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5)

一个星期悄然而逝,不知不觉间夏夷则和沈夜熟稔了起来,早上沈夜教夏夷则格斗,然后一起去买菜做饭,下午夏夷则研究罗杰斯的那些著作,沈夜在一旁看报纸或者打扫卫生,吃过晚饭看会电视一起出去跑步,回家后洗个澡睡觉。

平淡却十分温馨,夏夷则沉湎其中,差点忘了自己是为了什么才搬住过来,两人相处之间摩擦出的暖意,让这所房屋像极了他曾渴望过的家,夏夷则看着手里打印好的量表,生出了不舍之感,但以沈夜现在的表现的确不像是要自杀,他实在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

沈夜不但吃的多了些,睡眠质量也得到了改善,夏夷则和乐无异通了几通电话,远隔重洋的谢衣和乐无异对此表示十分高兴,也更加安心的去参加会议了。

导师发来的最后一封邮件也排除了抑郁症的可能,夏夷则整理了一下书桌上的带来的资料和书籍,下定决心去和沈夜说清楚,无论多么不舍,有聚终究有散。

今天的天气并不算好,天阴沉着,将雨未雨,倒是风很大,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吹散了炎热的暑气,沈夜把窗户和阳台的门都打开了,自然的风十分凉爽,昨天看新闻的时候,说是台风要来了。

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沈夜正在阳台打电话,夏夷则坐到桌边,心情有些沉重,也不知沈夜会不会原谅他的欺瞒,能不能和他交个朋友。

挂完电话的沈夜神情也有些凝重,没有察觉到夏夷则的异样,坐到桌边吃了一口饭就放下了筷子。

“你吃吧,我不饿。”

“不饿?”

夏夷则惊讶的看向沈夜,怎么突然之间胃口又不好了,早上他还照旧教他练了三小时。

“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是真的不饿。”

沈夜在夏夷则关切的眼神下低下了头,只觉脸有些烫,而恰在这时,肚子“咕咕”的叫了一声,沈夜觉得脸更烫了,只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

“饥饿时才会发出的肠鸣音,阿夜真的不饿?”

夏夷则越发好奇了起来,毫不留情的戳破沈夜的谎言,沈夜深吸一口气抬起了头,眼神有些躲闪,脸色越来越红,最后一闭眼像是赴死一般的说出了真相。

“我要减肥。”

“什么?!”

夏夷则敢保证如果这个时候他戴着眼镜的话一定掉了下来,一个没控制住,夏夷则的音破了。

“减肥?!”

睁开眼看到夏夷则满脸的震惊,沈夜更加不好意思了,本就低沉的声音更小了。

“我……我妹妹要回来了。”

“这跟你减肥有什么关系,阿夜身材那么好,减什么肥?”

夏夷则完全无法理解其中的逻辑关联,隐隐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导致沈夜表现出自杀征兆的真正原因。

“……”

沈夜盯着面前的鸡汤,沉吟了良久,才像是下了决心一般开了口。

“我妹妹比我小十五岁,名叫沈曦,从出生开始身体就一直不好,不过那个时候父母正在商量离婚事宜,没有及时去看,在她两岁的时候母亲和父亲离异了,我们被判决给了母亲,没过多久小曦就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说是动脉导管未闭,母亲为了给她治病除了上班还去做各种小工,在三年后一个夏天的晚上猝死了。”

“……”

夏夷则顿时失了胃口,从书面上了解是一回事,当事人用平淡的语气跟他讲述又是另一回事,夏夷则觉得自己不忍再听下去了。

“小曦一直觉得是她害死了母亲,出现了强烈的急性应激反应,我想你知道。”

“心因性精神障碍。”

“是,她整个人就像是故事里说的失魂症一样,目光呆滞,表情茫然,不知道饥渴冷热,根本认不出我,对外界的刺激一点反应也没有,那个时候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绝望,真的是走投无路。”

“……”

气氛沉重了起来,只有风声呼呼的吹着窗帘,发出声响,沈夜抬起了头靠到椅背上,轻吁了一口气。

“原本我是想抱着她一起去死的。”

