一个袋子。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挂了电话,沈夜将衣服递过去。

“没事,来得及。”

夏夷则快速的换好衣服,和沈夜一起站到舞台侧幕后,主持人就报出了他们的节目。

“下面,有请沈总和他的爱人夏夷则先生为大家表演舞蹈《礼仪之邦》。”

台下想起了热烈的掌声,但是沈夜清楚的听到了惊叫和议论,沈夜一惊,这是怎么一回事?!夏夷则拉住了要去找沧溟问个明白的沈夜,低声道:“是我要求这么报幕的,这样出柜,会给阿夜带来麻烦吗?”

“我无所谓,我是怕……”

“阿夜不介意我又有什么好怕的,我可早就对公司里那些女职工看向阿夜的视线不满了。”

沈夜释然一笑,贴着夏夷则的耳边轻声道。

“这样你可就没有后悔余地了。”

“和阿夜在一起,无谓后悔。”

华月的箜篌声打断了两人的私语,整了整衣衫,夏夷则和沈夜缓步上台。

“子曰:礼尚往来,举案齐眉至鬓白……”

乐声悠扬婉转,歌声甜美清脆,夏夷则和沈夜身着直裾大氅,和声而舞,转圈抬手,翩若惊鸿,动若游龙,不同于女子的缱绻温柔,柔软中带着力量,当真是天人之姿。

曲终歌尽,两人作揖下台,整个大厅都静默了几秒,随后爆发出响亮的掌声。

回到后台的换衣间,沈夜轻呼了一口气,正要解开中衣的带子,夏夷则穿着白色的中衣拿出了他带来的那个袋子。

“这是什么?”

“婚服。”

“什么?!”

夏夷则从袋子里拿出两身黑底红缘的爵弁玄端,两条红色组绶,两块质地上乘的水苍玉,看向颇为震惊的沈夜。

“今晚是我和你的婚礼,我和小曦他们图谋了一个多月,阿夜现在可无法后悔了。”

夏夷则给还有些愣怔的沈夜换上大红的中衣,浅笑道:“还要帮你穿吗?”

“看来你都准备好了,我恭敬不如从命。”

接过衣服,沈夜笑了笑,收下了这份幸福的惊喜,换好了衣服,系上双鱼宫绦,再配上组绶和水苍玉。

“迎新人!”

主持人不知何时变成了司仪,夏夷则携着沈夜缓步登台,只见瞳和不知何时出现的清和已经坐在了台上。

“瞳?”

“请叫我瞳叔叔。”

瞳一本正经的纠正,嘴角不易察觉的带着一丝笑意。

“……”

沈夜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沈曦,沧溟,华月,还有不停跑动拍着照的谢衣和乐无异,常年的严肃冷硬化为一江春水,沈夜笑了起来,温柔而真挚。

盥礼、同牢礼、祭酒、合卺礼,因为是两个男子,夏夷则和沈夜遵循司仪一步步行着礼,虽与正规的周礼有着区别,但新人之间的幸福和爱意却是一般无二。

沈曦又嚷着让他们拜了天地,气氛吵嚷的十分热闹,灯光映照着四周不知何时贴上的喜字,夏夷则和沈夜在簇拥中被迫下台一桌一桌的敬着酒。

夏夷则和沈夜被乐无异送回家的时候,身上还穿着婚服,两人都些微的有了些醉意,脚步有些踉跄的躺到了床上,卧室不知何时也贴上了喜字,床头柜上的台灯换成了红烛灯,床单被套也都换成了龙凤鸳鸯,夏夷则握住沈夜的手。

“阿夜,我从未向今天这么高兴过。”

“我也是。”

沈夜紧紧地回握夏夷则的手,侧头亲吻着夏夷则的侧脸,由于酒水的缘故,两人的双眸都染了些迷蒙的水意,夏夷则凝视着沈夜的眼睛,积极的回吻。

长夜漫漫,红烛昏黄,暖帐旖旎,不负良宵。

END


GN们都是清水党真是太棒了www,不会炖肉的也就不怕了!

自从看到老板跳了礼仪之邦后,就止不住脑补大祭司和夷则换上汉服跳礼仪之邦的脑洞,若是有一天能看到他俩换上宽袍长袖的汉服跳上一回,人生无憾!!嗷嗷嗷,光脑补就已经喷血三千cc了。(¯﹃¯)

跳着跳着连婚礼都办了的我真是觉得自己蛮英俊蛮英俊的,这也可以看做自杀那篇的番外【话说正文没完结就写番外好吗?】当单独的短篇看也不影响。(¯﹃¯)容我去补补血


评论(11)
热度(25)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