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6)

台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夏夷则忙着帮沈夜洗晒,坦白的计划被搁置在脑后忘记了,据说等台风过后沈曦和一直照顾她的华月就会一起乘飞机回国,估计也就明后两天的事。

沈夜的准备事无巨细,从床垫舒不舒适到牙膏合不合口味,从地板滑不滑到灯光亮不亮,每一项都检查的异常仔细。夏夷则一脸无语的看着沈夜这边查查那边看看,简直比国家领导人来视察还紧张,神情严肃地如临大敌。

夏夷则淡定的看着书,在焦虑障碍那一章节打了个五角星,而且已经没得救了。

等沈夜第二遍擦完玻璃,拖完地,除完尘,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夏夷则做好饭菜看着客厅茶几上放满的金丝果酱,终于流下了一滴冷汗。

“阿夜……”

“嗯?”

“你会不会反应过激了?”

“我……我只是有些紧张。”

沈夜不好意思的放下了手里被消毒液漂洗的素白的毛巾,紧紧绞在一起的十指暴露了内心的焦虑不安。

“你在害怕。”

夏夷则再次毫不留情的揭穿,沈夜的表现不只是紧张,而是带着恐惧的焦虑,极度的不安,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那个强势又健壮的男人不自主的在微微发颤。

沈夜倒坐在沙发上,无奈的苦笑。

“不愧是学心理的,什么都瞒不过你。”

“你究竟在害怕什么。”

“我……”

把脸埋到双掌间,沈夜的声音更加低沉了起来。

“我害怕小曦还是认不出我,虽然医生说症状得到了很大的缓解,但是上一次我去看小曦的时候,她还是没能认出我来。”

“因为存有希望,所以害怕可能面对的失望?”

“是。”

沈夜没有抬起头,声音中隐含痛苦之意,希望破灭带来的痛苦远比没有希望更让人绝望。

“十七年了,她十七年都没有叫过我一声哥哥,好几次医生打电话说小曦病情有所好转,我飞过去看她,她都对我十分畏惧,那种防备陌生人的眼神,我……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承受。”

“在战场上,我杀了很多人,或许她看见了我身上的血腥和罪恶,才会那么的害怕我,我……”

“阿夜!”

夏夷则大声喊了一声,打断了沈夜的话,现在沈夜的状态非常不对劲,夏夷则突然产生了一种想将他抱到怀里的冲动,即便这是一个体格与他相近的男人。

双手扳住沈夜的肩膀,让他抬起头看向自己,夏夷则神情冷冽,声音中带着不容置信的压迫感。

“小曦害怕你只是因为她忘记了你,那是对陌生人的正常反应,与你杀没杀过人无关。”

沈夜望进夏夷则冷若寒潭的双眸,慢慢的镇定下来,良久才哑声道:“我……我知道。”

晚饭气氛有些沉闷,吃完饭沈夜就把自己关到了房间里,夏夷则洗完碗筷收拾妥当后,立马上楼翻看了沈夜填写的SCL-90量表,量表第89项:感到自己有罪,沈夜填了五分。

紧紧的皱起了眉,夏夷则敏锐地察觉到,沈夜在七年的从军生涯里发生过什么让他觉得自己有罪的事,轻呼了一口气,夏夷则觉得有些头痛,沈夜的心理状态在他以为柳暗花明的时候,居然又峰回路转,看来还不能确定沈夜的心理是否健康。

 

第二天早上沈夜收到华月下午四点到机场的短信后,在夏夷则面前保持住了镇定的状态,买菜烧菜,看起来十分正常。

“要一起去吗?”

夏夷则正在看书,听到沈夜这么一问,疑惑的抬起头指了指自己,显然没想到沈夜会这么问。

“当我没问。”

“要!”

两人同时开了口,夏夷则笑了笑,又道:“反正迟早要见面,我也算是借住在小曦家,早点见面也好,还能显示出我的诚意。”

沈夜点了点头,开了门示意夏夷则快点。

到了机场后夏夷则才明白沈夜为什么会叫他一起去,出口大厅空调温度打的很低,沈夜却冒着涔涔冷汗,双手紧握,显然十分紧张。

夏夷则看了看四周,靠近了一些,掰开了沈夜的右手和他紧紧握住,不出所料,掌心里全是汗水。

“阿夜!”

就在这时,一位穿着时尚,容貌端丽的女子快步走了过来,手里还拖着一个大箱子,后面跟着一个长相与沈夜有七分相似,眼睛很大却露出怯意,看上去更为年轻的女子,穿着一身草绿和嫩黄色格子短裙。

夏夷则立马放开了手但是还是被来者眼尖的看见,女子的眼神在沈夜和夏夷则之间逡巡,五分意外三分好奇一分促狭。

“你男朋友?”

“不是!”

“不是!”

夏夷则和沈夜几乎下意识异口同声的否定,女子似乎并不相信,弯起了眉眼,眨了眨眼睛,却没有再说什么,反而是把躲在她身后更为年轻的那个女子推了出来,夏夷则立刻就确定了这个人的身份,沈夜的妹妹沈曦,也知道了这个举止大方,面带微笑的女子就是在国外照顾沈曦的华月。

“好吧,不是就不是,小曦,这是哥哥,你还认得出吗?”

