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2)

夏夷则一手从衣柜拿出衣服,一手拿着手机听乐无异唠叨,夏天穿的衣服少,作为男的就更少了,所以整理起来十分方便,无外乎T恤,衬衫,牛仔裤,休闲裤之类。

“……你就住我住过的房间吧,已经帮你清扫整理好了,就在二楼左手边第一个,第二个是我师父的房间,你千万别进去啊,我们把所有带去太师父家的设备和材料都放在里面了,线路什么的被你碰坏了就糟了,另外……”

“我知道了。”

夏夷则换了个手拿手机,浴袍,浴巾,睡衣,鞋子也一起带过去。

沈夜会同意十分出乎夏夷则的意料,毕竟一般人都不会接受陌生人来蹭房,也不知道无异是怎么说的,但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今天乐无异他们就要上飞机了,既然答应了,夏夷则也只能如约搬过去。

“……我太师父就托你照顾了,他这个人非常非常非常难搞,脾气差得要命,没事就爱讽刺人,夷则你一定要挺住,唉,夷则我怎么有点不放心你了。”

“……”

将沐浴露、洗发露之类的收到洗浴袋中,夏夷则把用肩膀夹着的手机重新拿到手里。

“无异,你是怎么跟沈先生说的?”

“啊,我说你……那个,夷则你别生气。”

夏夷则又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努力维持语调的平静道:“你说。”

“我说……我说你爸妈都……了,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暑假出来打工一直没找到工作,又有导师的课题要忙,没钱租房,原本是要来跟我一起住的,但我的房子不是被炸了吗,所以只能来找太师父,看他能不能收留你,师父又在一旁帮衬,太师父就同意了。”

“……”

夏夷则看了看手里的钱包,愣了几秒,然后麻利的把里面的银行卡都抽了出来,只留下一张学子卡。

夏夷则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误交损友,说他爸死了他其实一点都不会生气,他是他爸在外的私生子,直到他妈妈去世才被承认,父子之间几乎没什么感情,但是说他家境贫寒问题就有点大了。

虽然是私生子,但是作为李氏集团董事长李圣元的情妇和私生子,夏夷则和他妈妈从来就没缺过钱,看着箱包里的衣服,夏夷则想,现在重新去买些地摊货还来得及吗?

仰头倒在床上,夏夷则深深地为这一人生大考验——装穷而苦恼着,不止衣服,从手表到手机,从箱包到雨伞,哪一样不得换。

夏夷则面无表情的把东西又从箱包里拿出来,头痛的扶额,就算全部换一遍,都是新的也会很奇怪吧。

“……夷则,我把太师父的地址和手机号码都发你手机上了,不过你不用自己去啦,我跟太师父约好了,让他11点去火车站接你。”

“火车站?”

“呃……那什么,我跟他说你今天才坐火车到市里。”

“……”

“不说了不说了,要登机了,夷则,记得照顾好我太师父别让他自杀,你自己也保重啊,再见。”

“……”

夏夷则觉得即便同窗三年,和乐无异从小玩到大,他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对乐无异无语过。

把毕业搬宿舍去门口买的十几块钱的方格包从新塞到柜子底下,夏夷则思索了片刻,又把行李塞到了箱包里,抗着那种包他真的不好意思走出门,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把昨晚整理好的相关资料和书籍塞到书包里,夏夷则打开手机一看,愕然发现乐无异给的地址就在自己家后面几幢。

忍住爆粗口的冲动,向来沉稳如夏夷则也无法淡定了,他现在难道自己开车去火车站然后再让沈夜去火车站接他?

把手机号码存储好,夏夷则果断给沈夜发了条短信,然后下楼绕着别墅跑了三圈,直到大汗淋漓就像真的从外面坐公交过来的一样。

 

“叮咚~”

门铃响的时候沈夜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对于近期飞机接连遇难的专辑报导。

打开门,沈夜打量着眼前这个穿着整洁,儒雅冷清的青年,长得十分帅气,绝对光靠脸就能博得好感的那种,而且从短信内容推断,应该也是十分知书达理,礼数周全。身上虽然带着汗味,却不让人生不起厌恶,应该就是半个小时前给他发短信的夏夷则。

“夏夷则?”

