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魈1

【夏沈/夏紫微】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1)

树上的蝉鸣扰的人心烦意乱,暑气被空调隔绝在玻璃窗外,阳光却依旧明亮到让人觉得炎热,夏夷则坐在书桌边聚精会神的看着手里的《个人形成论》。

去年夏夷则考上了古剑大学的医学心理学研究生,现在正跟着导师清和,国内有名的心理医生做着课题,近来一是暑假到了,二是清和出国去参加世界心理健康国际论坛,索性就放了夏夷则一个假期。

夏夷则对美国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的理论非常感兴趣,也十分推崇以人为中心疗法,趁空买了不少罗杰斯的著作,一个人慢慢研究了起来。

正当夏夷则思考着书中深意的时候,桌上的手机不合时宜的震动了起来,夏夷则拿起手机一看,是他高中同学,大学校友乐无异。

“无异,有什么事吗?”

“夷则,我太师父他想自杀!”

“什么?”

夏夷则合上书放到桌上,神情瞬间严肃了起来,从手机中传来的乐无异的声音明显有些惊慌失措。

“你慢慢说,你太师父是谁,你怎么知道他想自杀?”

“我考了师父的研究生你知道吧?”

“嗯。”

乐无异对电子机械十分感兴趣,而谢衣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电子机械教授,去年乐无异考上他的研究生,还高兴地请他和闻人羽、阿阮三个好友出国旅游了一圈以示庆祝。

“沈夜,就是师父的老师,也就是我太师父,本来我是不知道的,结果上个月我和师父不小心把我们住的公寓炸了,其实本来不该炸的,是电流……”

“停,说重点。”

夏夷则忍不住出声打断,放任乐无异说下去,说不定等到晚上都没到正题。

“哦,就是我和我师父搬到了太师父家暂住,然后我和师父发现了一些情况,其实本来我们也没注意,是师父的朋友叶海,叶海是一个律师。”

“……”

夏夷则皱起了眉,耐着性子继续听下去,乐无异什么都好,就是每次说话都能巧妙地绕开重点,总要说一大堆无关紧要的话。

“叶海说我太师父在前几天找他立了遗嘱,对了,我太师父,就是沈夜啦,他是流月集团的总经理。”

“如果只是立遗嘱的话,这并不能成为他要自杀的征兆,毕竟很多人都会未雨绸缪,提前立下遗嘱。”

夏夷则靠到座椅上不以为然,谢衣比他们年长七岁,谢衣的师父怎么说也要五六十岁了吧,那样的年纪立遗嘱十分常见。

“不只这样,太师父他突然不找我麻烦了!”

“……”

夏夷则觉得或许该给他的这位好友做一下心理疏导,迫害妄想症什么的,还是提前掐死在萌芽状态的比较好。

“喂,你好,是夏同学吗?”

手机另一头传来了一道温润平和的声线,带着安定人心得魅力,夏夷则见过谢衣几次,记得这个声音,一如谢衣本身的容貌,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当然,前提是如果夏夷则没看见他和乐无异居住的公寓有多么可怕,还有他做的饭菜多么的别出心裁的话,夏夷则或许会相信谢衣像他看上去的表面一样,人畜无害。

“谢教授。”

“无异他没有说清楚,另外有一些资料我们也想给夏同学看一下,不知夏同学是否方便当面谈一下。”

“好的,反正我没什么事。”

“那么我们在茶小乖咖啡馆见。”

“嗯,再见。”

挂了电话,夏夷则想了想,还是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文件夹,文件夹里是一些常用量表,如明尼苏达多项人格问卷,艾森克人格问卷,90项症状自评量表等。

 

路上并没有发去多少时间,等夏夷则走进移动门的时候,谢衣和乐无异已经坐在了靠墙的位子上等着他了,桌上放着一份资料。

“夏同学,我就不客套,这是我师尊的基本资料,你先看一下。”

“好的。”

夏夷则拉开座位坐了下去,接过资料看了起来。沈夜,男,三十七岁,比他想象的年轻很多。在他十七岁的时候父母离异,被法院判决给母亲,有一个比他小十五岁的妹妹,患有先天性动脉导管未闭,母亲为了凑钱治病,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因为劳累过度猝死。

夏夷则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翻开下一页,这样的身世背景的确是心理疾病高发的因素。

母亲猝死后沈夜辍学在家,托好友沧溟照顾妹妹后,去伊拉克等地当了七年雇佣兵,回来后送妹妹去美国手术,作为成教生进入古剑大学金融系,毕业后于流月集团工作,现至总经理职位。

从资料分析,沈夜有多重心理疾病的诱因,无法确定究竟是哪一种。

夏夷则放下资料,心情沉重了起来,抬头看向正默默注视自己的谢衣和乐无异。

“从资料看,沈先生的确有很多诱因,但是你们是如何认定他想要自杀的?”