华月对沈曦说话的时候十分温柔,隐含鼓励,沈曦走上前,怯怯的打量着沈夜,夏夷则明显感到沈夜整个人都僵住了,怔怔的看着沈曦,微微有些战栗。

“哥哥!”

沈曦忽然整个扑进了沈夜的怀里,声音中带着哭腔,在沈夜怀里啜泣了起来,沈夜愣了片刻,缓缓的抱住了自己的妹妹,嘴角勾起了一抹极淡却极其温柔的微笑,眼睛中却隐隐泛起了泪光。

“哥哥……在这……”

华月擦了擦眼睛,笑道:“行了行了,先回家再说。”

“我来开车,你和小曦坐后面。”

四人走到停车场,夏夷则接过沈夜的车钥匙,让沈夜和沈曦坐到了后座,沈夜有些惊讶的问道:“你会开车?”

“在学校学过,请放心,绝对保障安全。”

在沈夜半信半疑的眼神下,夏夷则平稳的启动了车,华月坐在副驾驶座上,转身自我介绍道:“我叫华月,是沧溟的秘书,兼职小曦的护工,至于小曦,我想阿夜一定说过不少,我就不用介绍了吧。”

“我是夏夷则,阿夜的朋友。”

在停车场出口等待的片刻,夏夷则回头又向眼睛都哭的红红的沈曦自我介绍了一遍。

“沈曦你好,我叫夏夷则,可以叫你小曦吗?”

“嗯,夷则哥哥好。”

沈曦讷讷的打了个招呼,眼神上下扑闪的看着夏夷则,羞涩的笑了笑,又靠到了沈夜身上,沈夜宠溺的摸了摸沈曦的头。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沈曦抬头看向自己的兄长,眼泪又落了下来。

“哥哥看上去吃了很多苦的样子,对不起,小曦这么多年都把哥哥忘了。”

“这不怪小曦,哥哥没有吃很多苦,哥哥只是变老了,变丑了。”

“哥哥才不老,也不丑!哥哥和以前一样好看。”

“那……小曦喜欢哥哥吗?”

“喜欢,最喜欢了!”

沈夜又笑了起来,浅浅的却满是幸福,紧紧地握住妹妹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大的手,沈夜第一次如此感谢上苍,为沈曦终于醒了过来。以前他就喜欢问沈曦这个问题,只要得到沈曦这个答案,那么即便全世界都恨他,他也可以继续坚强的走下去。

“以后小曦再也不会离开哥哥了,再也不会让哥哥难过了,哥哥不要哭好不好?”

“哥哥没有哭,哥哥只是看到小曦醒了过来,太高兴了而已。”

“那我给哥哥吹吹眼睛,吹吹就好了。”

“好,那小曦也不要哭了,好不好?”

“嗯!小曦再也不哭了。”

夏夷则从后视镜里看到互相吹着眼睛的兄妹二人,淡淡的笑了起来,心中柔软成一片。

 

把小曦的行李箱搬到早就为沈曦准备好的卧室,夏夷则又把沈夜非要亲自烧的饭菜放到餐桌上,招呼道:“小曦,吃饭啦,阿夜说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今天特意为你烧的哦。”

“嗯。”

沈曦放下沙发上的大白兔,开心的跑到餐桌边坐下,沈夜笑着招呼一直站在旁边不停看看他又看看夏夷则的华月一起来吃。

坐到餐桌上,华月似笑非笑的看着夏夷则和沈夜,笑道:“还说不是男朋友,这都同居了。”

“啊,夷则哥哥是哥哥的男朋友?”

“不……不是。”

“月儿,你误会了,夷则只是暂时借住在这儿。”

“是这样。”

夏夷则尴尬的接过沈夜递过来的碗盛着饭,华月拿起了筷子,神情狡黠,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你觉得我会信吗?”

“是因为小曦回来,打扰哥哥和夷则哥哥了吗?”

看着妹妹看向自己的大眼睛,沈夜立马摇了摇头,解释道:“哥哥和夷则哥哥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不要听华月姐姐瞎说。”

“行行行,我瞎说,我吃饭,飞机餐难吃死了,我可要好好填填肚子了。”

华月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小曦吃这个。”

夏夷则急忙将剥好的基围虾夹到了沈曦碗里,防止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嗯,谢谢夷则哥哥。”

“不用客气。”

“来,小曦吃这个。”

沈夜也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肚肉,挑去鱼刺,放到了沈曦碗里。华月趁着嘴巴空的空档,再次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沈夜无奈的一笑,夹了一筷子番茄给华月。

“我不说了还不成啊,啊,最讨厌吃番茄了,阿夜你故意的!”

沈曦噗嗤笑出了声,沈夜又急忙转身去看妹妹有没有呛着。

“小心别噎着。”

看沈夜忙这忙那自己都没吃几口,夏夷则又给沈夜夹了几筷子菜。偶然间,夏夷则和沈夜视线交错,会心一笑,所谓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莫外如是。


评论(16)
热度(34)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