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4)

折腾了一天,洗了个冷水澡的夏夷则舒适的擦着浴巾,时间还不到十点,意外的有了困意。

从卫生间走回卧室的路上,夏夷则想起沈夜还坐在楼下,放轻脚步走到楼梯口打算看看情况,果不其然客厅里还亮着灯,恰巧沈夜走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二楼楼梯口,披着浴巾擦着头发,只穿了一条短裤的夏夷则。

“我……”

“你……”

两人尴尬的对视了一眼,沈夜先转过了身,背对着夏夷则,二楼走廊的灯有些昏黄,但夏夷则的身材,真是意外地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沈夜努力维持声音的镇定,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

支吾了半天,夏夷则还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机械的擦着头发,虽说都是男人没什么好害羞的,但是沈夜这么一转身,反倒让他也不好意思了起来。

“没什么事的话,你先睡吧,晚安。”

“阿夜不睡吗?”

“我睡不着。”

“那……那晚安。”

夏夷则回到房间,因为洗澡而生出的困意不知何时消散了,坐到书桌前,打开了台灯,夏夷则打算再分析整理一下已知的资料。

看着谢衣和乐无异说沈夜半夜两点自己一个人坐在黑暗里的情况,不由的生出了担忧,继续放任沈夜这样下去,有些不妥。

给导师回了邮件,附上了各项数据,夏夷则换上了运动裤和汗衫,死马当活马医,虽然时间不对,但是运动不论对睡眠还是可能存在的抑郁症都有好处。

下楼的时候沈夜果然还没睡,站在橱柜面前不知道看着些什么,看到夏夷则有些惊讶,将手里的类似相框的东西放回了橱柜。

“这么晚了,夷则要出去吗?”

“我有夜跑的习惯,今天忘记了,结果躺床上发现睡不着,就想出去跑几圈,阿夜要一起去吗?这边的路我不是很熟悉。”

夏夷则一脸真诚的说着,第一次发现自己在撒谎方面是这么的天赋异禀。

看着夏夷则颇为期待的眼神,沈夜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好。”

沈夜走向门口换好鞋子,夏夷则却没有动,只好问道:“怎么了?”

“阿夜不换衣服吗?”

“我没有别的衣服,只是跑步不碍事。”

 

绕着小区跑了一圈,夏夷则调整着呼吸,努力不让沈夜察觉出端倪,对于不经常锻炼的他来说着运动量有些大,反观沈夜倒是气定神闲,步速也不见降下来,不紧不慢的跑着,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盛夏的夜晚十分炎热,汗渍不一会就浸透衣服,四周没有一丝风,蝉叫声也静了下去,似乎白天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刚过十五,月亮形为凸月,十分明亮,但小区内的路灯更为明亮,让视野丝毫不受影响。

又跑了半圈,夏夷则实在控制不住,剧烈的喘息了起来,沈夜察觉后停了下来。

“累了?年轻人体力不行。”

“……”

夏夷则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无奈的一笑,双手撑住膝盖,不断地做着深呼吸,汗水顺着脸颊滴落到地面上,沈夜趁着灯光环顾四周,小区门口就在不远处,那边有一家24小时便利商店。

“我去给你买瓶水。”

“不用。”

夏夷则喘着刚想阻止,沈夜已经跑了过去,没多久一瓶拧开的冰水就递到了夏夷则面前。

“谢谢。”

没多客套,夏夷则接过来就仰头喝了起来,沈夜微微笑了笑,拧开自己拿瓶也喝了几口。

“我们走回去吧。”

“好。”

两人慢慢的往沈夜家走去,夏夷则的呼吸还有些重,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开口,路过停车场的时候,意外地四周路灯全部熄灭,所有的别墅也都陷入了黑暗,没多久就出现了人声,估计是一些住户去找物业询问。

“停电了?”

“也许。”

沈夜重新迈开了脚步,随着灯光的熄灭,月光反而更加清澈,路面依旧清晰可见,并不影响行走,夏夷则跟了上去,没走几步,经过一个三岔路突然一个黑色的人影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带着一身酒气,嘴里不知道念叨这算么,夏夷则愣怔了片刻,就被来人抱住不停地上下其手。

“啪!”