“听沧溟说,师尊请了半年假,交接了所有的工作。”

谢衣和乐无异对视了一眼,接着道:“还有就是无异说的,他找了律师立下了遗嘱,并且由于近期我和无异住在师尊家里,我们还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太师父一直看我不顺眼,每次见我都是冷嘲热讽的,可是自从我和师父帮过去后,他都没怎么理我。”

“另外师尊每天除了吃饭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出来和我或者无异说话,每顿都吃的很少,早上起得却越来越早,每天的早饭都是他做好的,然后吃完了坐在沙发上等我和无异起床。”

“最最最主要的是我前几天和师父研究的有些晚了,已经半夜2点,太师父他一个人默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吓了我一大跳。”

“后来我和无异特意观察了一下,发现师尊每天心情都很低落,就算我和无异努力提起一些话题,师尊的反映也十分冷淡,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样子。”

“我和师父查了一些资料,简直细思恐极,夷则,你说我太师父是不是想自杀啊?”

被谢衣和乐无异两个人注视着,饶是夏夷则也有些不自在,又喝了口咖啡。

“根据你们的描述,沈先生的确有行为上的自杀征兆,也符合多项指标,但是自杀行为的发生有很多因素,可能是精神障碍所致,也有可能是躯体障碍为主的疾病导致,存在非疾病人群自杀,也存在宗教信徒自杀……”

夏夷则还没说完,乐无异就急忙打断道:“哎呀,夷则,你这一大堆我们也听不懂,但是太师父他身体一直很健康,也没见他求神拜佛做礼拜的,你就说我们该怎么办吧?”

夏夷则无奈道:“我不敢确定沈先生是不是想自杀,我还只是一个研究生,并没有执业医师执照,更没有治疗过别人,如果谢教授和无异你们高度怀疑沈先生有自杀倾向,或许带他去看心理医生比较好。”

见谢衣和乐无异神情有些失望,夏夷则把文件夹放到了桌上。

“这里面是一些常规的心理测定量表,两位可以带回去让沈先生做一下,另外如果有人陪伴在旁边进行自杀干预,或许会有效果。”

“喵了个咪,夷则你怎么说话越来越……”

乐无异抓了抓脑袋,颇为烦躁道:“就太师父那难搞的性格,能说服他去看心理医生就怪了。”

谢衣沉吟了片刻,也摇了摇头。

“以我对师尊的了解,他是绝对不肯去看心理医生的。”

谢衣头痛的翻了翻文件夹里的量表,而且这些他都不敢给沈夜做,他简直可以想象自己的师尊站在自己面前,半眯着眼,咬牙切齿的说,谢衣啊谢衣,你竟不知原来你恨我!

“对了,夏同学说若是有人陪伴的话,或许可以缓解?”

“是的,如果有人始终陪伴自杀者,可有效阻止其自杀行为的发生,有流行病学家进行过统计分析,发表在《Science》上,其可信度应该非常高。”

“完蛋了!我和师父后天就要出国参加一个峰会,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师父你还去吗?”

乐无异更加头痛的挠了挠头,头上的一根呆毛又翘了起来,谢衣也为难的看了看乐无异又看了看夏夷则,突然目光灼灼的看向了夏夷则,夏夷则兀的生出一种危险感。

“咳。”

谢衣轻咳了一声,微笑看着夏夷则接着道:“按理说师尊现在这样的精神状态我是不该离开的,可是这毕竟是一个难得的和全世界电子机械大师交流的机会,机票和行程早就安排妥当,学校里的也就我和无异两个名额。”

“所以?”

“所以,能不能麻烦夏同学搬去和我师尊住?”

“什么?!”

夏夷则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谢衣和乐无异,乐无异打了个响指,高兴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反正夷则你也一个人住,就说你没找到合适的租房,本来是想和我合住的,没想到我和师父把公寓炸了,太师父家那么空,我和师父又要走了,一定没问题的,而且你正好学心理的,说不定这段时间能开导开导他。”

“……”

夏夷则无奈的撑住了头,这种事情正常人就不会答应吧,谁会没事让一个陌生人住进自己家。

“这……怕是不妥吧。”

“没什么不妥的,我和无异这就回去和师尊说,师尊肯定会同意的,现在就看夏同学意下如何?”

“这个……”

夏夷则看着眼前满含期待的脸,咽下了即将出口的拒绝,艰难的点了点头。

“如果沈先生同意,我也没有异议。”


评论(19)
热度(40)

© 言魈1 | Powered by LOFTER