“是的,我叫夏夷则,沈先生你好,十分抱歉要叨扰您一段时间,也非常感谢您愿意让我借住。”

沈夜让开了门,不置可否,神情冷淡,夏夷则努力维持镇定,换了鞋子拎起箱包跟了上去,也悄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面容冷峻刚毅,不苟言笑,两条少见的分叉眉,更添了几分严厉,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和西裤,给人无形的压迫感,是个气场很强的男人。

更重要的是,怎么看都不像是要自杀的人!夏夷则脑海中有个念头一闪而过,他不会是被乐无异坑了吧。

“夏先生,这是你的房间,卫生间在走廊尽头左手边,收拾好了下去吃午饭。”

沈夜看了眼夏夷则的行李,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没说什么走下了楼,夏夷则看沈夜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轻呼了一口气,见他爸和两个哥哥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过,沈夜的目光像是看穿了他们的谎言一样。

夏夷则收拾好了下楼的时候,沈夜脊背挺直的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着报导,听见脚步声后抬头看向了夏夷则。

“收拾好了?”

“嗯。”

关了电视,沈夜起身走向厨房,夏夷则的视线扫到了沈夜穿的拖鞋后,不由自主的停住了,刚才没注意,现在才发现沈夜的拖鞋上贴着两只流氓兔。

夏夷则看着男人从厨房端菜出来,莫名觉得心跳的有些快,止不住想笑,这种微妙的反差萌是怎么回事?他突然有些理解乐无异知道闻人羽怕毛茸茸的东西的时候的心情了。

“嗯?”

沈夜挑眉看向站在楼梯口一动不动的夏夷则,努力放缓表情道:“既然已经来了,夏先生不必拘束。”

“好的,谢谢沈先生。”

坐到餐桌上,夏夷则也不由吃了一惊,菜色十分丰富,而且从色香味上来看,都非常不错,十分勾人食欲。

“这些,都是沈先生做的吗?”

“嗯。”

沈夜盛了半碗饭,努力的掩饰在夏夷则灼灼的目光注视下的不自在。

“也不知道夏先生喜欢吃什么,随便做了一些。”

“我不挑食。”

说完夏夷则也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真的不是一般的有些尴尬,也盛了一碗饭以作掩饰。

“沈先生叫我名字就好了,我还只是个学生,不用叫我先生。”

沈夜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先生虽然现在普遍化了,不过对于有些人来说还是一个敬语,乐无异说夏夷则来自山沟,或许还不太能接受这种方式。

“你也叫我名字就好。”

“啊,好。”

两个人盯着自己的碗筷沉默的吃着饭,没动几筷子,沈夜就放了碗,本来就只有半碗的米饭只吃了一小半。

“我吃好了,你自便。”

咽下口中的饭菜,夏夷则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果然吃的非常少,这样的饭量对于他那样的男人来说根本就像是没吃一样,夏夷则有些担忧的看着眼前空了的座位,如果真的是抑郁症,以沈夜现在的如同常人一样的表现,很难治疗。

 

吃过午饭,夏夷则抢着洗了碗,走出厨房,夏夷则就看见沈夜又维持刚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脊背依旧挺直,不在看电视,眼神却盯着黑漆漆的屏幕,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

直接叫名字有些说不出口,夏夷则灵光一闪,问道:“我可以叫你阿夜吗?”

沈夜转头看向夏夷则,显然有些惊讶,片刻后又恢复了镇定,神色冷淡的点了点头。

夏夷则有些不好意思的移开了目光,两个人本来都不是多话之人,气氛在一起陷入了尴尬,意外地沈夜开口打破了沉默。

“听说你家里双亲都过世了。”

“嗯。”

夏夷则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视线盯着脚面,没有去看沈夜。沈夜看夏夷则低下了头,以为自己戳痛了他,一时有些不忍,不过还是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无异跟我说你租不起房,恕我直言,你的行李似乎都价值不菲。”

“?!”

夏夷则霍然抬头看向沈夜,满脸的难以置信,道:“这些都是无异帮我买的,他说很便宜的。”

“……”

沈夜张了张嘴,面无表情,心里却懊恼的重又将视线移到了电视屏幕上,以徒孙异的性格,的确是会作出这种事情的人。

忍住心里涌出的歉意,沈夜讷讷的解释道:“是我看错了,那些的确很便宜。”

说完,沈夜更加懊恼了,继续盯着屏幕,没敢去看夏夷则,好像无论怎么说都很伤他自尊心,道歉说不出口,而且好像会更伤人。

“还有一些东西没收拾,我先上去了。”

夏夷则几乎是落荒而逃的回到了房间里,默默的在心里向沈夜无数次道歉,他真的不是有意欺骗他的,只是乐无异给他的设定实在太坑,他好不容易才想到这样的解释,把脸埋到枕头底下,夏夷则努力压下心虚感,不过,夏夷则又想到,沈夜的确像他预想的那样敏锐。

而留在客厅的沈夜,也纠结的把脸埋到了身后的兔子抱枕里,他刚才无意之中好像狠狠伤了夏夷则,以后多做点什么补偿好了。


评论(32)
热度(51)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