看着夏夷则愣怔的神情,沈夜好像事不关己一般的淡淡一笑。

“不用担心,如你所见,我还坐在这边,所以那天我必然没死成,不然现在我就成鬼怪了。”

沈夜似乎想开个玩笑,但是夏夷则一点都笑不出来,只听接着道:“那晚雨下得很大,非常大,我抱着小曦想去跳河,结果意外遇见了开车经过的沧溟,她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正当我一脚跨上护栏的时候,她冲上来把我们拉到了车里大骂了一通。”

“她说我自己去寻死她不拦着,但是我无权决定我妹妹的生死,我被骂醒了,正巧那时候有人来招募雇佣兵,佣金非常可观,我就去报了名。”

“我在国外那几年,小曦就一直托沧溟在照顾,后来我父亲他死了,他和沧溟的父亲合开了一家公司,作为他唯一的儿子,我可笑的成为了继承人。”

沈夜嗤笑了一声,有些讽刺,只是不知是在笑他父亲还是自己。

“我回国后把小曦送到了美国去接受治疗,整整十年,我时不时飞过去看她,她却从来都没有做出过什么反应,直到前几天小曦的病出现了好转,医生决定让她回国,说是在亲人身边可能更有助于病情恢复。”

沈夜说得轻描淡写,毫不在意,但夏夷则却看出了那平静神色下隐藏的伤痛,有些事情,即便过去了,留下的疤痕也依旧触目惊心。

沈夜站起身,走到了橱柜那边,拿出了一个相框展示给夏夷则看,相框里的照片有些泛黄,照片上有三个人,一个小女孩长得十分可爱,梳着双马尾,被一个异常瘦削的少年抱在怀里,少年旁边站着一个美丽的妇女,满脸慈爱的注视着他们,三个人都开心地笑着。

“你看我是不是变得又老又胖了,我怕小曦认不出我。”

“……”

夏夷则觉得鼻子有点酸,眨了眨有些发红的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沈夜把相框放了回去,看到夏夷则的神情,自责道:“你看我说这么多干嘛,害得你要吃不下饭了。”

“不,我很感谢你跟我说了这些。”

“嗯?”

“这说明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

夏夷则突然站起来一拳打到沈夜肩膀上,笑道:“你减个屁肥,不管你变了多少,你是小曦兄长这一点永远不会变,不吃饱饭怎么更好的保护你妹妹。”

“……”

沈夜也忍不住笑了一声,重重的点了点,和夏夷则一起坐到桌边吃了起来。

“等会你陪我去买些东西吧。”

“嗯?”

“我想把家里重新布置一下。”

“好。”

 

一手抱着包在塑料袋里的毛绒绒的大白兔娃娃,一手提着一包兔子图案的日用品,包括鱼妹兔牙刷,达达兔水杯,囧囧兔毛巾,流氓兔拖鞋,荣荣兔浴巾等等,夏夷则觉得自己都快认不出兔子长什么样了。

再看沈夜,提着兔啾啾的床上用品,扛着LOVE兔的新窗帘,夏夷则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买这么多兔子?”

“小曦最喜欢兔子。”

沈夜把东西放了下来,即便浑身上下被雨水淋了个湿透,还是十分开心,笑得异常温柔。

“看来还要跑一趟,后座上还有很多东西。”

夏夷则望了望窗外倾盆而下的雨水,放下东西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终于确诊了沈夜真正的病症,妹控晚期,无药可医!

等到把东西搬进屋内,门口被沈夜和夏夷则走出了一条水渍,见沈夜穿着一身湿衣服还想整理,夏夷则立马把人推进了浴室。

“洗个澡换身衣服再收拾,感冒就糟了,很多东西都要洗,我看了天气预报,明天是晴天,不要着急。”

“好。”

沈夜点了点头,心情依旧非常好,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使整个人冷硬的气场都消失无踪,像极了一只兔子,夏夷则看得有些呆愣,只觉得满眼的兔子和沈夜真是蛮可爱蛮可爱的。


评论(19)
热度(35)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