沈夜眼疾手快,上前,抓腕,顶肩,转身,摔!然后又极其娴熟的将那人双手反折在背后,一脚膝盖抵住脊柱,把脸按到地面上,眼神凌厉异常,好像在月光下发出了光芒,带着嗜血的寒意,夏夷则不由看呆了。

没看清脸的男人似乎被摔晕了,哼唧了一声就没了声息,沈夜站起身理了理衣服,解释道:“应该喝醉了。”

“太帅了!”

夏夷则双眼扑闪扑闪的注视着沈夜,忍不住喊出了乐无异经常对他师父谢衣发出的赞叹,这中力量、速度和利落,简直就是快准狠的现实阐释,绝对是每个男人都向往的。

而就在这刹那,四周又亮起了灯光,晃得夏夷则的眼神更加灼热。

“有……有吗?”

沈夜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了视线,又道:“只是一些简单的擒拿技巧,你要想学改天我可以教你。”

“乐意之至!”

跑步的疲惫在这一刻一闪而逝,夏夷则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恨不能现在就跟沈夜学会几招,也能在看到别人被欺负的时候,勇敢的站出去以一个漂亮的过肩摔震慑所有的不法之徒。

 

那天回去后沈夜和夏夷则都很快进入了梦乡,第二天吃过早饭,沈夜就去买了一块武术地毯铺到了楼下的一间原本想做储物间,后来又被谢衣和乐无异当实验室的空房间里,效率之快让夏夷则有些受宠若惊。

收拾妥当后,夏夷则就和沈夜进入了临时的练武室,三个小时过后,夏夷则深刻的明白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这句话有多虐。

又一次被沈夜利落的摔到毯子上,汗水浸透了白色的汗衫,贴合在后背上,夏夷则大口的喘着气。

“学这个不会一蹴而就,你已经很好了。”

沈夜伸出手把夏夷则拉了起来。

“现在换你来摔我试试。”

夏夷则用肩头的布料抹了把汗,回想了遍刚才沈夜讲解的动作要领,点了点头。

右脚向左前上步,右手前仰上挑封拦沈夜左手,左手向右拉住沈夜右臂,右臂弯曲,同时左脚在右脚后背步,两腿屈膝,右肩顶住沈夜右腋下,臀部顶住沈夜大腿,左手猛力下拉,双脚蹬地,臀上提,迅速转身。

“啪!”

沈夜被仰面摔倒了毯子上,气息也有了些急促,对着夏夷则鼓励的一笑,拉住夏夷则伸过来的手站起来。

“再来。”

重复了刚才的动作,夏夷则迅速转身,沈夜没有动,再转,不动,再转,还是不动。

“呼~”

松开了手,夏夷则长呼了一口气,浅笑道:“果然还不行,你一有防备我就摔不过来。”

“你想摔我是还早了点,不过摔昨天那个人,绰绰有余。”

两人一起坐到旁边喝水休息。

“也不知昨晚那人是谁,有没有受伤。”

“夷则是不信任我吗?”

“啊?”

“我下手有分寸,绝对不会伤到他。”

夏夷则不好意思的抹了抹又顺着脸颊滴下的汗,沈夜顿了顿还是把身边的一条白色的白巾递过来。

“我忘记给你准备了,不介意的话用我的擦擦。”

“这有什么好介意的。”

夏夷则接过毛巾擦了起来,也不扭捏,从额头到头颈,都擦了个遍,白色的毛巾瞬间被汗水浸渍,留下了污迹。

“被我擦脏了。”

“没事,洗洗就好。”

接回毛巾翻个面,沈夜也擦了擦头颈的薄汗。

“阿夜这些技巧是做雇佣兵的时候学的?”

“也不算,正规的是在那边学的,读高中的时候我搬了家,住的地方比较乱,经常有小混混找麻烦,隔壁有个大爷教过我一些。”

“对不起。”

“你很爱说对不起?”

“啊?”

“这些都没什么,不管是以前被小混混欺负的日子,还是后来当雇佣兵的经历,没什么不能说的,所以你不必道歉。”

在沈夜坦然的目光中,夏夷则释然的笑了起来。

“是我敏感了。”

沈夜也是一笑,站起来道:“练了一上午,我饿了。”

“我去做饭。”

“菜还没买。”

夏夷则愣了一下,随后和沈夜相对一样,都同时笑出了声,气氛轻松了不少。

“一起去买菜?”

“好。”

 


评论(19)
热度(32)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