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7)

夏夷则用小刀削着黄桃皮,沈夜接过夏夷则削完皮的黄桃切成小块放到碗里,用牙签插着塞到小曦嘴里,小曦正聚精会神的玩着兔八哥拼图。坐在一边啃黄桃皮啃得很辛苦华月觉得眼睛有点疼,看来明天必须去瞳那拿瓶眼药水了。

“我要回去了。”

“华月姐姐要走了吗?”

华月起身拿包,狠狠的咬了一口被啃得表面凹凸不平的黄桃,随后异常温柔的对小曦点了点头。

“明天华月姐姐还要到沧溟姐姐那里去上班,小曦记得早点睡哦。”

“嗯,华月姐姐再见。”

沈夜也站了起来,把切到一半的黄桃递给了夏夷则,抽张纸巾擦了擦手。

“现在就要走吗?至少吃完再走吧。”

“呵呵。”

华月一个没忍住呵呵了一声,要等她吃完眼睛就瞎了好吗?!随后华月为了掩饰语气中满满的烧意,附上了灿烂异常的一个笑容。

“……”

华月无视了沉默的沈夜,拍了拍专注于切黄桃的夏夷则的肩。

“阿夜和小曦就托付给你了,夏先生,再见喽。”

“月儿!胡说什么!”

“不负重托,华小姐再见。”

沈夜厉声呵斥,却不料夏夷则同时开了口,对上夏夷则满含笑意的目光,沈夜觉得脸又有些发烫,夏夷则人畜无害的微微一笑,顺势也像沈夜那样拿牙签喂了一块切得大小合宜的黄桃给小曦。

“要走就快走。”

“哟,害羞了?”

“华月!”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别瞪我啊。”

华月把核扔到垃圾桶擦了擦手,沈夜看向夏夷则,顿了顿还是开口道:“我去送她。”

“注意安全。”

华月再次笑着意味深长,再次被沈夜瞪了一眼后,终于收回了不停在沈夜和夏夷则身上流转的视线。

“噗~”

小曦在旁边捂住嘴偷偷的笑着,等到沈夜和华月都出门之后,坐到夏夷则身边,一本正经的开口问道:“夷则哥哥是不是我哥哥的男朋友?”

“不是。”

轻叹了一口气,沈曦看上去有点失望,一双大眼睛眨了眨,又开口问道:“那夷则哥哥是不是喜欢哥哥?”

夏夷则没有回答,反问道:“小曦喜欢夷则哥哥吗?”

沈曦用力的点了点头。

“喜欢,夷则哥哥长得很好看,很温柔,对哥哥也很好。”

咬住夏夷则再次送到嘴边的黄桃,咀嚼完咽下去后,沈曦没有轻易的放过夏夷则。

“夷则哥哥还没回答小曦的问题。”

“嗯……”

夏夷则想了会,才解释道:“夷则哥哥当然喜欢你哥哥,不过那种喜欢和华月姐姐说的喜欢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夷则哥哥对你哥哥的喜欢,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喜欢,华月姐姐说的喜欢,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喜欢。”

“夷则哥哥对我哥哥的喜欢,和我对哥哥的喜欢不一样?”

“啊,不是,小曦对你哥哥的喜欢,又是另一种喜欢。”

“……”

沈曦一脸茫然的看着夏夷则,显然被这种喜欢那种喜欢绕晕了,夏夷则有些头痛的扶额,靠到了背后的LOVE兔靠垫上,解释道:“华月姐姐说的喜欢是恋人之间的喜欢,小曦对你哥哥的喜欢是亲人之间的喜欢,我对你哥哥的喜欢是朋友之间的喜欢。”

“这样啊。”

沈曦看上去更失望了,抿了抿嘴,继续去拼兔八哥,夏夷则嘴里说的清楚,心里却反而有些乱了,自己对沈夜,真的只有朋友之情吗?

 

坐到车上,华月拉好安全带,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阿夜,你应该知道小曦的情况吧。”

沈夜点了点头,启动了汽车。

“电话里主治医生都跟我说明了,不过那又如何,只要她认得出我,就算她心智永远停留在五岁,我也可以养她一辈子。”

华月看着神情认真绝对就是那么想的沈夜,无奈的叹了口气。

“可你总不能一辈子不成家吧。”

“为什么不能?”

“……”

华月被沈夜不容置喙的语气一噎,毫不留情的戳破。

“你喜欢那位夏先生。”

沧溟、瞳、华月、谢衣是和沈夜从小一起长大的,沈夜和瞳一直是大哥哥一样的存在,后来沈夜家突遭变故,沈夜才断了和他们的联系,以华月对沈夜的了解,沈夜对夏夷则绝不是普通的朋友之情。

“那又如何?”

“你难道从未想过和他一直生活在一起?”

沈夜轻轻地笑了一下,眉头却皱了起来,语气中带着自嘲。

“不是所有人都是同性恋。”

“也有一些人是双性恋。”

“我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

“那到什么时候才是考虑这些事的时候,小曦已经二十二岁了,虽然和社会脱节十七年,但你也看到了,她的心智在不断成熟,迟早有一天她也会找到属于她的幸福,难道你要让她背上哥哥因为他而放弃幸福,孤独终生的包袱吗?”

“月儿!”

“你不去说清楚怎么知道夏先生能不能接受你,看我也没用,还有,记得和夏先生多带小曦出去玩,让她逐渐适应这个社会。我知道你为了小曦请了半年假,看那位夏先生也会借宿一段时间,你好好想清楚,别等到夏先生成了别人的新郎的时候才知道后悔。”

车缓缓驶入华月的住处,沈夜皱紧了眉,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悦。

“这些与你无关。”

“就当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气死我了!你活该孤独一生!”

“啪!”的关上车门,华月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狠狠瞪了沈夜一眼,转身就走。

“……”

沈夜把头靠到方向盘上,闭上了眼睛,当年他父亲和母亲离异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父亲是位同性恋,迫于家里施加的压力,才娶了他母亲,后来被他母亲发现,而且他父亲竟然爱上了沧溟的父亲,他母亲实在无法接受就提出了离婚。

这个社会对同性恋从不宽容,他痛恨自己遗传自父亲的性向却无能为力,从看见夏夷则的第一眼开始,他就对夏夷则十分有好感,明明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他却越陷越深,可是沈夜不敢挑明,他实在不愿意看见夏夷则对自己露出鄙夷的神情。

 

等沈夜回到家的时候,沈曦已经洗完睡下了,客厅亮着灯,夏夷则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看着书,是在等他。

“回来了?”

夏夷则合上书,打了个哈欠,向沈夜挥了挥手。

“那我也上去睡了,晚安。”

“晚安。”

沈夜目送着夏夷则走上楼梯,直到传来关门声,关上了灯,才在黑暗中淡淡一笑,微微有些苦涩,像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人欲无穷,永远不知餍足,他不该奢求更多。

躺在床上,夏夷则看着天花板,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这些天和沈夜相处的场景重复出现在脑海,现在沈曦也回来了,更加没有了留下的理由,可是,真的舍不得。

从小到大,夏夷则从未像这几天这般,过得如此轻松和快乐,有些温暖,有些情感,一旦拥有,就不想失去。

双拳紧紧握住,夏夷则闭上了眼睛,他想要这样的生活,绝不愿放手。


评论(19)
热度(30)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